《商王帝辛:其實我是個演員》[商王帝辛:其實我是個演員] - 第6章 孫太醫夜訪杜元銑,侄女婿傳授保命秘訣

蘇妲己醒了,孫太醫的腦袋暫時是保住了,就連夜出宮去找司天監杜元銑商量對策。他知道自己肯定治不了蘇妃娘娘的病,但是一家老小都在朝歌,女兒還是大王宮裡的美人,他一個人逃了的話,會連累全家。只能火速找侄女婿商量對策。

誰知道杜元銑居然在府里等他,好像確定他一定會來找自己。一見面就問他蘇妲己死了沒有。

原來那個道長雲中子是杜元銑事先放進去的,什麼世外高人,來無影去無蹤,全都是做戲。杜元銑說他偶遇一高人,說宮中有妖孽作祟,送他一把桃木劍,讓他贈與大王,三日後自可以斬妖除魔。誰知道中間出了意外,不到時辰就掉了下來。杜元銑感嘆,此乃天意呀。

孫太醫大罵,你個龜兒子,你幹得好事兒你不提前知會我一聲嘛。嚇得我老人家差點兒要給蘇妲己殉葬。她死了我得殉葬,她現在沒死,借屍還魂成了傻子,治不好她我還得殉葬。怎麼都要整死我,你是想繼續我的遺產,分我的土地嘛。

杜元銑連忙解釋,咱們是親戚,大王那個脾氣,你死了還能有我的好呀。無論如何,我都會保你平安無事。再說了,你在宮裡不是還把我拉出來墊背了嘛。我都不怪你。

孫太醫想着此事今晚才發生,自己晚飯都沒吃,看蘇妲己沒有大礙就馬上出宮來見杜元銑了,他居然還能提前知道,看樣子這小子情報網還挺厲害,宮裡有人呀。臭小子沒跟自己說實話,肯定後面還有「高人」。

「那你有什麼好辦法?」孫太醫想着他既然說蘇妲己是妖,那應該也知道頭上冒青煙的事了。背後高人肯定又提供了什麼良策了。看他有什麼解決方法。

「用那個桃木劍再來一劍?」孫太醫想着不行的話,再找個結實的繩子再系一次試試。

「桃木劍既已失效,當然不可再試。我已算知,這狐狸精已失了千年道行,她現在魂魄不齊,已經難堪大用了。」

杜元銑告訴孫太醫讓他回去安心睡覺,保他平安無事,一切有他在。待他明日佔卜問天后,就會跟大王說,蘇妃娘娘原來是上天派來輔佐大王的聖姑娘娘,在人間必須經此一劫。待娘娘靈魂歸位,就可以舉行封妃大典,現在只能尊為聖姑,萬萬不可褻瀆神靈。

杜元銑朝孫太醫眨眨眼,意思是放心吧。我不會讓她有機會侍寢,分不了你女兒的寵愛,夠意思吧。

孫太醫沒想到這個杜元銑居然還有這種神通,不知道背後是何方高人在指點一二。不過既然他不想跟自己說實話,那多說也無益。自己趟進這渾水裡了,洗不幹凈了。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聽天由命吧。

孫太醫又坐了一會,和杜元銑拉了一下家常,看對方也沒有留自己吃晚飯的意思,尋思着這個侄女婿一直就非常小氣,現在找了個靠山還是那麼摳門,背後高人估計也是個窮鬼沒什麼油水可撈。就告辭回家吃晚飯去了。

「有些事情還是知道得越少越好。」孫太醫自言自語道。

經過姜皇后一個晚上的突擊補課,帝辛簡單的掌握了一些重要人物關係,還有簡單的宮廷禮儀。

幾乎是一夜未睡,第二天一大早姜皇后就說要回到自己宮裡補覺去了,宮人們看到大王和王后感情如此之好,都在底下互相擠眉弄眼。大王和王后和好了,底下的人最是鬆了一口氣。

「好吧,開始我的表演了!」帝辛給自己打氣,今天第一天正式以大王的身份上朝,姜皇后說自己也不方便跟着去議事廳,讓他自己先應付一下,有什麼事情晚上回來再分析。

「反正你是大王,他們都是臣子,你說什麼都是對的。要自信!」姜皇后說完這句話,打着哈欠說回去補覺了,晚上再聽他彙報。

姜皇后喚來大王身邊的宮女伺候大王更衣,自己先回去了。

帝辛像個木偶一樣,受人擺布,他四肢僵硬,手也不知道怎麼擺放好。努力回憶着看過的電視、電影帝王們都是怎麼被人伺候着更衣的,就模仿起電視里的情節,把雙臂抬起,整個人像被釘在十字架上一樣,腰肝也挺得筆直地站着。

因為手臂太長,伸胳膊的時候,還不小心打到了宮女的頭,帝辛條件反射含糊地說了一句,「哎呀,不好意思。」

伺候的宮女並沒聽清帝辛嘴裏說了什麼,只是以為自己服侍不周,惹大王不高興,立馬跪下磕頭認罪。

緊接着一屋子的侍從都跟着一起下跪。帝辛瞅着這就跪了一屋子,只覺得無奈,先扶起跪在自己腳底下的小宮女,又說你們都起來吧,天氣冷地上涼,都別跪了。

小宮女戰戰兢兢的看着大王親自扶自己起來,也不明白大王今天這是怎麼了,這是什麼意思。低着頭也不敢看,兩隻眼睛只盯着自己的腳尖。

太監總管高德福看着上朝的時辰要到了,大臣們都在候着呢,就進來小聲提醒道「大王,上朝的時辰快到了,稍快些吧。」

使了個眼色,又上來幾個人,換下那個小宮女。這才把帝辛的朝服和王冠帶好,準備妥當。

帝辛暗道,穿身衣服真麻煩,還有那個王冠還真挺重的。難怪都說,「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到了議事廳,坐在王椅上的帝辛看着底下黑壓壓一片的文武大臣,沒來由得挺直了身板,昂首挺胸。這一刻他彷彿找到了帝王的感覺。他就是商王帝辛。

今天是蘇妲己死而復生的第二天,還沒等帝辛召見,司天監大夫杜元銑就主動上前一步,說自己有本要奏。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