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王帝辛:其實我是個演員》[商王帝辛:其實我是個演員] - 第7章 這個商王不易做

「死而復生,本就非同尋常,老臣還聽聞,那蘇娘娘身上還有別的異象。宮人們看到,一縷青煙從蘇娘娘頭頂竄出,直衝雲霄。」比干雖一直稱病,未曾見過蘇妲己,但是聽聞此女妖媚異常,早就認定她是個妖媚禍主的禍害。就算她不是妖精也得說成是妖精。

「啊?」帝辛還是第一次聽說頭頂冒青煙這事兒。昨天姜皇后沒跟自己說這事兒呀。她太不夠意思了,這麼大八卦不告訴自己。

「王叔切不可聽信宮中謠言。是誰告訴王叔的?據孤王所知,這事兒連皇后也並不知情吧。」帝辛也不知道皇后到底知不知情。反正不知道是誰透露的情報,看看能不能詐他一下。

帝辛覺得自己實在太聰明了,這臨場反應,姜皇后在場的話,肯定得站起來給自己鼓掌。

帝辛邊說邊狠狠地瞪了一眼旁邊的高德聖公公。高公公想大王不敢瞪王叔,瞪我幹什麼。我又不在現場。

「王叔,我知道你對我放走西伯侯姬昌一事,一直心懷芥蒂。蘇美人兒雖然是西伯候送來的,但她只是個美人兒,沒必要拿她當靶子大做文章。美人兒無辜呀。」

姜皇后說了比干不同意帝辛召西伯候姬昌納貢,更是極力反對封蘇妲己為妃。所以自從蘇妲己入宮後,比干就一直稱病沒有上朝。帝辛覺得這個王叔有點兒幼稚,跟個女人較什麼勁。

美人兒是用來呵護的,一點兒不知道尊重女性。什麼都賴女人,這樣不好。帝辛自認自己是新世紀好男人,尊重女性,從我做起。

帝辛不由得想起昨天姜皇后說的一句話,」都說女人是紅顏禍水,豈不知這句話就是那些無能又酸腐的文人特意編排女人的。「帝辛雖然不並不十分贊同,他覺得姜皇后有時候有點兒偏激,有點兒女權傾向,但是亡國這種事兒都賴在女人身上,也確實沒有道理。

「大王!」比干王叔着急要為自己辯解。

「王叔,孤王明白,你一心一意為了孤王好,為我大商着想。可是孤王現在已經不是小孩子了,孤是商朝的大王,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宮中一些流言蜚語,鬼神傳說,別人信也就罷了,王叔怎麼也這麼容易輕信謠言呢。」看到比干還想繼續說,帝辛直接打斷他。

「王叔大病初癒,還是回去好生休養吧,朝中之事我自會處理,後宮的事,都是女人的事還有姜皇后在呢,定會妥當安排。王叔不必過於憂心。」

就在這一瞬間帝辛覺得自己是影帝附身演技爆棚,開始了即興表演,臨場發揮。

帝辛生怕比干再說出什麼台詞,自己就接不了戲。剛才的爆發,臨場反應已經是他今天的極限了。

不等比干再有什麼反應,帝辛就推說自己最近沒休息好,想要早點回去休息。順手在現場指了一個太監,讓他送比干回府。

王叔比干無功而返。話都沒說完,就被大王隨便一指,讓一個小太監打發回去了。以他的身份平日帝辛不說多客氣,至少也得由太監總管高德福送他。

比干想着自己輔佐兩代君王,還是先帝帝乙的託孤大臣,現在商王帝辛翅膀硬了,越發聽不進自己的教導了,話都不讓說完了。

雖然面子上還尊自己是王叔,但實際決策的時候,自己的意見越發不予採納重視了。

那麼昨天讓微子啟去勸自己幹嘛,就是為了讓自己上朝,今天來羞辱自己嗎。

「難道自己真的是老了!」比干回府後越想越氣,還真氣病了,卧床不起,上不了朝了。

蘇妲己入宮前,王叔比干就一直勸誡說西伯候姬昌假善,暗中做大自己在西岐勢力,各方諸侯都在向他靠攏。雙方還有世仇,先帝文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