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領主》[山海領主] - 第一章 北國入境

臘月初七!紅獅帝國,北方近前線大疆域,大漠北雪城!

正值深冬,北方大雪凍徹入骨,往年這個時候,每家每戶都會準備上好的煙熏肉,和紅獅帝國北方的特產香噴噴的烤紅麥麵包,窩在溫暖的家裡,烤着火爐,愜意的度過這個難熬的冬天。

在紅獅帝國的北方,有這麼一個習俗,在年末的時候,大家都會或多或少的在家門口掛上一條臘肉,以祈禱來年可以是一個豐收年。所以如果在深冬,走在北雪城的大街小巷裡,甚至可以聞到非常好聞的淡淡的肉香,也算是一個當地非常有特色的招牌。

但是今年這個冬天,走在大漠北雪城的大街上,卻沒有看見每家每戶掛在門口的臘肉腸。這些原本應該掛在每家每戶門口的臘肉腸,全部都通過皇家的運糧大道,被運往最北方的大前線。

「老哥,這今年這場仗打的挺突然的啊,還以為今年是個太平年呢,沒想到最後年末突然說什麼北方戰事吃緊了,搞得這大冷天的還得來運糧。」一個略顯憨厚的小兵抱怨道

此刻在他身邊有一個兩鬢微微斑白,粗糙的臉上刻滿了皺巴巴的紋路的小老頭,微微仰起頭,略顯得意道:「小子,新來的吧?我干運糧官已經快二十年了。」說罷伸出自己左手的兩個被凍得通紅的手指頭,向那個憨厚新兵炫耀資歷式的筆划了兩下。

「那您這是老兵啊!老哥,那你經驗多,你說說這今年北方這場突然爆發的戰爭,得多久才能結束啊?」那名略顯憨厚的新兵嘿嘿笑問道。

那老兵故作高深的晃了晃腦袋道:「我看啊,這場仗雖然確實來的突然,但是今年的冬天比去年冷多了,那些北方的入侵者估計也堅持不了太久。」

那老兵頓了頓又道:「我干這運糧兵小二十年了,多少次帝國和北方白狼蠻子打的仗都是風聲大雨點小,這北方的黑岩關,可是咱紅獅帝國的第一大關,鎮守北方多少百年了,牢不可破。而且這黑岩關背靠的北雪城,可是除首都外的第一大城,常年駐紮着帝國最精銳的騎士。那些北方的蠻子最多象徵性的騷擾一下,不讓我們過個安生年,我看啊要不了一個月,啊不,是十天,要不了十天,就會被打退的。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老哥不愧是幹了二十年老兵,分析到位。我說也是,這黑岩關牢不可…….」還沒有等那憨厚的新兵把話說完,一道利箭就從遠方飛來,直直的插在,新兵的胸口。那士兵臨死之前,睜着大眼睛,不可思議的看着自己的胸口。他怎麼也想不明白在黑岩關的大後方,自己被利箭貫穿了胸膛。

緊隨而來的是千千萬萬的箭雨襲來,這運糧的幾百人一下就倒下大半。還得是老兵經驗老道,那老兵躲在糧草後邊,躲過了好幾輪的箭雨。

待到箭雨過後老兵才敢畏畏縮縮的探出半個頭,向前觀望。這不看不要緊,這一看差點把這幹了二十年運糧兵的小老頭魂給嚇沒了,在前方約莫幾百米的地方,有不少身披白狼皮,胯下騎着白狼,身材魁梧的彪悍大漢。人人手裡都提着一口巨大的骨刀,後背背着三支銅製長矛,每個人的臉上,身上都或多或少的紋着各種各樣的圖騰。

手提骨刀,胯下白狼,後背三矛,這沒有真正上過戰場的老兵都知道「手提骨刀,騎着白狼,後背三矛」這是北方白狼帝國士兵的標配,如今卻出現在了黑岩關的大後方。

小老頭想破頭也想不出來,這本該被拒在關外的白狼蠻子為什麼突然出現在這裡「難道?不!不可能!」

這白狼士兵出現在黑岩關的後方,只有一個可能——「黑岩關,失守了!」

還沒有等,老兵多想,那一隊白狼士兵,就騎着白狼浩浩蕩蕩的殺進運糧隊里,骨刀所過之處,生靈塗炭。老兵剛剛想要舉起手中的長劍反砍,直接被一名白狼士兵的骨刀扎入胸膛,結束了他運糧的一生。

正如老兵所想的那樣,此刻黑岩關外,屍橫遍野,大雪漫天,陰風掃地。黑岩關高聳入雲,被譽為紅獅帝國第一大關,第一險關!此刻城門大開,一隊又一隊的白狼帝國士兵,腳踏大雪,邁入了黑岩關的入口,源源不斷的湧入,紅獅帝國的境內。

……

臘月初八!大漠雪北城,城主樓!

今年的雪比去年的刺骨寒冷不少,整個大漠雪北城,駐紮着從黑岩關退下來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