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野刁民/山野刁民》[山野刁民/山野刁民] - 第0002章 夜貓子進宅

幾個人散去,辦公室里還有李萍、林志強、韓春雪、張全中、林春明五個人。

林志強是習慣性的在等着新支書有什麼具體的任務安排給他。

因為他最年輕。今天上午開會的通知就是他挨個下達的。

韓春雪則是沒別的地方去,她的宿舍就在村委辦公室的隔壁。

而且眼看着新書記跟老主任就要起戰爭了,她覺得不能在這個時候走開。李萍是有話要跟林春明說。

林春明正要往外走,張全中卻突然發話了:「小林,你這是故意要出我洋相了?」

張全中的臉色跟豬肝一樣。他故意沒叫林書記。

「張主任,哪有的事兒呀,你多心了。」林春明笑了笑,掏出煙來點上,也沒去看張全中。

「你早不宣布晚不宣布,偏偏等我進來的時候才宣布,還說不是故意的?林春明,是不是看我張全中好欺負?」

「張主任,那要是反過來,我是不是可以這樣說,你早不來晚不來,偏偏等我宣布散會的時候你才來,是看我這個新上任的代理支書好欺負嘍?」

林春明抽着煙回過身子來,笑眯眯的看着已經氣得臉色鐵青的張全中。

張全中氣得眼睛瞪得牛一樣大卻說不上半句話來,因為一時之間,他真的找不到可以反擊林春明的話。

可如果出手動粗,他自知不是這個當了七年特種兵的林春明的對手。

可是,即使在林善魁當政的時候,他張全中也沒受過這樣的窩囊氣,作為村主任,他可是老資格了。

本來指望這陣老支書林善魁因病告退,他能撿個便宜支書噹噹,可誰想卻半路殺出林春明這麼一個程咬金來。

本來就一肚子氣的他正沒處撒,今天故意遲到,其實他早來了,卻一直在大門口聽着的。

直到聽到林春明說來晚了的人就得接受懲罰的話時,便覺得找到了林春明的茬兒,也想借這機會顯一顯自己的場子,沒想到卻被林春明這個毛頭小子給反將了一軍。

婦女主任李萍馬上走過來,用她那肉乎乎的胳膊碰了碰林春明,嗔道:「你跟張主任計較什麼?你出來下,跟你說個事兒。」

李萍這話聽起好像是為了張全中好,可其實她明顯是站到了林春明的一邊。

要是林春明在剛剛上任的當天就跟村委員打起架來,那可糗大了。

林春明就跟着李萍到了院子里。

「你跟他計較什麼?他今天就是故意找你茬兒的。你要是跟他打起來,那就上了他的當了!」

「謝謝李主任,我知道了。」

林春明笑了笑,轉身出了村委大院。

張全中雖然沒有聽到李萍跟林春明說了些什麼,但他能猜得到,李萍一定是說了他的壞話。

等林春明一出村委大院,張全中就陰陽怪氣的對李萍道:「李主任,這麼快就抱上大腿了?不過,我實話告訴你,你抱的這條大腿,將來是不是好使還不一定呢。」

「張主任,今天我可沒得罪你吧?什麼意思呀你這是?是不是我不拉林書記,讓你們兩個主要領導,在村委辦公室里幹起來你就得意了?」

李萍目前還不想跟這個張全中發生正面衝突,畢竟天天在一個辦公室里共事,低頭不見抬頭見的,能過去的事情,盡量過去。

「呵呵,幹起來?要論打架,我的確打不過他一個小夥子,而且據說他還是當了幾年特種兵。不過,凡事也得講個道理是吧?我這麼一大把年紀了,他一個毛孩子竟然不把我放在眼裡,是不是我張全中礙他眼了?他當支書的都不怕人笑話了,我怕個球啊?」

「那你開會遲到了,人家林書記也沒怎麼說你吧?事兒不都是你自己挑起來的嗎?」李萍忿忿的白了張全中一眼道。

「我挑起來的?我遲到一次怎麼了?誰家沒有個急事兒?我遲到他林春明就可以這麼當眾羞辱我了嗎?那好呀,明天老子還遲到,我看看他林春明,能把我張全中怎麼地!」

李萍不願意在村委大院里跟張全中鬥嘴,她還不是那種喜歡跟男人動不動就吵架的女人。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