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野刁民/山野刁民》[山野刁民/山野刁民] - 第0003章 開工了

「我是趙飛,汪總托我給林書記捎個話兒。」那人在門外說道。

林春明開了門,一個高大的男人站在離門口兩米多遠的地方,手裡提了一個紙質手提袋。

那人跟着林春明進了他的南屋。

進去之後,林春明沒有讓座,他一猜就知道對方是來幹什麼的。他只一個人坐在了那把椅子上。

趙飛把那個手提袋放在了旁邊的寫字檯上。

「有什麼事兒嗎?」林春明打量了一下趙飛。

從他的體格上判斷,這人專門練過武,而且功夫不錯。看他的眼神就能感覺到這個人的自信。

「汪總讓我向林書記表示祝賀了,恭喜你榮登林家灣支書的寶座了。」趙飛比較謙遜的笑了笑。

「那是什麼?給我的禮嗎?」瞥了一眼桌上的手提袋,林春明狡黠的笑了笑問道。

「呵呵,六萬塊,是汪總的一點小意思。希望林書記笑納。」

趙飛沒有得到讓座,也就一直站在那裡保持着原來的表情,似乎一點都不生氣。

「什麼情況,說說看?」林春明笑問道。

「汪總想在你們村的馬猴嶺上開個石礦,如果這事兒順利的話,以後林書記每年都可以拿到這些。」

說完,趙飛非常自信的看着林春明的反應,他料定,雖然說六萬塊錢不算多,但對於一個農村家庭,哪怕是這個剛剛上任的村支書來說,都是一筆不小的進項。

自然能夠打動林春明的心,以前聽說林春明帶頭跟老支書鬧騰,反對汪總開礦,可那時候汪總還沒什麼迫不得已的理由給林春明送禮。

換句話說,當時林春明還達不到被汪總收買的境界。

「太少了吧?」

「林書記想要多少?」趙飛表情一凜。

「一百萬吧。」

「林書記真會開玩笑。」

「這怎麼是開玩笑呢?買賣嘛,總得你情我願才行,要是你們汪總覺得不行,那無非咱們不做這筆買賣就是了。」林春明無所謂的說道。

「這麼說,林書記是不想跟汪總合作了?」趙飛的臉上完全不是剛才那種謙和與友好,而是一種蔑視與冷傲。

「不是不想合作,只是價格談不攏罷了。」林春明玩味的看着趙飛。

「林書記,實話跟你講了吧,合同我們已經簽了,汪總讓我過來,只是不想跟林書記發生一些不愉快的事情而已,沒想到林書記這麼不給面子啊。」

「既然合同你們都已經簽了,那還過來找我幹嘛?沒意義啊!」林春明兩手一攤道。現在他開始相信在辦公室里時李萍的推測了。

「那好吧,再見。」眼看着林春明沒有半點合作的態度,趙飛從寫字檯上拎起了那個禮品袋就走。

剛要邁出門檻的時候,又回過了身來朝着林春明冷笑了一聲:「不過,希望林書記能有自知之明,別給汪總添亂。那樣的話,我們或許還是朋友。」

「不送。」

林春明沒有起身,趙飛出了大門上車,車子很快發動並駛離了。

當趙飛把那六萬塊錢帶回汪慶祥面前的時候,汪慶祥很是不解。

「他是不是嫌太少了?」汪慶祥一直以為,有錢能使鬼推磨。

「他竟然開口就是一百萬,真是獅子大開口!」趙飛憤憤不平的道。

「看來這小子是真的要跟咱們干到底了。」

汪慶祥從嘴裏吐出煙嘴兒,嘆了一聲氣。

如果林春明能夠接受他的賄賂,光這一個礦,一年就可以給他掙好幾百萬。

而現在看來,這錢還真不一定能掙下來。

「汪總,理那小子幹什麼?我們都已經拿到合同了,林善魁他敢不認賬?林家灣村委的大章子實實在在的印在上面,那可是具有法律效力的。」趙飛不服氣的說道。

「你懂啥?」汪慶祥不屑的白了趙飛一眼。要是論打架的話,趙飛確實是把好手,但要是論起做生意來,這人還缺了些頭腦。

開礦這事兒,還缺哪些手續,那章子是怎麼蓋上去的,汪慶祥心裏清楚得很。之所以還要收買林春明,就是因為汪慶祥心虛。

「那姓林的小子……」

「先別管他,明天咱們照常開工,越是這樣,咱們動靜越是要弄得大一點兒,就是要讓林家灣的人知道,咱們不怕他們。到時候你多帶些人手,保證一切順利,不要被幾個村民就阻撓了。林春明若是去了,盡量先不要跟他動手,但如果他來橫的,那就只管打,只要別出了人命就行。」

「放心好了汪總,他不就是一個退伍兵嗎?我一個人就把他辦了!」趙飛信心滿滿的道。

「只一個林春明倒好說,關鍵是怕他鼓動村民上陣,窮山惡水出刁民啊,村裡人很善於耍賴的,特別是現在村裡年輕人不多了,剩下的多是些沒什麼體力的老弱病殘,他們很可能會使出些躺地裝死之類的招數來。千萬記住了,一定要在一開始就先把他們鎮住了,這樣後面的事情也就好辦了。」

「這個汪總放心好了。他林春明若是敢拿村民當槍使,他這個支書也就算是當到頭了,到時候換上張全中當一把手,那一切還不都由着咱們了?」趙飛得意的笑道。

「你也別太指望那個姓張的,他在林家灣根本就壓不住茬兒,光一個林春明就夠他喝一壺的了,林善魁那老傢伙都降不了林春明,他能壓得住他?」

聽了汪慶祥的話,趙飛不再言語。對於村裡的形勢,他自知不如汪總了解得更透徹。

「汪總,俗話說,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既然林春明在林家灣里是鬧得最凶的,只要把他制住了不就成了?再牛的人,也是有弱點的,咱們明着不行,還可以來暗的嘛。」

汪慶祥抬起頭來看了趙飛一會兒,似乎對他這個提議覺得有什麼不妥,但也只是看了一會兒,卻沒說什麼。

畢竟明天開工的事情還有着太多的變數,只有真的看到了林春明的態度之後,他才能決定下一步棋該怎麼走。

不到萬不得已,他汪慶祥也不想走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