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野刁民/山野刁民》[山野刁民/山野刁民] - 第0004章遇同學

馬猴嶺上的一陣禮炮,把林家灣近乎一半的村民都吸引了過來。

他們或拿着鋤頭,或扛着鐵鍬,在林春明的帶領下,朝馬猴嶺潮水般涌去。

人越聚越多,不到半個小時的工夫。

前來開工的一台挖掘機,十幾個民工,一個施工隊長,全都被林春明帶領的一百多號村民圍了一個水泄不通。

施工隊長趙然以前在別處施工時也遇到過被村民阻撓的情況,但絕對沒有今天這樣的陣勢。

這幫村民一個個舉着農具,都擺出了一副要拚命的架勢。

趙然這次只帶了十幾個農民工,哪會是這麼多人的對手。

但仗着背後有汪老闆這棵大樹,他還是壯着膽子上前跟這幫村民理論了一句,那大意是讓村民們別胡鬧,這塊地他們老闆已經花錢買下了。

可那話剛一說完,就讓一個村民狠狠的扇了一個大嘴巴子,打得趙然當場嘴角就鮮血直流。

「你說他姓汪的買下了,他花了多少錢?錢給誰了?」

趙然也是一個靠打架混出來的隊長,但是今天這情況,他愣是沒敢吱一聲。

正所謂眾怒難犯,他很清楚,自己別說是還手了,哪怕再爭辯一句,都會被這幫村民揍扁了。

來的時候,他想到了肯定會有人過來阻撓開工,可他卻怎麼也沒想到這林家灣的民風竟然如此強悍。

之所以這些村民們沒有直接上去砸機器,那是因為有林春明在場。

他讓村民們只是圍住這些人跟機器就行,因為他正等着縣上國土局的人過來查看現場。

他相信,這幫人過來開工,一定沒有任何手續,屬於違法開採。

此時林春明大馬金刀的坐在一塊石頭上,抽着煙,很顯然,他是這些人的頭兒。

趙然一邊擦着嘴角的血,一邊朝林春明走去。

「你就是林春明吧?」趙然早就聽說過,村裡反對開礦的人當中,就數那個退伍軍人林春明鬧得最凶,竟然跟村支書拍起了桌子。

他知道,今天若是林春明不發話,那他就別想安安穩穩的離開這裡。

「我是。」林春明看都不看他一眼。

「我是趙飛的大哥,你看,能不能給個面子,先讓我帶着這些工人們回去?再說了,你可能不知道,這是縣上領導支持的一個項目,你這樣帶着村民鬧事,領導也會不高興的不是,有什麼事兒咱們過後再說?」

趙然既想求人,還不想跌份,所以那語氣就有些不尷不尬的。

「等會兒吧,國土局來人了再說。」林春明根本就沒有去理會,趙然嘴裏所提到的趙飛是什麼人。

「兄弟,趙飛的名字不知道你聽說過沒有,那可是我親弟弟,以後咱們抬頭不見低頭見的,相互也可以有個照應。兄弟要是今天把事做絕了,也不太好吧?」

趙然見林春明沒有把縣領導放在眼裡,便又提了一次趙飛的名字,他估計,這些個刁民不看重縣領導,總該不會也不怕道上的人吧?

林春明還是表情冷漠的抽着煙,一言不發。

可邊上的一個村民卻聽不下去了,眼睛一瞪,衝上去朝着趙然怒道:「縣領導怎麼了?王八羔子,你什麼意思?拿着一個趙飛就想嚇住我們了?告訴你,這是林家灣祖祖輩輩活命的土地,你們想來幹啥就幹啥?」

說著,那村民就要揚巴掌,林春明一擺手那村民這才忍下了這口怒氣。

趙然不想再挨第二巴掌,也不敢再言語,畢竟不是趙飛在跟前。

不然的話,他今天也不至於這麼狼狽,竟然讓一幫刁民給欺負成這樣。

大約過了半個小時之後,一輛帶着「五嶺縣國土資源局」字樣的麵包車歪歪扭扭的朝着嶺上開了過來。

見是**部門的車子,村民們自覺的閃開了一條道。

坐在石頭上抽煙的林春明抬眼看去,車上下來的那個年輕女子,讓他不由一陣疑惑——怎麼是她?

那女孩二十四五的樣子,身材高挑,一身國土局短袖制服讓她更加挺拔,一頭短髮顯得十分幹練。

最讓人覺得漂亮的,還是她那一雙好看的眼睛,說不出來是哪一種類型,反正讓你看了之後,就會有一種既心動又敬畏的感覺。

林春明記得很清楚,她叫張揚,是當年高中時候的校花,還是年級的團支部書記。

她還有一個比較特殊的身份,就是當年五嶺縣委書記張百川的掌上明珠。

因為張揚屬於官宦子弟,而林春明卻是鄉村小子,兩人雖是一個班,當時卻沒有什麼交集。

所以,林春明估計張揚未必認得出他來,畢竟分別已經七年了,可張揚的樣子居然沒有什麼大變。

如果非說有什麼變化,那就是這丫頭的身體變得更有女人味兒了。

林春明所不知道的是,現在張揚已經是五嶺縣國土局礦產股的股長,兼副局長了,正規的副科級幹部。

一個二十齣頭的男子伸着手在前面開路,張揚一路昂着頭直接來到了人群中間。

趙然的人很孤立的站成了一小撮兒,張揚很快就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