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野刁民/山野刁民》[山野刁民/山野刁民] - 第0006章 決不留情

用力一掰,兩根棍子被林春明生生的分開了,他扔掉了自己原來的那根。

趙飛的小弟一下子涌了過去,將趙飛攔了下來,同時又有幾人湧上來護住了趙飛。

他們已經確定,若是讓林春明衝上來,那他們的大哥趙飛就會再次遭到林春明的重擊。

林春明慢慢的朝着趙飛走去。腳下有時會踩到對方的傷者,可林春明此時已經沒有了半點同情心。

每當經過一個人的時候,他的腳就會有意識的在那人的腳踝上用力一碾,與此同時,腳下就會發出一陣殺豬一樣的嚎叫。

包括打頭陣圍攻林春明的那三個人,林春明也沒有放過。

因為他知道,如果是自己不敵的話,恐怕現在躺在地上就是他,而且他相信,他們每人都會過來踹上一腳。

等林春明來到了那群人面前時,他們一起怒視着林春明。

「如果現在他跪下來叫我一聲爺爺,我或許會考慮一下。」

林春明把玩着手上的棍子,手指在那尖銳的鋼釘上輕輕的撫着,彷彿那不是鋼釘,而只是柔軟的刷子。

依然沒有人散開。或許是因為剛才林春明的那一腳踹得太重了,趙飛此時依然感覺到胸口發悶。

如果沒有兄弟們的保護,他斷然是無法與林春明抗衡了。

「那好,你們就一起來受吧。」

說著,林春明掄起了手中滿是鋼釘的棍子,朝着那群人就劈了過去。

這一招與對付趙然的那一招有着異曲同工之妙,果然奏效,所有護着趙飛的人立馬飛散而去,只留下了趙飛一個人弓腰站在那裡。

而林春明手上的棍子卻是不遠不近的停在了趙飛的頭頂上。

「看見了吧?這就是你的兄弟!」林春明冷笑了一聲。

此時的趙飛已經手無寸鐵,他只能以兇狠掩飾着自己眼裡的恐懼。

「兄弟,只要你老老實實的,相信我的手感,這一棍下去,一般不會扎到你的動脈。不過,你要是不配合的話,那可就難說嘍!」

如果不是先前這些人對林春明太殘忍,手段太毒辣,林春明是斷不會有這種念頭的。

可惜的是,這些人並沒有給他留下半點善念,讓他留在記憶里的,全是仇恨。

「林春明,我已經不跟你決鬥,你再這樣傷害我,你不僅失了道義,還會坐牢的!」現在趙飛這邊唯一能做的就是恐嚇了。

「怎麼?決不決鬥都是你一個人說了算嗎?呵呵,現在可是老子說了算!」說完,林春明突然掄起了滿是鋼釘的棍子。

趙飛立即閉上了眼睛。他無法承受那根棍子下落的過程中帶給他的那種恐懼。

「**來了!」

不知是誰喊了一聲。幾乎所有的人都朝着警車駛來的方向看去。

「啊——」

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之後,林春明手中的棍子在天空中划過了一道美麗的弧線,並與趙飛的小腿發生了一次不偏不倚的交集,並在那裡留下了一條猙獰的血口子。

「兄弟,你也太不小心了,不會使的兵器以後盡量不要亂碰,你看,這回自己傷着自己了吧?」

林春明把那根棍子一端的汗印擦了擦,然後塞到了趙飛的手裡讓他握住。

雖然極不情願,可趙飛已經領教了林春明的兇狠,他不敢不接着。

來時看到哥哥跪在那裡時所產生的仇恨,此時更多的則變成了一種恐懼,一種對死神的恐懼。

警車拉着警笛朝這邊駛了過來。

等到**趕過來的時候,一切都已經平息。

簡單的了解了一下大體情況之後,**先是要求兩邊遣散各自的隊伍各回各處,然後雙方各留下兩人去派出所。

趙然選了一個沒有受傷的小弟跟去,其他人陪着趙飛去醫傷。

林家灣這邊,不等林春明挑選,韓春雪就自告奮勇了。

林春明也沒說什麼。四人分上了兩輛警車。

看着老同學被帶上了警車,張揚也無奈的搖了搖頭。

韓春雪跟林春明兩人都坐在後排,兩邊各有一個輔警看守着,四人一排就太擠了,特別是韓春雪一個城裡的女孩子,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待遇。

可那輔警卻不管這個,生生的把他擠到了林春明貼身的地方。

林春明那邊的輔警也有些不耐煩的對林春明道:「你往裡擠一擠不行啊?」

「嫌擠你就下去。」林春明毫不客氣的瞪了那個輔警一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