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君快跑!娘娘她有讀心術》[聖君快跑!娘娘她有讀心術] - 第5章

什麼交差?

慕雲梨回頭看了過去,就看見德瑾臉上古古怪怪的表情。

「徳公公,你這也是怎麼了?」

德瑾咽了咽口水,面色也強行恢復了鎮定,「娘娘……可是不喜歡?」

「喜歡啊,喜歡的不得了。」

「……」

他……他怎麼沒看出哪裡喜歡?

「那皇后娘娘為何……都,都碾碎了?娘娘當真喜歡?」

慕雲梨知道他要回去跟蘇淮塵交差,所以特意拿出了個盒子,說道:「本宮很喜歡,這個是本宮給皇上的禮物,勞煩徳公公跑一趟,渙柳。」

渙柳立馬明白過來,拿出一錠銀子,塞給了德瑾。

「誒,皇后娘娘您太客氣了,老奴不能收。」

「德公公,您就拿着吧,這是我家娘娘的一番心意。」

「那老奴就收下了,老奴多謝皇后娘娘賞賜。」

等德瑾一走,渙柳立馬就過去問了,「娘娘,這個給皇上送過去,真的沒問題么?」

「沒事,死不了。」

「啊?!」

「別啊了,快寬衣,死覺了。」

「……」

慕雲梨睡的挺好,蘇淮塵今天晚上是休想睡了。

他抱着慕雲梨送的箱子,坐在床上,他摸着箱子上的紋路,心裏說不上的感覺。

突然還有一點點的期待。

輕輕拆開,發現就是個枕頭。

「皇后送這個作甚?」

拍了拍,確實還挺舒服的。

枕着睡吧,沒一會兒,他又睜開了眼睛,大喊,「來人!!」

德瑾立馬沖了進來,「皇上!」

「宣太醫!!」

「是!來人!宣太醫!」德瑾衝到蘇淮塵面前,着急的問着,「皇上,您這是怎麼了?」

「朕,中毒了。」

「啊?!」

蘇淮塵用力的抓起那個枕頭,兩眼帶着怒意,隨即,大手一揮,直接扔了出去。

「皇上,可是此物哪裡不妥?」

「這裏面有毒物!若是朕今夜暴斃於此,就讓皇后陪葬!」

一夜之間,皇上駕崩,皇后陪葬?這可是嚇壞了德瑾了。

「皇上,御醫來了!」

「老臣拜……」

德瑾立馬給他拽了起來,「都什麼時候了!快過來把脈!」

「是!」

然後吧,這個把脈的時間,就異常的漫長……

「如何啊?」德瑾焦急的問着。

「恕老臣無能……並未覺得皇上龍體哪裡欠安……」

蘇淮塵跟德瑾對視了一眼,隨後,蘇淮塵的視線,就落在了角落那邊的枕頭上了。

「去看看那個枕頭。」

「是,皇上。」

太醫過去,小心翼翼的撿起來,湊到鼻息間嗅了嗅,「皇上,此物,助眠。」

「那裏面裝的是蒲羅草!」

聽之,太醫面色大變,拆了一個小小的口,看了一眼,裏面確實是蒲羅草!

可仔細聞了聞,又覺得不對。

整個太醫院,全部出動,就盯着這個枕頭,研究了一晚上……

蘇淮塵剛要迷迷糊糊睡着,那邊聲音就響了起來。

「皇上!老臣研究出來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