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門》[聖門] - 第7章 被人圍堵

陳默話不多,但有膽有識,定然知道江昆身份不一般,卻不卑不亢,該揍就揍,令她心裏無比舒爽。

在她的記憶中,江昆還是第一次被人打得這麼慘!

「少爺,你忍一下,我幫你!」

一個彪形大漢說了一句,把年輕人的手指扳回來,年輕人直接疼得身體不斷抽搐,張着嘴慘叫,卻叫不出聲音來。

彪形大漢給年輕人簡單包紮一下,卻被恢復一些的年輕人,用未受傷的手連抽了好幾巴掌,還踢了幾腳,罵了一番。

陳默只是閉目養神,好好運轉混沌無相,不管他們。

美女時不時看陳默一眼,她的眼神,充滿了好奇,心中微微一動,有了別的想法。

年輕人手指痛苦慢慢減少,臉上的痛苦之色也慢慢退去,無比憤怒的眼神盯死陳默,咬牙切齒地說道:「鄉巴佬,你等着,不把你碎屍萬段,我就不叫江昆!」

他已經不敢再用手指去指陳默了。

陳默看了江昆一眼,眼神平靜,沒說話。

「喂,陳默,你挺能打啊,做我保鏢怎麼樣,一個月給你五千塊薪水!」旁邊的美女看向陳默,笑了起來,還靠近陳默一些,說了幾句。

陳默身上淡淡的酒香,她不討厭,甚至還有些喜歡,陳默修理了江昆,她更是滿心歡喜。

陳默看都沒看她一眼,也不說話,這女人記性到挺好,之前看了他的車票一眼,便把他名字給記住了。

「原來你小子叫陳默?很好,很好!」江昆冷笑起來,點點頭,把陳默的名字記下。

「江少,他以後就是我的保鏢了,你以後對他客氣點,你敢欺負他,就是欺負我!」

美女卻瞥一眼江昆,說了幾句。

江昆卻笑了起來,說道:「呵呵,詩涵,你看人家拽的跟二五八萬似的,哪能屈尊降貴,做你保鏢?你看他模樣就知道,人家根本就沒把你放在眼裡!」

汪詩涵卻冷哼一聲,對江昆翻了個白眼。

她知道江昆這是故意挑撥,她感覺陳默比江昆靠譜多了,又豈會着了江昆的道?

江昆皮笑肉不笑,又接著說道:「詩涵,你說你真是的,幹嘛要坐火車回來,還坐硬座?汪伯伯要我照看好你,你要是出現什麼意外,我怎麼向汪伯伯交代?」

陳默卻看了江昆一眼,說道:「閉上你的臭嘴,別吵吵,信不信我現在弄你?」

「你……」江昆想說什麼,被陳默平靜的眼神給震懾住了,吞了吞口水,冰冷地看了陳默一眼,不在說什麼。

不過他卻拿出一個手機,發了一條短訊出去。

汪詩涵又笑着看向陳默,說道:「喂,陳默,說真的,我缺一個貼身保鏢,你做我保鏢好不好,價格還可以再提點,要不你……」

「你也閉嘴,惹我煩了!」汪詩涵還未說完,陳默便打斷她。

「你……」汪詩涵也被陳默的語氣嚇了一跳,對陳默翻了個白眼,氣嘟嘟的。

陳默從包里拿出一瓶二鍋頭,咕嚕咕嚕灌了幾口,一下子干去小半瓶,繼續閉目養神。

江昆又冰冷地的看了陳默一眼,拿出手機,接收到一條短訊後,他露出陰冷的笑容來。

龍城的人手已經安排好,下了火車,他便要陳默知道什麼叫生不如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