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魔傳人》[聖魔傳人] - 第10章 少年林峰4

林峰挪了挪那握着短刃的手,將那瓶療傷聖葯蓋好,放入懷中,然後以短刃切斷擋路的刺根,雖然這些刺枝上長了那麼長的刺,但根部卻沒有幾根刺,很稀,只要切斷了,將之挪開也並不困難。林峰的臉上有些痛,火辣辣的,但他並沒太在意,只是艱難地挪動着身體,在被切斷的灌木根之間爬行,這短刃果然是寶物,但卻沒有名字,真是可惜。
離血芝越來越近,林峰只覺得那血芝竟有一股說不出的魔力和妖異,但這對於他來說,簡直是一種難以抗拒的誘惑。
林峰到這一刻已經不能控制自己,甚至把自己的靈魂都放在一旁了,他並不知道這株靈芝便是傳說中的「魔道血芝」,其生長的環境很特異,而且數量也很少很少,幾乎世上已經絕跡。
傳說中「魔道血芝」是「元始天魔」被眾神殺傷後,鮮紅的魔血滴在紫芝之上而變異出來的異種,其成熟過程長達九百九十年之久,若要長到一尺見方,便需要近兩千年的過程,不過眼前這一株卻沒有這麼長的時間,但是卻不止一尺見方,因為它是寄生在這株粗根上,而這粗根已與這一片斜坡上的所有根須相連,它們所得的養分都被這株血芝所吸收,從而增快了這「魔道血芝」的成熟和成長過程。這「魔道血芝」的特性和功效是武林人物又愛又怕的。
只要服食這「魔道血芝」,可使人的內力增加一甲子以上,同時也將人的經脈擴張,使其更通暢,堅固,但卻也把人引入了魔道。無論是什麼人,只要服食了這「魔道血芝」,便會使自己的性情變得暴戾、好鬥,「魔道血芝」本身就有一種極具誘惑的魅力,就像是有生命一般,把人的心神吸引過去。
林峰本是重傷之人,又**難當,心神和意志本就是靠一股韌力支持,也不知多久未進糧米,又怎能受得了這種誘惑呢,於是他快速地爬行起來,甚至忘記了身上的疼痛,忘記了自己所受的傷。
他終於爬到了「血芝」之下,於是他揮動手中的短刃,一下子把「血芝」從根部截斷,一股濃郁的香味順着清淡的液汁從「血芝」的根部傳了出來,還有一種淡淡的蘭花味夾雜在中間。
便在這一刻,林峰的腦海中竟出現了杜娟那清麗絕世的臉孔,他心頭一顫,似乎清醒了一點,湧起了一片溫柔與愛意,但這種情緒很快便消失了。
林峰腦海又恢復了一片空白,冥冥中他似乎感覺到,應該還有一個面孔,但他沒有去細想,便對着那根部流出清淡而香甜的液汁吸了一口,「血芝」迅速縮小了些,於是林峰再沒有猶豫,一口氣將整個血芝全都吞入自己的腹中,那香甜之味立刻充盈全身,再緩緩地流入丹田。
驀地,林峰身軀一震,一股火熱之氣從丹田升起,就像是有一團燃燒的烈焰,越燒越旺,有一種要將五臟燒焦的感覺。林峰咬着牙,腦中又上演出一幅幅畫面,有厲南星,有杜娟,有郭百川,有君情,有小順子,還有一個個很模糊的身影,似是一位嬌小的女子,越來越清晰,竟是母親,林峰的大腦一片混亂,漸漸地失去了知覺。
杜家的熱鬧漸漸淡了下去,但客人並未散去,拜師入門儀式已經過去了,杜刺共收了九名弟子,都是世家子弟,有江西修水大豪鞏春秋之子鞏固,鞏春秋與杜刺很熟,這一次竟送來五千兩白銀作為兒子入門禮金;有武寧八極派掌門武槐之子武龍,武槐送禮金四千兩白銀,也是很大的數目;南昌定家,定山之子定入世,定山送禮竟高達八千兩白銀,他與杜刺關係很好。還有霍山霍人通之子霍南天,霍人通親自送禮金六千兩白銀。還有廣水、萬原、重慶等九大家,都由各家中的重要人物送來禮金。然後,這些人便順便去鄂州(今武漢)觀賞風光,這裡離鄂州很近,而且鄂州有杜家的產業,對這些大豪們肯定是熱情招待。
在大多數人的心中,喜氣並沒有減退,那些能如願進入五魁門的人,都激動不已,雖然花了些錢,但卻有成為武林絕頂高手的機會,同時也與五魁門搭上了關係,這卻是一種榮耀,在江湖中杜刺的地位舉足輕重,因此他們從此就有了一個很硬的後台。
君情很高興,他是五魁門這一代的大弟子,幾乎每個人都知道他在五魁門中的地位,所以在見面之後,當然免不了會給他帶一些見面禮,而這一批師弟們,似乎特別會哄人,嘴巴又甜,又豪爽,只一天時間,便已將和他的關係處理得很好。當然君情知道這些人當中所說的話,真實的並不多,他並不在乎,他有自己的打算,也故示大方、隨和,給他們一個可親可敬的感覺。
另外一個高興的便是杜威,他多了這麼多的玩伴和練功的對手,當然很興奮。杜娟也高興,因為她多了一個師妹,她是成都大豪黎洞天之女黎黑燕,這小姑娘天真活潑,又大膽開朗,未過半天便已與杜娟情同姐妹,特別是她以四川方言那種婉轉的音調講她童年的軼事時,總會把杜娟逗得發笑,那微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