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魔傳人》[聖魔傳人] - 第2章 不滅神話1

飄飄的眼角也滑出了兩行淚水,這是他一生之中第一次流淚,也是最後一次流淚。是為這一切將要失去而流淚呢?還是為這片美得讓人心馳神往的景色而感動得流淚?惟有飄飄自己才知道!
原來流淚的感覺竟會是如此美,怪不得女人那般喜歡流淚了,飄飄心中想着。
是呀,太陽快落山了,難怪天氣越來越冷了,我也應該去了,飄飄心中一陣傷感。他的目光由夕陽落到天空中那隻盤旋的鳥兒身上,不禁發出一聲低低地、深深地、傷感地、無奈地嘆息,是那般震撼人心,是那般讓人心酸。
在這一聲長長地、低低地嘆息之後,飄飄緩緩地閉上了眼睛,眼角依然掛着那兩行晶瑩的淚珠,但臉上卻多了幾分安詳!
在飄飄閉上眼睛的同時,蒼崖之上多了一條人影,高高的、瘦瘦的,卻是個道人!
照天明沒有動,他只感覺到飄飄的身體已經變得很冰冷、很冰冷,他所握的手也是那般冰涼,但他並沒有放下飄飄的身體。
照天明的目光依然那般空洞,只是已經看不到他眼中的淚水!淚,飄飄已為他流了,他所剩的,惟有仇恨!仇恨所有的人,仇恨一切他見過的人,包括他自己!
飄飄死了,靜靜地躺在照天明的懷中,像是正在沉睡之中。這似乎是一幅很恬靜的畫面,若不是照天明那仍滴着鮮血的手指,使這山風之中夾雜着血腥之氣,破壞了這種氣氛的話,應該還不算太壞。
緊接着,蒼崖上又多了兩道身影,儒裝打扮,不算十分瀟洒,但至少看起來還算順眼。
接着崖上又陸陸續續聚集了數十人,可是照天明依然沒有動,似是一尊風化的崖石,在崖上立成了一道不協調的風景。
山風依然很輕悠地吹着,不遠處的松濤之聲也湊上一些熱鬧。可是這蒼崖之上,依然很靜,靜得便像那老道的呼吸,若有若無。
「照天明,你是自殺,還是要我們親自動手?」說話的是一個商人打扮者,語氣之中多了幾分陰狠。
照天明依然沒有作聲,只是有風吹過,將他的衣衫輕輕地掀動了一下,他的臉上,有的只是一片落寞。
「照天明,你若是自行了斷,貧道還可以讓你留個全屍,否則的話,定將你剁成肉醬!」那身穿太極圖服飾的中年人咬牙切齒地道。
照天明知道,昨日被他劈成兩截的那崆峒老道,正是這中年道人橫空的師兄。不過照天明並不想說話,他只是淡漠地望着飄飄那已完全沒有血色的臉容,蒼白得就像他身旁的劍身。
那是沒有鞘的劍,靜靜地躺着,像失去了生命的飄飄一般沉默。
「照天明,你這惡魔,還我師弟的命來!」一聲嬌叱,竟是一個十分艷麗的女子,那張本來應該很動人的臉龐,此刻卻有着一種讓人不敢領教的冰寒,像是放在雪山中埋藏了千萬年的寒玉。
這個世界就有這麼好笑和不公,他們可以在乎他們師兄弟的性命,卻不在乎飄飄此刻便死在他們的眼前,飄飄又應該去找誰給他報仇呢?這到底是誰的過錯呢?有人總只記得所存在的仇恨,卻忘了仇恨的來源,仇恨的製造者。這的確是一種悲哀,因此,照天明心中只有無盡的悲哀,只有無盡的仇恨。人世之間,何為正?何為邪?何為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