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魔傳人》[聖魔傳人] - 第3章 不滅神話2

也的確,這是一種不值得喝彩的場面,絕對不值得喝彩,甚至連這一切是為了什麼,都沒有人可以弄清楚。
「呀——」一聲驚天動地的狂嘯。
只在這一剎那間,所有的人都感到虛空中的空氣在做着極為狂暴的運動,像雲在涌動,像風在流動,抑或是一種積蓄很久很久的能量,在突然間暴射開來。
天地之間所有的一切都似乎變得無比狂野,包括天空中的雲彩,包括崖頂流過的風,包括虛空中所有的兵刃。
雲彩便在這一聲狂野得不能再狂野的暴吼之中從四面八方涌聚而至,由白變昏,由昏變暗,由暗變黑,像是有一隻無形的巨手,把所有的雲彩向同一個方向拉扯一般,快得猶如奔涌的馬群!
天空中同時也閃出一道亮麗無比的電弧,那是靜躺在地上的劍,只不過此刻,它已經握在照天明的手中,不僅握在照天明的手中,更在虛空中激起滔天的暗潮。
沒有人敢想像照天明這一出手的力量,那並不是人類思維可以達到的,沒有人可以理解照天明的境界,那是人類體能的死角。能夠表達的,只有一個詞——精絕!
這並不能算是武功,這也不能不算是武功,這應該是一種由人的精神所催發出來的超出人體極限的能量!
的確,能夠解釋的只有這些,能夠想像的也只有這些。
整個天地突然變得很暗,那是因為照天明的劍!所有的一切都因為這一劍而失去了應有的光澤。
照天明並沒有睜開眼睛,睜開眼睛純粹是一種多餘的表現,他的心神早已鎖緊了每一個人的心,就在他向每人上望一眼的時候。他知道,這種時候,眼睛已是沒有用的器官,那隻會影響人的思緒,他更知道,感覺才是最為厲害的眼睛!
只有真正的高手才會知道,感覺是多麼重要,可靈覺更重要!照天明純憑腦中的那種靈覺去搜尋敵人的蹤跡。
那一柄劍從頭到尾都是極為離奇的,離奇得超乎人的想像。當它躺在地上之時,是那般平凡、普通,可是此時卻成了一種命運的主宰!
「噼——轟……」山崩地裂般的暴響,撕裂了蒼崖上所有存在的和不存在的安靜。
一股毀滅性的氣流像一堆火藥般在所有兵器匯合處炸開了。
所有的人都感覺到兵器上傳來的那股靈蛇般的氣流飛躥入體內,沒有人知道這到底是誰的勁力,到底是誰與誰交手,因為每一個人都感覺到四五股勁氣同時湧入自己的體內,因此,這絕對不止是照天明一個人在攻擊!
那道無與倫比的強光消失了,天空卻很暗很暗,那無盡無期涌動的黑雲便像是無數憤怒得不能控制的野馬,向蒼崖之頂瘋狂地匯聚着。
閃電卻像撕破黑暗的魔爪,從烏雲蓋起的魔宮中拖起奔雷的喧囂刺入大地!
「轟——」一棵老松竟被擊倒,那淡淡的焦煙把蒼崖染成了沒人敢想像的阿修羅境界。也讓那些駭得臉色蒼白的武林中人看到了一件東西!
那是劍, 一柄黯然無光的劍,正是照天明的劍!就是剛才還泛起那讓人神馳目眩光芒的劍,可這一刻,這柄劍卻成了地獄中的鬼爪,是那般黝暗,那般陰森!
照天明沒有死,剛才那麼多人的聯合一擊,照天明居然沒有死!這簡直是一個不可想像的奇蹟,但他的的確確沒有死,不僅如此,他的身影反如鬼魅一般,趨近一個人,不!趨近那人的是一柄黝黑的劍!
當眾人發現照天明,再發現這柄劍時,這柄劍的劍尖已只離費白殺的咽喉不到一尺半。費白殺發現這柄劍之時,他只有一個感覺,那就是麻木!天地之間似乎只有一個孤零零的自己,另外就只有那一點正快速向自己逼近的寒芒!
費白殺的感覺異常奇怪,他感覺到自己身在一處荒無人煙的曠野之中,天地間充滿了肅殺之氣,在微微的光亮中,那一點寒芒竟成了一隻飛翔的白鴿,正振翅向他飛臨,可那隻白鴿似乎永遠也無法抵達他的面前。於是他的思想似乎完全麻木了,包括每一根神經,甚至連血液之中都充滿了無盡的無奈。
「小心——」暴喝之人是那瘦長的道士!
費白殺在剎那間清醒了,從那遙遠的幽思中蘇醒過來,像是做了一場噩夢。在他清醒過來的時候,他看到了一雙眼睛,一雙充滿無盡仇恨的眼睛,然後他便感覺到了一絲微微的痛苦。
費白殺死了,絕對活不了,照天明的劍已洞穿了他的咽喉。照天明沒有停,他也不能停!因為他的背後至少有十件要命的兵器,每一件都不是普通人所能抵擋得住的。
照天明身子不停,便撞入了費白殺的懷中,當然,費白殺根本就無法發出慘叫,他的聲帶已經被照天明劍上散發的劍氣完全摧毀!
沒有人想到照天明居然如此兇狠,但殺照天明的心情更為迫切,這已經是一條沒有盡頭的路,誰也不敢保證能夠抵抗照天明的狙殺,也沒有哪個門派有這種能力抵抗照天明的報復!只要有人踏入了這殺局中的一步,那就是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