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魔傳人》[聖魔傳人] - 第4章 不滅神話3

照天明沒有哼出半聲,只是把頭一仰!「噗——」口中儲滿的鮮血像是一幕針霧般地飛灑向那使萬字劍法的母老虎。
萬字劍法的確是很好的劍法,但再好的劍法也不可能不滲水、不透氣。除非你劍上的功力達到了照天明這種級數,更何況照天明這口鮮血是以真氣逼出去的!
沒有女人不愛美,沒有女人不在意自己的臉,就是死,她們也不會讓別人先毀壞她的臉容!這就是女人,母老虎也是女人,女人都最緊張自己那張臉容,特別是美麗的女人!
照天明的鮮血絕對不肯白流,他要毀掉這美麗而冷漠的女人那張沒有半點人情味的臉蛋!
誰都知道,無論是誰被照天明這口鮮血噴中,都可能是千瘡百孔。這個女人更明白,因為她感受到那血絲所掠起的細厲若尖刺般的勁風,她攻向照天明的劍已經不攻自破。她後退的身形反而擋住了自她身後攻向照天明的人,而她那掩住面門的手卻讓她身旁的人出手緩了一緩。
這一切只是出現在一剎那之間,包括鐵公進迎擊那顆要命的人頭,都是在同一時間發生的,這些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但照天明做到了,而且做得瀟洒自如,無論怎樣,他都可以顯出一種溫和而恬靜的氣機,而這溫和、恬靜的氣機卻牽動了那狂野暴烈而充滿血腥的氣勢。就像這整個天,整個地!
「轟——」一個很響很響的悶雷震得蒼崖似乎在發抖,每一個人的心都揪了一下,包括照天明在內!
照天明的心揪了一下並不只是因為雷聲,也不只是因為那閃落在他身旁的疾電,主要的原因是他的劍終於與那瘦長的老道交擊了第二次!
他的劍從費白殺那無頭的脖子上很自然地滑落下來,通過一條極玄的軌跡,終於擋住了那老道的松紋古劍!
在這蒼崖之上,除了照天明和死去的飄飄之外,武功最高的人便是這瘦長的像根竹竿般的老道。很多人都以為像這種身材的老道很容易被風吹走,或是很快就能嗅到棺材板的氣味,如果真是那樣的話,照天明肯定會很輕鬆,但事實卻是絕對不是這樣!
這老道很重,似乎他的每一根骨頭都是鐵質的,不僅重而且硬,所以江湖人都叫他鐵骨道長,道教的第一號人物!
鐵骨道長本沒有那麼可怕,可怕的只是照天明本身就受了傷,這對他來說,是一件極為不妙的事情。
鐵骨道長的身骨的確很硬,受了一擊之後,寧可噴出一小口鮮血,也不彎下腰板,但退後幾步自然免不了。
血,滿天亂飛,在閃電的映照下,形成了一種離奇的腥紅色的血雨。
有照天明的血,有鐵公進的血,而更多的卻是那具無頭屍體噴洒出來的血!
這一刻,那已經不能算是屍體了,因為在這一剎那間,那具屍體竟被分解成無數的小塊,並不是那十幾人殘忍,而是他們不得不這樣。
他們的確沒有任何選擇,因為那具被十幾件兵器同時刺中的屍體竟具有極強的殺傷力,那屍體之中似乎蘊藏着一股奔涌而激蕩的真氣。
那真氣是照天明的,他的左手曾在那無頭屍體的胸膛擊了一掌,奔涌的勁氣使得屍體向那十幾個人猛撲過去,也正是那股瘋狂的勁氣從十幾件兵器之上分別湧入他們各自的體內,他們本因受到照天明瘋狂的第一擊後尚未完全恢復正常的手臂,更顯得麻木。
照天明比傳說中更為可怕,若是現在叫人去評說的話,絕對沒有人會認為杜沖比照天明更厲害。杜沖的確比飄飄要厲害一點點,但也只是一點點而已。三天三夜的拚鬥,他只是勝出飄飄一招半式,二人之間的差距是多麼的有限。可是此刻所有的人都明白照天明比飄飄要厲害很多!與杜沖相比,絕對只強不弱,為什麼會由飄飄迎戰杜沖呢?有的人當然已經想到那是因為照天明早就有心將各派的秘典歸還,不過到了這一步,已經再也沒有別的辦法可以解決這其中的恩怨了,惟有殺!殺殺!!殺殺殺!!!
又一道閃電,照亮了許多張帶血的臉!鮮血是自己的的人並不多,全都是別人的。
照天明並沒有被鮮血所沾染,只是他的嘴角之處仍掛着一絲血跡。而他的身子在與鐵公進交手之後,竟縮成一團,像是一個陀螺般旋成一團灰暗虛幻的影子了。
「轟——」鐵公進心膽俱裂,他根本就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一個結果。
那顆疾飛的腦袋,竟在鐵公進拳頭到達前的那一瞬間爆裂!
這不是鐵公進的拳勁所致,鐵公進心裏很明白,他的拳勁欲發而未發。但那顆腦袋的確是炸裂成了無數片。絕對假不了,而且似彈片一般向鐵公進面門射去。
只有一個可能,那便是照天明將自己的勁氣儲存在那顆腦袋之中,而且算準了什麼時候爆開,才會達到這般效果。
效果的確很好,至少讓鐵公進心膽俱寒,因為那些腦袋的碎片竟在炸開的一剎那間速度更快,那粘稠的腦漿和血水像是一堆奇怪的雲,劈頭蓋臉地迎向鐵公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