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魔傳人》[聖魔傳人] - 第6章 不滅神話5

「劍下留人!——」一聲急促而驚駭的聲音從山腰傳了過來,三道疾若流星的影子在黯淡的光線中划出三道黑線。
他們是誰?怎會有如此可怕的身法?
照天明沒有聽到那人的呼喚,他也根本不必去聽那人的呼喚,在這個世界上已經沒有任何人可以阻止他使出這一劍,至少這一刻沒有!因為這個世界上幾乎已經沒有人是他的親人了,也許有一個,但那人已遠在塞外,卻不知何時可以趕回。那是他和飄飄惟一的朋友,也是惟一的僕人。在江湖之中也有很多人聽到過這個名字,這個人也絕對是可怕的,他便是天妖教的第二護法朝勝海!一個為了照天明與飄飄兩人而背叛天妖教的人,一個無論身在哪裡都值得信任的人。因為那人便是當年飄飄身邊的一個書童的兒子,一個無時無刻不在盼望着他少主復出江湖的人。所以只有這個人與飄飄、照天明最親。但可惜的是這個人遠在塞外。
就在這時,虛空之中似乎出現了一個難以想像的奇蹟,一個讓人感到魂驚魄動的奇蹟。
只見一道亮麗無比的閃電從雲層之中划出,一陣「噼啪」之聲響起之後,照天明變了,變成了一個神魔般的冥界人物。
照天明的劍接引上了這道無比亮麗的閃電,這道閃電比剛才所有閃電加起來還要亮!
照天明的身形亮起來了,像一個熊熊燃燒的火團,發出讓人目眩神迷的光芒,照天明的身體居然會發出光芒,而他手中的劍並沒有被融化,反而變得像太陽一般耀眼。
照天明整個人在虛空之中竟然停住了,猶如一盞懸在虛空中很明亮很明亮的燈!大地在這一剎那間全都亮了起來。
所有的人都為眼前這可怕的景象給驚得呆住了,怎麼會這樣?
沒有人敢想像這是武功還是魔法,抑或是代表照天明的死亡?
但每一個人都清晰地感受到照天明沒有死,不僅沒有死,而且還活得很好,這是一種可怕得難以想像的事情。
照天明還活着,是他的眼睛告訴所有人的,照天明的眼睛亮得可怕,像是兩輪明月,但無論是誰都可以清楚地感應到那眸子中散發著一種充滿毀滅與殘酷意味的笑意,又似是一種無盡無期的悲哀與憐憫。
為這些愚蠢的世人而悲哀,又是對這些無知之人無比的憐憫,同時也清楚地告訴每一個人,他心中的傷痛、寂寞、孤獨和絕望。
有一聲長長的嘆息傳了過來,就在這一聲嘆息之時,那被懸掛在虛空之中的照天明動了。
那絕對不是用言語可以形容的詭異,或許將所有有關這類的形容詞加起來都無法表達其萬一。
眾人只有一種感受,那便是悶、熱,但沒有人心底不發寒,這似是一種非常矛盾的感覺。
雲層中的那道閃電消失了,但照天明的身體和劍仍然像黑夜中迸出的太陽,是那般明亮和凄美。
有人向照天明甩出暗器,有人向照天明扔出利劍,但那些東西竟全在那層似火焰般的光芒之處化成了飛灰。
所有人的臉色都變得蒼白無比,有人想到了逃,因為照天明已完完全全地成了一個冥界魔神,一個無可比擬的魔神,那種感覺讓人自心底發寒。
雷聲此時才傳入所有人的耳朵,它卻像是催命的聲音,世上居然會有這種武功?
照天明手中的劍越來越亮,而他的身子卻逐漸轉為暗淡,似乎將所有的光芒全部都凝聚於一劍之上。
照天明下墜的速度霎時加快,手中那亮麗無比的劍,竟亮成了一片劍雲,鋪天蓋地,又充滿毀滅意味的劍雲!
這個時候,有人的暗器嵌入了照天明的體內,但也有人發出了沉悶而絕望的呼號,第一個發出絕望呼號的人是風揚,他逃得最快,卻死得最早!
天地之間的一切似乎完全消失了,當照天明身形再次加速之時,生命和人都變得不真實起來,絕對的不真實,像是一場可怕的噩夢!
天地之間的一切都似乎不再存在,沒有風、沒有雨、沒有雲、沒有飛鳥、沒有劍、沒有刀,甚至沒有人,只有白茫茫的一片死寂。
「轟——」一聲比驚雷更猛烈的巨響在蒼崖之巔響起。
一切都變了,天上黑壓壓的雲沒有了,那像瀑布一般狂野的雨也沒有了,那像夢一般虛幻的景象也沒有了。
天,依然是藍天;雲,依然是白雲。西邊的天際有幾片浮動的淡紅,那是夕陽的老巢,但山崖上的一切都變了。
像是一個讓人難以接受的地獄,所有金屬兵器全都化為烏有;所有死了的屍體全都變成黑漆漆的焦炭;所有未死的人,皮膚上都呈現出一種如烈火灼傷般的紅痕,地上本來青青的草全都在剛才那一聲暴響聲中化為飛灰,沒有一個人有一件完整的衣裳,所剩的只不過是短短的內衣,地上全都有着火灼之痕!
沒有死的人有照天明,他手中同樣是沒有劍,他的劍也成飛灰,他的衣服亦成飛灰,惟有一條短褲,身上本來泛着奇光的肌膚,此刻全都變成了死黑色。但他的確沒有死,他的眼中雖然沒有那種凌厲的光芒,但仍可以看出其中的悲哀和惋惜,似乎在惋惜剛才那一劍沒能夠將所有人盡殲!
沒有死的人還有很多,但能夠活動的人卻只不過四五個而已。
照天明的手輕輕地撫着飄飄那蒼白無血的臉容,是那般溫柔!只有飄飄身下的那一片草地仍是青的,而飄飄的屍體自然不會有損,照天明就是因為不忍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