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魔傳人》[聖魔傳人] - 第7章 少年林峰1

五魁門,因六十年前杜沖與飄飄一戰而名揚天下,雖然杜沖因感飄飄之死而愧疚於心鬱鬱而終,致使其後人對武林各派心冷少問江湖之事,但其在各派人才凋零之時仍不可逆轉地成了武林牛耳。更成了各世家子弟挖空心思想進入的門派。
沒人能真的清楚現任門主杜刺的武功有多高,但天下間敢與其爭鋒之人卻真的不曾出現。這便使五魁門更多了一絲神秘莫測的感覺。
今年的正月十五,是五魁門收徒的日子,每次最多只會招收十名弟子,這是五魁門的規矩,自然這些人一般都是大家世族子弟,而且要與任何門派沒有干係。
不過,今年所要招收的弟子中卻有一個是特別的,那便是五魁門的下人林峰。一個身份卑賤的下人卻由杜家大總管厲南星親自向門主推薦,這確實讓人有些意外,也讓許多人心裏極不爽。
最不爽的便是杜刺的大弟子君情,他認識林峰——一個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的下人。當然,他從不認為林峰有資格成為他的情敵去爭奪杜家最美的三小姐杜娟,但是他卻非常討厭這個人以那種狂熱而痴情的眼神看杜娟,為此他還曾教訓了林峰一頓,只是他根本就沒想到再過幾天這樣一個下人便會成為他的師弟,與他站在同一條線上面對自己最愛的女人……
為林峰高興的人極多!所有的下人都為他高興。尤其是後院看門的王老爹——一個乾瘦的老頭。不過知道他身份的人卻絕不會小看他!因為他便是神偷門直系傳人郭百川,一個曾偷遍天下的神偷,更是昔年照天明唯一僕人的弟子之一,而他的師兄便是有天下第一妙手之稱的盜神盜四海。當然,杜家只有幾位地位超然的人才知道他的身份,林峰也是在被這老偷兒慫恿着偷了幾次酒之後才得知其身份,更知道了郭百川隱姓埋名的原因。當然更成了他的半個徒弟。
林峰是幸運的,因為他有郭百川這半個師父,他還有大總管厲南星的眷顧,厲南星甚至親自教他一些基礎的武功,這讓他作為一個下人有受寵若驚之感。當然,他知道這一切得來也不全是偶然,更因為這些年他在杜家的努力,一個努力得讓厲南星也有些佩服的下人,於是厲南星才作出了這樣的一個決定。
厲南星是不會看錯人的!杜刺很相信他的這位好兄弟。所以林峰成為杜家入門弟子已成鐵定之局,當然,只要他不會在正月十五這一天不出現。
林峰自然不會這麼傻,能成為五魁門弟子是他做夢都想的事兒,也是他此生除三小姐杜娟之外最大的願望。
當然,沒有幾個人知道他暗戀着杜娟,而且是那般狂熱。也許郭百川和厲南星知道,或者還有君情……
天色亮了一些,霧也變得稀薄了一些,東方的天空泛出微微的白色,那些掉盡了樹葉而呈光禿禿的老樹,在蒼茫的白色霧氣里更顯得異樣得蒼老。
林峰很喜歡這種氛圍,只有這樣才能夠感受到青春的可貴,才會讓人更加珍惜青春。這條山路林峰不知道走過了多少次,幾乎每天要跑上一次,可以說,他閉着眼睛也知道哪裡有塊石頭橫躺着,哪裡有個枯根擋路。
靜靜的呼吸,把那些寒冷的霧氣吸入體內,然後便把它轉化,又呼出體外,使那一絲絲躁動全被抽空,林峰的整個心神都很寧靜,寧靜到便像是這片山林在沒有風時的那種程度,腦中郭百川的手法,厲南星的手法慢慢地湧上心頭,腳下依然是那「天機神步」的方位。
突然,一聲低低的**傳入了林峰的耳內,那樣陰沉,那樣虛弱,但在林峰的心中湧起一個荒謬的念頭:難道有鬼?
「啊——」又是一聲痛苦的**,很低沉,但在這空寂的山林中卻顯得異常清晰。
這一次林峰聽得很清楚,這是人在**,就在不遠處的那堆草叢中,是誰呢?林峰心中打了個問號。
他愣了一愣,向那堆草叢緩緩地行去,這麼早,又這麼冷,居然還有人倒在這荒山野嶺中,真是讓人不可思議。
林峰的步子很緩,但很快便看到了草叢中的身影,天色雖亮了一些,但霧氣依然很濃,根本看不清對方的面貌,憑感覺,應是一個老人,那頭髮上雖然有些霜,但花白之色依然可以看出。
林峰疾步跑了過去,果然是一老者,趴在草地上,身上猶有血跡浸染,那青色的儒衫也被撕裂了一大塊,老人的棉衣很單薄,而且上面烙有一個焦黑的掌印,顯得那樣觸目驚心。
「老丈,老丈,你怎麼了?」林峰關切地扶起老者的上身,急切地道。
林峰不自覺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