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宮冤案》[深宮冤案] - 第十章 風雲再起

  寒冷天牢,胡蓉不知為何被打的遍體鱗傷,若曦心知董誠因剛才之事泄憤於胡蓉。

  「你是為了李敬亭嗎?你覺得你這樣做值得嗎?你覺得他愛你會讓你來定罪嗎?」若曦一連串的發問,讓胡蓉流下了眼淚,胡蓉艱難的咽了咽:「等你到了那個時候,你就會明白了。」

  「你走吧!我不會濫殺無辜的。」

  若曦向身邊的牢頭揮了揮手,「告訴董大人,此人不是兇手,我放走了,有問題找我。」牢頭自然不敢不聽若曦之命,解下手銬,雙手挽着胡蓉出了牢房門。

  「公主,以後要小心。」若曦聽到胡蓉小聲的低語,眉頭卻緊縮了一下,心中暗道:「胡蓉,此事事關重大,我定會保全你性命。」

  原來,若曦和江白畫故意放走胡蓉,引出胡蓉背後的人,看看究竟是哪路人?胡蓉被放之後,拖着傷痕纍纍的身體,上了一輛馬車,一路向郊外駛去。

  一路上毫無異樣,若曦等的有些不耐煩,「**哥,你說李敬亭是真的讓胡蓉當替死鬼了嗎?」

  江白畫用手颳了刮若曦皺起的眉頭說道:「不可能,我打探了周圍鄰居,鄰居都誇李敬亭為人熱情,對胡蓉好的更是無話可說。」

  話畢,突然聽到「噠噠噠」的馬蹄聲,若曦和江白畫對視一下,兩人心中暗自明白有情況發生。

  順聲音一看,只見一身着黑衣男子,頭戴面具,騎着一匹棕色駿馬向馬車衝去,躲在草中的江白畫向自己的部下揮了揮手,只見草中幾個身影靈活的竄動了起來,江白畫經過三年沙場的磨練早不是當年那個稚嫩青澀少年,跟隨的隨從也是身經百戰,江白畫幾個看似簡單的動作,其實卻蘊含了很多含義。

  黑衣男子撩起帘子抱出胡蓉之時,車外已有十幾人等候。

  「李敬亭,看樣子你還是有點良心的,只要你告訴我你的幕後黑手是誰?我便放你們離去。」若曦信誓旦旦的看着黑衣男子。

  黑衣男子不語,一腳踹開駕車男子,單手抱住胡蓉腰,駕起馬繩想突出重圍,馬受到驚嚇,「嗷」的一聲便亂跑了起來,江白畫怎能容許這樣的錯誤發現,反手掏出箭筒的箭對着馬的脖子射了一箭。

  「嗷……」馬慢慢停下了動作,當江白畫剛想要靠近馬車時,卻突然聽見若曦在不遠處一聲大喊,「**哥,你們快躲開。」

  江白畫和部下聽到若曦不顧公主形象的大聲喊叫起來,都遲疑了一下,沒有想到這一刻的遲疑卻救了他們的性命。

  「砰「」一聲巨響,整個馬車都爆炸了,血肉飛濺,場面慘烈沉重。一股濃烈的黑煙冒起,距離較近的部下被震出馬下,不過還好只是輕微的皮肉之傷,並沒有傷及內臟。

  「**哥,你沒事吧?」若曦心疼地看着眼前這個還沒有看多久的男子。江白畫抖了抖身上的灰說道:「若曦,你不去打仗真是虧了。」

  「**哥,你又在取笑我。我剛才在草中就覺得有些奇怪,馬原本很安靜的,不知為何黑衣男子越接近,馬就越躁動,我觀察了男子路徑四周的草,並沒有很強吹動,由此可見男子速度並不快,馬躁動勢必有其他原因。」

  江白畫連連點頭,「看樣子,我的曦兒真的長大了。」

  「不過,可惜了胡蓉和李敬亭,找人把他們葬在一起吧!到最後……看樣子這個案子要水落石出還需要一段時間。」

  江白畫和若曦詢問過部下的傷勢之後,讓一部分受傷者先行回去。此時,夕陽西下,單黃的夕陽照在大地上,也別有一番趣味,兩個人同騎一馬,享受着難得的寧靜。分別三年,卻在這樣窘困情況重逢,還沒有來得及千言萬語。

  「曦兒,我想你了。」江白畫輕聲地在若曦耳邊說起,若曦身子側到一旁,吻了一下江白畫的臉頰說道:「我也是。」無需言語,這一吻就代表了所有的想念、思念和深深地愛。

  跟在後面的鯽錦笑出了聲,「看樣子公主已經迫不及待的嫁人了。」若曦臉頰泛紅,對於此事沒有狡辯,一向要強氣勢強人的若曦,在江白畫的懷中反而顯得嬌小玲瓏惹人疼。

  看似溫馨的場面,沒有人曾想到在草叢的還有另外一群人,「大哥,這次大嫂沒有救回來都是這個若曦和江白畫的責任,果然如二弟所言,他們是向引我們上鉤,可憐的二弟和大嫂就這樣……」

  李敬亭拳頭緊握,牙根緊咬,一滴淚從眼角划過,暗自發誓:「我若不報仇,是不為人。」李敬亭手一揮變擦掉這滴淚水,露出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