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宮冤案》[深宮冤案] - 第三章命案迭發

  若曦目光微喑,猛的跪了下來,盈盈附身,看向皇帝:「父皇,女兒今日清晨,確實是在宮中發現了翠兒的屍體,因為今天是女兒的及笄大禮,宮中皇宮貴族眾多,女兒怕引起不必要的恐慌,就讓下人暫且將這個事情給壓下來,等及笄大禮過後再報告父皇,再作調查,但是,沒有想到……,麗妃會惡人先告狀。」

  與其讓刑部將翠兒的屍體搜出來,將自己置於被動之中,還不如自己主動開口,掌握先機。

  眾人見公主真的牽扯到了這個命案中來,雖然不能肯定是她的下的的手,但事情也確實是在她的宮中發生,很有可能與公主脫不了關係,不過,若曦氣度自如,言辭有據,一時之間,眾臣唏噓起來,也不敢發表什麼意見。

  蘇紫衣見好友受難,對楚景王楊若陽使了一個眼色,楊景陽心中明了,和蘇紫衣一齊跪下,給若曦求起了情:「父皇,皇姐心性純良,自小對兒臣關愛有加,兒臣絕不相信她是能害人性命的殘忍之人,望父皇明察。」

  「是啊。皇叔。」蘇紫衣覷着皇帝的神色,小心翼翼的附和着:「我從小和若曦一起長大,她是什麼樣的人,我還不清楚嗎?肯定是有人嫉妒皇叔,寵愛若曦,因此,有人要特意來陷害她。」

  其它人見這身世最顯赫的兩個小輩都出來給若曦說話,也都附和了起來:「是啊,皇上,望明察秋毫,不要冤枉了公主。」

  誰知皇上卻哈哈大笑了起來,直接道:「都起來,若曦是我最愛的皇兒,我怎麼可能會不相信她,從現在開始,刑部的人都聽公主的差遣,協助公主徹查此事。」

  在眾人驚疑的目光之中,他絲毫不為所動,舉起酒杯,直接命令道:「今日是我最愛的曦兒的及笄之禮,眾人都不可在議論此事,喝酒。」

  至此,眾人才知道這個傳說中的若曦公主真的是皇恩浩湯,深受聖寵,皇帝竟然為了她,將整個刑部派給她差遣。

  一時之間,識相之人自然都知道上前巴結,奇珍異寶,供奉不停,將本來就華貴的若水宮裝飾熠熠生輝,就如寶殿一般。

  自此之後,賓主盡興,夜深之後,眾人才紛紛離去。

  蘇紫衣最後一個離開,她的雙頰因為醉酒,泛着殷紅,有些微醉,她不放心的抓着若曦的手,憂心忡忡的交待:「若曦,你一個人在深宮之中,一定要保重,雖說皇叔是相信你的,但是人言可畏,要是有人一直害你,恐怕你也會失去皇叔叔的信任,你一定要趕緊把事情查個水落石出,保你自己的清白。」

  天真純善如蘇紫衣,也知道宮中的危險,若曦心中黯然,誰讓自己生在帝王之家,不如蘇紫衣自由。

  但若曦不敢將心中的想法,表現在臉上,怕惹的蘇紫衣擔憂,於是,勉強笑着對紫衣的貼身丫鬟紫鵑,道:「看你家主子都醉了,開始胡說八道起來,你趕緊攙着她走罷,路上小心一點。」

  見紫鵑答應了,若曦令派了幾個宮人,讓他們小心的將紫衣給送出宮去。

  這廂紫衣離了還沒有多久,若曦還在門口張望着,剛準備轉身進去,就見到鯽錦火急火燎的趕了過來,帶着哭腔:「小姐不好了,出事了。」

  若曦見她這個樣子,心裏暗道不好,不知是哪裡又出了什麼事,波及到了自己。

  但若曦面上還是鎮定,對着鯽錦斥道:「什麼大不了的事情,這麼大驚小怪的,我平時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