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宮冤案》[深宮冤案] - 第五章 大將軍江白畫

  並且,經當朝皇帝特赦,不用行跪拜之禮,領受封賞,一時之下,深受聖恩。

  三年前離去的少年將軍,現已是成熟了許多,多年的風霜戎馬生涯也沒有摧殘他的容貌,反而使他像被打磨過的寶石一樣,更加英氣勃發,他淡然站立在朝堂之上,雖聖恩榮寵,但是也沒有表現出過多的驕縱,實屬難得。

  當朝皇帝細細的打量着他,對這個臣子非常的滿意,盛喜之下,直接許諾:「愛卿,今你戰功赫赫,十分難得,你說,你想要什麼賞賜,只要朕能辦的到的,朕絕無二話,全都滿足你。」

  此話一出,滿堂皆驚。這天下不都是聖上的嗎?他只要開口,權利,錢財,美人,榮耀,還有什麼是江白畫得不到的呢?

  眾人內心各懷鬼胎,有的是嫉妒,有的想着巴結,有的是恐懼。

  但江白畫接下來說的話,倒是令得朝堂上驚起了千層浪。

  江白畫目光坦然,嘴角帶笑,端得風神如玉,堅定又清晰的道:「陛下,臣與長公主從小青梅竹馬,兩小無猜,臣對公主素有情意,求陛下將長公主賜予臣為妻子,臣願與公主永結良緣,敬之愛之,護她一生。」

  此言一出,眾人面面相覷,皇帝則是面露難色,沉默不語。

  江白畫看着朝堂之上的情形,心中詫異,莫不是自己離開的這三年,若曦出了什麼事。

  他忙躬身問道:「臣下不恭,請問陛下不願意答應,可是公主出了什麼事?」

  皇上看着江白畫,摸了摸鬍子,面色一沉,微笑道:「愛卿放心,長公主很好,只是,只是……」

  皇帝有些為難,不知該怎麼告訴這個戰功赫赫的臣子,自己的女兒被捲入了宮闈的風波之中。

  此時,見皇帝左右為難,丞相立即上前了一步,直接對着江白畫道:「大將軍,長公主已經成了大楚的罪人,她生性噬殺,屢次犯案,根本就配不上大將軍,將軍還是另覓良人吧。」

  此話剛落,皇上怒極,直接斥道:「王庸,你這是什麼意思?當朕不存在嗎?」

  王庸見聖上發怒,不僅沒有絲毫的懼色,反而直接跪倒在地,朗聲道:「屬下不敢。屬下只是忠言逆耳罷了,長公主兇殘成性,屢次害人性命,見小女之言相諫,又痛下殺心,害死小女,臣心惶恐。」

  說著,丞相就撲倒在地,放聲痛哭。

  見丞相痛哭,在場之人莫不附和,一時朝堂之上,怨聲載起,皇上看着朝堂上的混亂,無奈的扶額安撫:「朕一定會徹查此事,還麗妃一個公道,也一定會還長公主清白。」

  誰知皇上此話一出,眾人情緒更加憤慨,紛紛指着長公主殘暴無知,弒殺成性,仗着皇帝的寵愛,驕縱無比,無法無天。

  從始至終,江白畫一直站在紛亂的人群之中,一直沒有發表任何的意見,眾人都以為他是對公主失望,不敢娶若曦公主了。

  但是沒有想到,就在眾人說出這些話之後,江白畫的拳頭越握越緊,終於再按捺不住,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