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宮冤案》[深宮冤案] - 第六章 朝堂立誓

  就在這時,忽然有一小太監急匆匆的沖了進來,正是那個屢次被若曦搭救的小太監,若曦被他打擾,心生不喜,不由秀眉微蹙,心裏暗道:此人做事如此魯莽,怪不的總是被旁人連累,也怨不得他無辜。

  一旁的鯽錦最是了解自家公主的心思,見小姐面露不喜,不由的呵斥道:「哪來的小太監,如此不知禮節,公主的若水宮是你能隨隨便便亂闖的嗎?來人啊,給我拉下去!」說著就要喚外面的護衛進來將他趕出去。

  小太監見得罪了他們主僕兩個,忙「撲通」往下一跪,急喘喘的解釋道:「公主息怒,是聖上派奴才來傳喚公主,讓你速速隨奴才到金鑾殿去。」

  「金鑾殿?」若曦喃喃自語,不明白皇帝為什麼忽然改變了主意,秀眉一斂,心中生疑,但面上還是端的一種皇家的淡定,輕搖羽扇,淡淡的看向了小太監,問道:「父皇傳我上朝幹什麼?可是發生了什麼事?」

  小太監被她這目光一打量,不由的感到了一股壓人的氣勢,額上不由的滲出了細細密密的汗珠,也不敢拿袖子去擦,神情更顯緊張,支支吾吾不知該如何回答。

  鯽錦看着小太監緊張的樣子,不由的「噗嗤」一笑,然後不知是想到了什麼,蓮步姍姍,步到了小太監的面前,彎下腰笑吟吟的打聽道:「可是與公主有關的事情?可是喜事?」

  若曦靜靜的在一旁看着,也沒有打斷她,由着她去問,但是心中自有自己的一番考量。

  小太監被她這一問,本不知該不該回答,又看公主的神情,分明是默許的,這要是再不說,真的就把公主給得罪,心下一橫,閉眼道:「也是喜事,也不是喜事,恕奴才只能說這麼,公主快跟奴才走一趟吧,皇上該等急了。」

  鯽錦見他把話說的模稜兩可的,還要追問,只聽「咯噔一聲」,原來是若曦將羽扇放在了桌上。

  她只好止住了話,不再追問。

  若曦站起身來,整理好裙裾,對她微微一笑:「我去去就來,朝堂之上,你不便跟去,好好的在若水宮等我。」

  鯽錦心中憂急,本想跟公主多痴纏一番,求公主將她帶上,但見公主面色淡然,又心知這是皇上的聖旨,猶豫了一番,終究是規規矩矩的道了聲:「諾。」

  然後,便眼看着若曦公主跟着小太監離去,留下一陣香風。

  小太監見若曦居然這麼輕易的就答應,沒有耍公主的脾氣,心裏默默的鬆了一口氣,是以一路上牽引着若曦快步前行,不敢有絲毫的耽擱。

  兩人步伐匆匆,片刻的功夫,已經來到了金鑾殿外。

  若曦看這金碧輝煌的宮殿,這個皇權的最高集中地,心知必定是有一場劫難在等着自己,不知這些大臣又要找些什麼法子磨難自己,不由的止住了腳,有些微的出神,旁邊的小太監忙輕聲的提醒道:「公主,已經到了,快進去吧。」

  若曦回過神來,看到小太監一臉的戰戰兢兢,不由的對他微微一笑,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