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宮冤案》[深宮冤案] - 第八章 替罪羊

  說是為了若曦清白出一份力,但是若曦心裏和明鏡似的,雖然這丫頭想着幫自己,不過更重要無非是她江湖中行俠仗義的故事聽多了,這次好不容易接觸到這麼大的案子,也就起了玩心了。

  若曦本擔心她會被捲入這個危險中來,死活都不答應,不過,在被蘇紫衣纏了幾個小時,若曦終於還是鬆了口。

  對於若曦的鬆口,蘇紫衣高興的俏臉微紅,哈哈大笑。

  蘇紫衣這麼誇張的表現,令得若曦後悔了。

  若曦看着景秀宮裡的小宮女都開始擠眉弄眼,死命憋笑的樣子,忍不住淡淡的嘆了一口氣,拉過身旁的蘇紫衣,道:「紫衣,我們是得了父皇的旨意在宮中查案,你實在是沒有必要……」

  見蘇紫衣一臉無辜的看來,她無奈的補充道:「實在是沒有必要男扮女裝,對吧。」

  說著,蘇紫衣直接伸手將她唇上貼着的小鬍子給撕了下來,蘇紫衣吃痛,「嘶」的一聲捂住了嘴,疼得呲牙咧嘴。

  若曦湊近了她,拍了拍她的肩,無情的告訴了她真相:「就算是你穿着男裝,大家也都認識你,不信的話,你看看這裡宮女的反應。」

  蘇紫衣聞言看去,只見周圍的小宮女都在捂着嘴偷笑,見她的視線投來,忙戰戰兢兢的站好行禮:「奴婢給郡主請安,郡主吉祥。」

  蘇紫衣的臉一下子就紅了,別過頭來,臉上還帶有一絲無辜,用只有兩個人能聽見的聲音小聲的嘟囔着:「宮外的那些畫本里都是這麼寫的嘛。」

  若曦剛要開口打趣她,就見剛剛派去內院搜查的刑部隊長急匆匆的朝他們走來,先是對她和紫衣請了個安,然後剛要給若曦身邊的江白畫行禮,就直接被江白畫打斷:「怎麼樣?是否查出了什麼?」

  隊長一愣,然後點了點頭,神情中帶有一絲欽佩:「稟告將軍和公主,除了麗妃的屍體,我們沒動,其餘死者的屍體,都被我們解刨了,死者的身上有盅蟲,而且,還有血掌印,無一例外,都被取了處子之血。」

  若曦心中暗道:看來,我和**哥的猜想果然沒有錯,真人有人用邪術在宮中殺人。

  此時,江白畫點了點頭,不再說話,而若曦淡淡一笑,然後對刑部隊長伸出了手。

  若曦手指修長,指節清晰,道:「死者丟失的耳環呢,找到了嗎?」

  若曦的語氣帶着一絲篤定。

  隊長擰着眉頭,似乎是思索了一番,然後慎重的道:「回公主,並未找到。」

  若曦顯然是沒有想到隊長會這麼回答,明顯有一絲詫異,好在他並未追問,而是對隊長說道:「我知道了,你們先下去吧。」

  隊長鬆了一口氣,帶着刑部的人匆匆離去,見刑部的人離去,若曦淡淡的挑眉,隨即看着欲言又止的江白畫和蘇紫衣,道:「我們也走吧,邊走邊說。」

  一走出麗貴人的景秀宮,走到長長的宮牆之外,蘇紫衣就急性子的問道:「若曦,你到底是怎麼知道的?你怎麼就知道麗貴人和小翠的身上都會有血掌印呢?而且…..還有哪個什麼處子之血……」

  提到處子之血,蘇紫衣的臉上帶着一絲羞赧,她雖然性格大大咧咧的,但終歸是金枝玉葉,一言一行還是要按照標準的淑女行事的。

  若曦早就料到了她會問這個問題,所以早有準備,但面對這個問題,她還是有些遲疑,猶豫了一番,只好簡短的說道:「女死者死相恐怖,必定是身體里有盅物所致,而且,她們的屍體,我和**哥之前就驗過,所以自然知道一些情況。」

  「巫盅之術?」蘇紫衣有些不解。

  蘇紫衣聞言大驚,要知道自古帝王對巫蠱之術都是異常的敏感,當朝皇帝自然也不例外,對巫蠱之術是嚴令禁止,一經發現,都是直接殺頭流放,這可是誅九族的大罪,居然還有人在宮中使這種巫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