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宮冤案》[深宮冤案] - 第九章 真兇現

  「速將此女捉拿歸案。」待得胡蓉剛要說話,忽然一個聲音厲聲喝道。

  胡蓉神色猛的一怔,隨即眼神變的漠然了起來,她緩緩的低下了頭,將差點說出口的話重新吞了回去,若曦本來差一點就要問出了真相,卻忽然被來人給攪和了,神色一凜,朝着來人看去。

  只見匆匆趕來的正是刑部的董大人,身後還帶着一批刑部的侍衛,聲勢浩大。

  在他走過來的同時,身後的侍衛已經走過來壓制住胡蓉,並將她團團包圍,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

  若曦卻絲毫不為所動,任憑董大人的手下將胡蓉捉拿,不發一言。

  董大人此舉也是冒險,雖然自己身為刑部的長官,有權利捉拿兇犯,但若曦深受恩寵,自己私自闖進他的宅院來捉人,要是得罪了他的話,肯定也是沒有什麼好果子吃的,這麼沉吟一番,也就滿面堆笑的對江白畫行了個禮:「公主,現在這個兇手投案,案子也就結了,恭喜公主擺脫嫌疑,洗清了冤屈。」

  若曦心中好笑,這個董大人,無非就是想早些結案,所以敷衍辦事,面上卻說的好聽,一副為自己着想的樣子,不過細細思索了一番,他說的也不無道理,只要這個案子結了,那若曦的冤情也完全洗刷了。

  既堵了丞相的口,也解決了這個事情。只是,那就無疑是放真正的兇手逍遙法外了。

  若曦沒有理會董大人,而是直接將視線投向了被壓制住的胡蓉,緩緩開口:「我再問一句,人是不是你殺的,你可要想清楚,如果你還是堅持最開始的說法的話,那就真的沒有辦法翻案了。」

  此言一出,所以的人都緊張的看向了胡蓉,董大人完全沒有想到若曦居然敢在自己的面前這麼問,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裡,又是緊張,又是羞憤,一邊死死的盯着胡蓉,一邊拿袖子擦着汗。

  胡蓉沉默了一番,還是抬起頭來,堅持道:「人都是我殺的,證據不是都被我上交了嗎?」

  董大人終於鬆了一口氣,聽她此言一出,直接氣急敗壞的嘶吼道:「直接將她拉入大牢,將案情結果呈報陛下,秋後問斬!」

  刑部之人聞言馬上聽令,就要將胡蓉拖走。

  但在此時,忽然有一凌厲男聲傳來:「且慢!」

  侍衛動作一滯,江白畫面色溫和,但眼神犀利,他似乎不準刑部的人,將胡蓉帶走。

  江白畫神色傲然,沒有理會胡蓉,而是直接走到了董大人的面前,冷冷問道:「董大人真的相信這個女子就是殺人兇手?可我怎麼覺得其中疑點重重。」

  雖然宮中眾人都傳言江白畫幫了若曦公主,以後的大將軍之位,可能不保,但董大人心中明白,無論怎樣,她終歸戰功赫赫的大將軍。

  於是,戰戰兢兢的回答道:「大將軍,此人的身上攜帶有所有被害宮女的耳環,證據確鑿,人肯定是她殺的無疑。」

  「哦?」江白畫劍眉一挑,而後問道:「那我只想知道,死去之人的處子之血呢?可在她的身上。」

  此言一出,董大人也意識過來不對,但是他又豈是泛泛之輩,心中思索一番,早有應答:「取走處子之血只是猜測,根本就沒有證據,而這些耳環,確確實實都是死者生前所有,這是確鑿而不可否認的。」

  見江白畫還要爭辯,他忽然用只有兩個人能聽到的聲音說道:「而且,這處子之血是巫蠱有關的東西,陛下,對此事是最為忌憚的,大將軍還是不要在旁人的面前再提這話,小心傳到了聖上的耳朵里多生事端。」

  若曦猛的後退一步,對他怒目而視,他卻絲毫不以為意,反而滿面笑容,一臉諂媚的說道:「屬下這可是為了公主與大將軍着想,此案一結,堵住了丞相的口,公主洗漱了冤屈,不是正合大將軍之意?」

  董大人心中明白,只要是這個胡蓉咬死自己就是兇手,這個案子也就結了,就算是大將軍江白畫再不滿也不能怎樣。

  見董大人如此大膽,一旁的若曦,不由得怒斥道:「董誠,你大膽!」

  但董誠絲毫不以為意,淡淡的道:「屬下告退。」

  隨即一揮手,帶領着刑部眾人離開。

  若曦恨恨的看着他的背影,氣的柳眉倒豎,雙頰殷紅,她拂袖坐至榻上,憤憤的看向江白畫:「**哥,你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