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千秋》[盛世千秋] - 第10章 未央的心事

茫茫的夜色中,

被寒風吹舞的飛雪,恣意碰撞着這世間的一切,像是一群天真爛漫的孩童。

但當這群孩童,見到那名站立雪中身着新綠色衣裳女子時,卻是輕輕觸碰了下她美麗的臉龐就迅速跑開,似是不忍多加打擾。

未央十指絞扣在一起,神情緊張,目光死死的盯着巷口的黑暗之處。

身旁,墨羽揮開亂竄到鼻孔的雪花,勸說道,

「未央,風雪太大了,你先回院中吧?你境界不高,可別感染了風寒」

未央搖了搖頭,「我不放心,我要等到公子回來」

墨羽看了看未央堅定的神情,無奈的嘆了口氣,只好拿出了殺手鐧,

「可你這樣站在院外,我也不放心去尋閣主不是?他走之前可是一再要求讓我保護好你。」

果然,一聽聞這話,未央立馬動搖了起來。

她看了看遠處巷口仍是一片寂靜的黑暗,遲疑的點了點頭。

「那我回院中等着,你快去尋到公子。」

說完,未央立刻轉身向院中走去,似乎一點都不想耽擱墨羽前去尋找謝漢行。

然而就在這時,只聞墨羽一聲驚呼,

「閣主!」

未央連忙轉身向巷口看去,待看清那道身影,看到謝漢行也看向自己,還衝自己一笑時,未央心中這時才終於鬆了口氣。

但,下一刻,謝漢行緩緩栽倒在了雪地中!

未央雙眸震驚的望着這一幕,連忙緊跟着墨羽的步伐跑了過來。

待來到近前扶起謝漢行時,她和墨羽這才發現,原來謝漢行的的鮮血早已浸透了衣衫,將那一片雪地染成赤紅。

巍峨矗立的天下樓主樓,

在最頂層七層,只有一間無比空曠的房間,房間裡布置簡潔,一眼望去,所有的一切都是一目了然。

這裡,便是天下樓樓主付羽平日里辦公的地方。

此刻房間內,昏暗的燭火映出了付羽陰沉的面色。

他的身後,是跪在地上的付西城付羽二人。

「兩個混賬東西!」

終於,壓抑不住怒火的付羽轉過身來,對着付西城付浩二人一人一腳,口中叱罵出聲。

付西城面色冷沉,硬挨着這一腳,默不作聲。

付浩倒是從先前嚇破膽的狀態恢復了過來,但看着面前暴跳如雷的付羽,畏畏縮縮,一時也是不敢再多說什麼。

「我需要一個解釋!」

付羽早已是察覺到了不對,為何今日的付浩會忤逆自己拒絕與長孫家的聯姻,付西城又為何選擇縱火殺人滅口,他們像是在害怕什麼?

付羽眼睛微眯,冷冷望着跪在面前的兩個兒子。

付浩神情畏懼,不敢作聲。

付西城倒是神色平靜,他抬起頭,靜靜的望着付羽,

「父親,三弟床上那個女子,孩兒也碰了」

付羽眉梢一挑,所有疑惑不解之處豁然洞開,但想到付西城一貫以來的表現,

「西城你怎會碰你三弟床上的女人?」

付羽頗為不解,按照他了解的付西城的性子,孤、毒、傲!

這樣的性子,又怎會看上一個別人睡過的女人?

付西城有些沉默的想了想,道,

「孩兒來此之前,發現我身邊常伴左右的一名侍衛,無聲無息的消失了」

「你的意思,這件事的背後,還有其他人的身影?」

付羽眼角眯起,心中已是有了一個答案。

付西城點了點頭,

「一切都太巧合了!

我在那名消失的侍衛的提議下,決定當時來尋付浩,又在見到付浩床上那名女子後,沒能控制住自己。

而長孫家,也不知從何處知曉的消息直接圍堵到了門前」。

「長孫家是從那名家丁的口中知曉的,也是我的授意,讓那名家丁配合赤血衛將人給綁走的」,付羽不動聲色的解釋道。

付西城神情一稟,

原來綁架長孫蘇婉,竟是父親默許之事!

難怪自己縱火滅口長孫蘇婉之事會讓父親如此不悅,想來原本是想要藉此事逼迫長孫家與付家聯姻。

付西城並不像付浩那般蠢笨,此刻脫離出原有視角,從付羽的角度思考,立刻便是猜出了付羽原本的打算。

但可惜……

「西城啊,為父和你一樣,也被算計了啊!」,

付羽神情晦暗的走到閣樓窗口旁,靜靜的眺望着漢行閣的方向。

「熬了一輩子的鷹,卻被這鷹,啄瞎了次眼。你說這鷹兒,還能留嗎」

付西城沉默不語,以此事看來,如若這一切從頭到尾都落在那謝漢行的謀算之中。

那麼此等對手,當真是他付家的生死大敵!

「明天讓他來見我吧……」

……

南槐巷,那座飛雪初停的小庭院中,北廂房裡,

謝漢行緩緩睜開了雙眼,他躺在一張柔軟舒適的床榻之上,面色仍舊蒼白。

手指似乎接觸到什麼東西,輕輕動了動,指尖傳來了一陣柔軟。

謝漢行微抬起頭,發現是未央將自己的手掌擱置在了她的臉龐上,而她枕在床沿已是睡着。

想來是等自己醒來等了很久吧!

謝漢行想了想,又是輕輕捏了捏未央的鼻子,這是叫醒未央最有效的辦法。

果然,下一刻,未央帶着一臉倦意的醒了過來。

未央看着醒轉過來的謝漢行,眼裡倦意一掃而去,面色驚喜,也忘了計較自己是如何醒來,

「公子,你可算是醒過來了,未央差點都以為你撐不過去了」

這話說的很是直白,甚至有些失禮。

但謝漢行並不在乎,他們這對主僕之間,向來沒那麼多規規矩矩的東西。

只以真心待真心!

「撐不過去了你還等我?」

劫後餘生,其實謝漢行此刻心中也是多了些喜意。

這次強開上五境元會的修為,跨越了一個大境界的差距,從一開始,謝漢行便做好了自己可能重傷甚至致死的準備。

眼下,謝漢行細細的感受了一番體內。

雖然境界從守恆境一路跌到了中五境第二境知玄,但好歹還是中五境不是,根基也沒有損壞。

這便是最大的慶幸了,謝漢行心中如是想到。

他看了看床榻旁的未央,話中有了些責備之意,

「如此寒冬天氣,這般睡着着涼了怎麼辦?」

「公子沒有醒來,若不在公子身邊守着,未央也睡不踏實」,未央悄悄看了眼謝漢行的神色。

但,此話方一說完,便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