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千秋》[盛世千秋] - 第1章 楔子·天下風雲(2)

p>「長公子」

名閱笑呵呵的喚道,一手攬住身邊隨行嬌俏侍女的纖腰,像是在用行為言說:好女色才是正常男人!

待謝漢行看來,名閱又輕抬着下巴,帶着幾分挑釁的眼神,道:

「也不知此番,若是天下樓二公子、四公子知道了」

「天下樓鼎鼎大名的長公子,與我這風雲樓的名先生背着天下樓私下裡有過一場密會。」

「不知他們……以及你們天下樓的那位老樓主會怎麼想?」

既是拉攏不成,名閱立刻改變了策略,選擇了對天下樓進行離間。

當然,這般說出來,名閱也只是想嚇嚇謝漢行,試試能不能以此讓他歸順風雲樓。

這樣樓主答應他的二十壇風雪釀也算是有了着落,他還是想努力一下的。

但其實名閱他也不敢在那天下樓二公子、四公子前露面,他的這條小命在長國還是很值些分量的,尤其對那兩位急於在天下樓樓主面前邀功的小公子來說。

至於謝漢行會不會被自己這般小伎倆嚇到,以名閱對對方的了解,答案是不會!

果然,謝漢行並沒有什麼驚慌的神色,他一副雲淡風輕的老謀深算模樣,彷彿一切都在他掌控之間的感覺。

這以往應該是自己表現出的樣子,此刻卻在另一人身上得以見到。

名閱覺得很是彆扭,感到有些待不下去,摟住侍女纖腰轉過身,便打算打道回府,徹底放棄了策反謝漢行的想法。

但就在此時,名閱聽聞身後輕輕一笑,

「名先生遠道而來,就這般離去了倒顯得謝某有些招待不周——不如這般,我給先生說個故事吧」,

謝漢行坐在輪椅上,十指交錯相合,淡淡望着名閱。

名閱眉梢一挑,停下了腳步,轉身望向謝漢行,

「不知長公子有何故事向某賜教?」

「賜教不敢當,只是些許長國趣事分享與先生罷了」,

謝漢行嘴角難得帶着些笑意!

不知是不是名閱的錯覺,他總覺得謝漢行看向自己的眼神中多了某種深意。

「請說」,名閱蹙了蹙眉,頗有些不解謝漢行突然說起故事是為何,又為何眼神頗有深意。

「長國有一郡,名征舒,地處偏遠,經濟落後,黎民受教化程度尚低。不知先生可有聽聞此地?」

謝漢行徐徐道來,神情帶笑,尚看不出是何用意。

名閱挑了挑眉,心想謝漢行這是在考校自己是否博學多知嗎?

可他不是都明確表示不會歸順風雲樓,眼下這般與自己談論這些是為何。

百思不得其解,名閱想了想,點了點頭,

「有所耳聞,聽聞他們信奉的是一個叫彝神的神明,有發生過不少聽起來不可理喻之事」。

名閱確實無愧余國風雲樓第一先生之名,即便是遠在敵國偏遠之地一個不起的小郡,對其社會風俗都有一定了解。

謝漢行笑意愈發明顯,就連名閱右手一直摟着的那名侍女都已經發現了謝漢行的這份莫名笑意。

更遑論名閱……

看着謝漢行嘴角所含的莫名笑意,名閱心底隱隱有了些不安。

雖然他不知謝漢行為何突然發笑,

但顯然,這份笑意,與他有關,可能不是什麼好事。

名閱一時未言,仔細思量着自己是否在這次暗中與謝漢行的接觸中留下什麼把柄。

卻是思前想後,未有明白。

這雖然是他第一次和謝漢行見面,但以往,作為兩國的外交代表,也沒少通過或信件或使者傳話的方式打過交道,與此次並無什麼區別。

所以謝漢行為何而笑?名閱隱有憂慮。

「不知先生可聽說過那裡的搶奪婚」,謝漢行的眼神藏着笑意望向名閱,目光隱有偏移,似是停留在脖頸之處。

名閱蹙眉稍稍思索了一番,憶起了謝漢行所說之事,

「有所了解,是那邊的習俗之一,男女結婚並非是靠正常的婚姻,而是以男性搶奪看上的女性通房完婚」

「最不能理解的是,你們那邊竟然還認為是合理合法的!」

名閱說著說著, 語氣不經意間多了點憤懣之意,似乎是指責謝漢行一般。

謝漢行並未在意,神情雲淡風輕,輕笑一聲,淡淡道,

「所以名先生回國的時候,一定不要路過征舒郡啊!」

名閱身旁的侍女一臉懵然聽着二人的聊天,好像如雲在霧一般。

征舒郡不是在極西之地嗎?余國地處東邊,怎會路過那裡?

侍女目光看向名閱,卻發現名閱此刻神色從未有過的冷寒,眼神中充斥的,是藏在冰冷之下的驚慌之意,怎麼都遮掩不住。

「雲兒,我們走!」

名閱的聲音響起,果真帶有幾分慌亂之下的輕顫音。

名喚雲兒的侍女懵然點了點頭,挽着名閱的胳膊,轉身出了謝漢行所居住的這座庭院。

中式復古廳堂中,一副繪有刀耕火種的屏風後,轉出了一名手托茶盤的秀美女子。

女子鵝蛋臉,遠山眉,樣貌溫婉,氣質極佳

她輕輕托起一盞茶,遞到了謝漢行的身前,餘光瞥了瞥廳門方向,

「公子,這般放他們離去,即使他們顧忌身家性命此刻不敢言到此之事。」

「可當他們回到余國之後,再以此事離間您和天下樓的關係該怎麼辦?」

謝漢行接過茶盞,抿了數口,沉默了一會,輕聲道,

「我和天下樓現在的關係還需要離間嗎?」

「這……」,未央一時無言

是啊,眼下天下樓老樓主付羽有意隱居幕後。

而樓主親生的二公子、四公子結盟似的與公子處處針鋒相對!樓中那幾位手握實權的付家長老,又是明確表明了會支持二公子付西城或者四公子付浩。

即便公子在天下樓基層的支持者達到了百分之八十以上,可長老會上能通過的政令,卻只有其他兩位公子頒佈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