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千秋》[盛世千秋] - 第2章 長公子劫財

所以即便公子在天下樓基層的支持者達到了百分之八十以上,可長老會上能通過的政令,只有其他兩位公子頒佈的。

可恨公子明明有那麼多救民的好辦法,卻是死死卡在了長老會這一步不得實施。

值得一提的是!

商朝實行的是區域官員自製制度,政令都是自己制定頒發的。

在商朝滅亡後,二國五家沿襲的仍是這種治理辦法。

而天下樓本身雖然只是一個對國主直接負責的機構,並不需要管理地方,但在渝州之戰後,

由於國主將渝州城分封給了天下樓,也就是如今的天下城,所以天下樓也就需要頒佈自己的政令來治理天下城這個地方了。

不過在未央看來很可惜的是……

天下樓本身頒佈政令的三位公子,由於長老會的阻撓而將自家公子排除在外。

但實際上頒佈政令的兩位公子,似乎在治理上的天賦一團糟糕。

雖然他們偶爾也知曉抄襲一下公子故意提交上去給他們抄襲的政令,但只要這政令不能給他們順便帶來什麼利益,他們就連抄襲都懶得抄襲一下,實在是有些無可救藥!

「倒也不必擔心!」

謝漢行輕輕一笑,目光若有所思的看向名閱離開的方向。

發覺未央有些疑惑,謝漢行並未多做解釋,將茶盞放回未央手中的托盤,輕笑道,

「放心,我有她的把柄了」

庭院外,帶着侍女匆匆而別的名閱神色不再冷寒,只是目中隱含的憂慮、慌亂之意始終揮之不去。

侍女雲兒察覺了這一點,看向名閱問道,

「先生,怎得突然心神不寧似的」

名閱停下了腳步,看了眼雲兒,想了想,聲音變得有些清麗道,

「那個謝漢行,應是知曉了我……我是女子之身」

雲兒驚呼,「什麼!」

意識到聲音有些過大,雲兒又連忙輕捂住嘴巴,

「先…殿下,他怎麼會發現的?你也沒露出什麼破綻呀」

雲兒邊說著,一邊繞着名閱轉了一圈,上下檢查了一番,確定並沒有表露出什麼女子特徵

就連束胸也沒有出現什麼問題,怎麼會被發現的

「這也正是我奇怪的,我明明什麼破綻都沒露出來,而且就見了一面,他怎麼會發現的」,名閱苦着臉,愁眉不解

雲兒仔細回憶着自家殿下和那位長公子見面的細節,卻發現連對方是何時發現,以及自家殿下是怎麼知道對方發現的,都察覺不出來

「殿下,他也沒說他知道了你是女子之身吧?」,雲兒疑惑的望向名閱

名閱嘆了口氣,伸出一根蔥白手指點了點雲兒的額頭,

「你啊你,下次被人賣了都不知道

那姓謝的幹嘛好端端的扯一個八竿子打不着的搶奪婚的地方習俗,更是叮囑我回國不要路過那裡

他有那麼好心嗎?擺明了就是在告訴我,他知道我真實性別了

之所以沒戳破說出來,只是因為他是想警告我不要想着用離間計這種辦法來離間他和天下樓了

不愧是老謀深算謝漢行!本殿下不過見了他一面,他就發現了這個本殿下藏了三年的秘密!」

名閱看起來很是憤憤不平,努力想着該怎麼扳回一局來。

而雲兒此刻聽完名閱的解釋,終於對發生的一切明白了過來

「啊?那怎麼辦啊殿下,你隱姓埋名喬裝打扮好不容易才混進風雲樓做到如今的位置,樓里那些老傢伙要是知道了殿下你其實是女子之身,肯定會嚷嚷着要罷免你」

名閱倒是看起來不慌不忙的,很是淡定,

「莫慌,姓謝的只是想拿這個要挾我不要想着離間他們,所以只要我們不主動去離間他們,姓謝的肯定不會主動說出咱們的秘密。」

雲兒一聽,好像確實是這麼個理,不愧是咱們家殿下,這時候都一點不帶慌的,雲兒帶着星星點點的眼神崇拜的看着名閱。

要是殿下真的是男兒身該有多好

名閱之所以隱瞞性別以男兒身行走天下,混跡風雲樓中,便是因為這天下間,對於女性是有很多下意識的質疑心理。

且看朝中官員,軍中將領,無一不是男子。

這不是能力大小,而是思維固化,他們下意識就會覺得那是不對的,就像你走路先邁左腳還是先邁右腳。

其實哪只腳都可以,但如果從沒有人先邁左腳,你先邁了左腳,然後所有先邁右腳的就會覺得,你這是不對的,不應該這麼來。

至於理由,他們會說上上上句。

而如名閱的這般情況,隱瞞性別混跡入風雲樓,一旦暴露這個秘密,更有殺頭風險。

「但……」,名閱輕哼一聲,

「本殿下藏了三年的秘密被他就這麼發現了,都說名閱風雲、漢行天下,那是齊名的天下奇男子!

本殿下定是要重新扳回這一局,不能就這麼忍氣吞聲了!」

「殿下,他們說的好像是漢行天下 ,名閱風雲。仄平仄平,這樣才對……」,雲兒超小的聲音響起

「啊啊啊!雲兒你還是不是我的人了!」,名閱十分抓狂

……

渝州橋,

天下城外近郊用以渡過渝水的長橋,此橋寬十丈,橫跨百丈江面,以榆木配以榫卯工藝建成。

橋底江水波濤滾滾,竟是連一艘渡船的影子,都無法在這段江面看到。

這般湍急的流水,莫說普通人,便是下五境的修行者落入其中,多半也是凶多吉少之事。

此方天地,修行之法自古傳來,經歷漫長歲月的修撰,如今之修行境界劃分為下五境、中五境、上五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