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千秋》[盛世千秋] - 第3章 奴隸社會

遠處,名閱不動聲色的探聽到這些人的商議,心底更加的感到詫異

這些人聽聞是姓謝的要銀子,怎麼一個個都迫不及待送錢似的

「憑啥?我怎麼就沒有過這待遇」

「殿下,你在嘀咕什麼呢?」,一旁的雲兒悄悄問道

雲兒沒有易容,方才就一直站在名閱身邊。以長公子的身份,身邊隨行一個侍女,並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所以也不需要掩飾什麼

「沒啥,既然是打着姓謝的名號劫財,那就要劫的乾脆徹底」,名閱回了個自信的小眼神

「好,劫它個徹徹底底!」,雲兒認真的點了點頭

「長公子,這是二十三兩七分,您收好」

沒多久,許志平便是回到了名閱這邊,雙手捧着收集來的碎銀,臉上掛着諂媚的笑容

名閱眼睛一亮,伸手一佛便是將銀兩捲入了袖中

又是兩小壇如花釀,此行雖未成功,拿不到樓主所說的風雪釀,但能買兩壇如花釀倒也算沒白來一趟

名閱看着眼前的許志平,眼神愈發和藹起來

但這樣的眼神卻是讓許志平愈發感到不安

「那個……長公子」

名閱未語,眼裡多了些疑惑

「那個貨物是發往風雲城的,挺……挺重要的」

名閱眉梢一挑

原來這姓謝的名頭也沒那般好用嘛

「嗯?我不是說了我要了,你有什麼意見?回去告訴你家老闆,有問題讓他來找我」

名閱瞪了一眼,裝作要發怒的樣子

許志平果然被名閱這幅樣子嚇到了,說話都開始哆嗦了起來

「可……可是」

「有什麼可是的?」,名閱神色中故作起不耐煩之色

許志平回頭看了看身後,被油布緊緊蓋住的一眾貨物,苦笑道,

「這些貨物都是飛燕脂、金步搖、雲霞衣等一些特殊的女子用品,雖說也有些價值,可…長公子您要它作何用啊?」

在許志平想來,自己這般解釋了,長公子應該就會放棄索要這些貨物了吧

畢竟這些東西男子買了不外乎都是送給心儀女子的,可據他們老闆福如海所說

長公子並無什麼心儀之人啊,平日里都是深居簡出的,身邊貌似只有一個侍女

想到這,許志平看了看名閱身旁的雲兒

發覺其眼神放着一種綠光,不是對自己,而是看向自己身後的那些貨物

許志平露出了恍然之色

心中大呼原來如此

果不其然,本來面上還有些怒色的「謝漢行」,在聽聞許志平話語後,

臉上只剩了藏不住的驚喜之色

「果真?打開讓我看看?」

名閱可太清楚這些東西的價值了,就說她所認識的,可是有不少氏族的千金小姐願意千金購一份飛燕脂、金步搖、雲霞衣的

那已經成為天下女子心中的最高規格的奢侈品了

不過名閱倒是不缺這些,對這些她也不是很感興趣

但她現在缺錢!

名閱彷彿已經看到了喝不完的如花釀正在和她雙向奔赴着

至於風雪釀,那是些稀罕玩意,不是錢能買到的

許志平暗自輕嘆了一聲,算了算了,想來老闆知道了是長公子要走了貨物,應該也不會怪罪自己

許志平帶着名閱走到了馬車旁,看向名閱問道,

「公子,這些貨物您需要送到哪裡,我們直接運過去吧」

名閱挑了挑眉,心想那自是不能讓你們送的,不然我這假身份豈不是暴露了,那還怎麼坑那個姓謝的,

「咳咳,不必,我自有辦法」

說完,只見名閱又是走至了馬車近前,揮袖一拂,貨物便是消失不見,只余空蕩蕩的馬車和那塊本是防雨的油布

許志平心底一凜,更加不敢多言

不愧是長公子,這等空間寶物都能擁有,據說這可是上五境第四境太虛境強者方能煉製的寶物

片刻後,渝州橋上,

寒冬飛雪飄零,

商隊眾人望着「謝漢行」黑衣長髮帶着侍女遠去的背影,總覺得有種說不出的荒誕感

神秘的長公子竟是被他們今日遇見了,更加難以置信的是,還被長公子收了波保護費

「咦,長公子怎麼去的風雲城方向?」,這種荒誕的感覺在許志平的心中愈發強烈

「頭兒,咱們現在咋辦?」,許志平身旁一個隊員問道

許志平看了看那名隊員,嘆了口氣

「身無分文,能咋辦,當然是回去了」

「……」

公元七三二年至今,天下局勢總體和平,眾諸侯國皆大力發展經濟,用以補充軍費。

既是發展經濟,那麼眾諸侯國之間的商品流動也就不可避免

天福商會能夠在數年間迅速崛起原因的其中一部分,也正是依靠對他國走商的模式

天下城,謝漢行所居的庭院中,

這棟庭院並無什麼出奇之處,在諾大的天下城中,基本是隨處可見的形式

但因為謝漢行的原因,這塊地方被劃分為了戒嚴區域,尋常人不得入內

廳堂中,送走名閱二人後,謝漢行陷入了長久的沉思中

侍女未央靜靜的候立一旁,安靜凝視着自家公子側臉的輪廓,不作打擾

不知過了多久,

突然,謝漢行雙手扶住木製輪椅的扶手,竟是直接站立了起來

未央未有驚訝之色,只是問道,

「公子,不繼續隱藏了嗎」

謝漢行作為名滿天下的天下樓第一公子,天下人對他的印象都停留在了謀略之上

在這些年間,天下總體局勢雖是和平,但偶有的小規模戰爭總是不可避免

在為謝漢行所指揮的那幾場對金家的戰役上,皆是以長國一方大獲全勝收尾

而關於謝漢行本人究竟實力如何,世人皆是不曾知曉一星半點

不過,天下樓里的人都知道,

謝漢行自小體弱,無法修行,之所以能成為第一公子,靠的便是這些年立下的軍功。

但實際上,整個世間,只有謝漢行和其身邊親近之人知曉

自家公子不僅擁有修行天賦,而且極高。

但公子一直不曾表露這方面的能力,至於原因,據公子所說

在天下樓樓主付羽的眼裡,他只是一柄好用的劍。

如果有一天付羽發現,這柄留在身邊的劍能對自己造成威脅,那麼他就會徹夜難眠,除之而後快。

「已經五天了」,謝漢行搖了搖頭,緩步走到了廳前,望着庭中無根而來隨風亂舞的飛雪,心境晦暗

此前,天下樓中,樓主付羽隱居幕後, 二公子、四公子聯合長老會一眾付家派系的長老,將謝漢行排擠到了政治邊緣

其後,二公子、四公子多番以出格的手段針對謝漢行,但天下樓樓主付羽皆選擇了視而不見

即使此番,四公子已是開始用買兇殺人的手段,明面上致使了謝漢行雙腿重傷

依舊不曾聞得天下樓樓主付羽言說半句,便是連看望公子一趟都不曾

名為義子,實則心患大敵吧

「公子……」,未央望着謝漢行的背影,眼底說不出的心疼

自家公子為天下樓這些年做了多少事情,立過多少功勞,未央一清二楚

她相信那位天下樓樓主也必然是一清二楚

但可惜,即便公子幾番藏拙,那位天下樓樓主還是對公子起了忌憚之心

明面上藉著隱居幕後為由不管樓中事務,實則暗中教唆天下樓眾人排擠打壓公子

「無妨」,謝漢行笑着擺了擺手,「此番想來,付羽當年所承諾之言,不過一句空談罷了」

「那我們如今該怎麼辦」,未央眼中的擔憂難以掩蓋

謝漢行沉默良久,轉身望向已默默追隨在自己身側五年的溫婉女子,輕鬆一笑,

「出去走走吧,賞雪」

……

寒冬臘月,天飄飛雪,

謝漢行依然是那身簡單的黑衫,身邊跟着溫婉的女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