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千秋》[盛世千秋] - 第4章 試算天下樓

許志平感覺一陣牙酸,老闆怎麼還這樣?

但想了想,五十兩也不少了,除去分給兄弟們墊上的那些保護費,也還能剩些銀錢

「謝過老闆」,許志平高呼一聲,便準備伸手接過賞賜給自己的銀兩。

但就在這時,

「老闆!老闆!長公子來了白玉堂!」,一個商會夥計高喊着跑了過來,停在了庭院中

廳中幾人皆是一愣,許志平更是滿腦袋問號

長公子?長公子不是過了洛河橋往風雲城方向去了嗎?

福如海也是愣住了,

長公子?許志平不是說長公子出去了嗎

福如海喝住了院中夥計,

「此事當真?」

那夥計連忙點頭,

「當真!當真!張掌柜正在接待着長公子呢,命我來稟報您」

福如海眼神銳利了起來,看了眼許志平,立刻朝外走去

步行一半又停了下來,回頭看了看許志平,

「賞銀十兩」

言罷,揚長而去。

只餘下一個許志平呆立原地,嘴角無意識的扯動着。

白玉堂內,

琳琅滿目的首飾前,未央停在了售賣發簪的地方

按理說,如今天下最風靡的首飾,莫過於白玉堂出品的金步搖了,其做工精緻,尾帶流蘇,走起路來確實顯得十分好看。

但未央卻是不喜歡這種簪子,用公子的話說,金色的簪子太俗了,配不上她的氣質。

當然,未央也知道那是公子的玩笑話,金步搖能那麼火是有它的道理的,只是說不適合自己罷了。

未央玉指捻起一枚玉石發簪,對着銅鏡戴好,又細細打量了一番,這才看向謝漢行,「公子,好看嗎」。

謝漢行正低頭打量着手裡的一支金步搖,聽聞未央的呼喚,抬頭望去。

只見未央正巧笑嫣然的站立在那裡,白色的玉石發簪點綴在她的髮鬢上,彷彿掉落凡塵的溫婉仙子,遺世獨立。

謝漢行笑點了點頭

「姑娘當真是天仙般的人兒啊,難怪能得到長公子青睞」,白玉堂掌柜在一旁笑道

畢竟是讓謝漢行撐傘的人兒,張日升竟是下意識將未央當成了謝漢行心儀的女子,大加稱讚。

此言一出,未央雙腮立刻飛滿了紅霞,低下了目光不敢再看向謝漢行,低聲對張日升解釋道,

「公子憐惜罷了,非是青睞於我」

雖說平日里公子縱容,但未央卻也明白,以自己的身份做出這般舉動,是十分不妥的,畢竟公子還尚無心儀之人。

這一點,朝夕相處服侍謝漢行的未央十分清楚,又怎能因自己而讓公子的名聲受損。

聽聞未央這般解釋,這般語氣,張日升也是立馬驚醒了過來,明白原來謝漢行二人是主僕身份,連忙補救道,

「竟是小的誤會了公子,還請公子原諒」

謝漢行擺了擺手,「無妨」

謝漢行舉了舉手裡的那支金步搖,笑問道,

「掌柜你這裡只有這一種顏色的金步搖嗎?」

張日升愣了愣,仔細想了想,

「金步搖就是金色的呀」

「有其他顏色的!」

張日升話語剛落,便聞一道洪亮的聲音傳了進來。

眾人循聲看向門口,便見一身金絲錦衣的福如海,從門口龍行虎步走了進來,目光如電,神色銳利掃視着人群。

但在看到了謝漢行身影的一瞬間,臉上又堆起了熱情的笑容,連忙小步跑到謝漢行面前。

雙手作揖一拘到底,口中高呼,

「福如海祝長公子壽比天長,萬壽無疆,財源廣進,身體健康,千歲千歲千千歲!」

商鋪夥計一副果然如此的意味深長神色,未央也是頭次見到這種陣仗,小嘴微張看看謝漢行又看看福如海,總覺得發生了什麼她不知道的事情。

此刻,謝漢行嘴角不經意的微微抽搐了幾下

行,以後對福如海這名字有印象了。

這見面禮節太過浮誇,浮誇到讓他也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回應。

謝漢行點了點頭,轉移話題道,「你剛說有其他顏色是哪些顏色?」

福如海也不在乎謝漢行是否回應自己,見謝漢行向自己問話,連忙熱情回道,

「是這樣的,長公子,金步搖我們一直都是用黃金製作的,所以暫時只有這一種顏色。

但既是長公子想要其他顏色的金步搖,我們白玉堂就可以為公子特殊……」

福如海商酌着用詞,一直不知該怎麼形容

「定製?」

謝漢行隨口問道

福如海眼睛一亮,這個詞好!

「對!就是定製,為長公子特殊定製!」

謝漢行心中暗自感嘆,這個世界語言文化好像真的不怎麼樣。

到這個世界五年間,遇到過數次類似的事情。

明明一個詞語就形容貼切的事情,在這個世界幾句話都說不明白。

謝漢行輔以「鼓勵」的眼神看着福如海,多番點頭表示肯定。指向未央髮鬢上那枚白色玉石發簪道,

「可以以銀絲代替流蘇,以白色玉石雕琢代替金色鏤空小球,做出來的步搖應該也十分好看,更顯清雅」

聽完謝漢行的描述,福如海眼睛一亮,因為他已經敏銳的察覺到了謝漢行所描述的是一種十分可行的方案,眼珠一轉

福如海又道,「既已不是金片製作出的發簪,想來金步搖這個名字已是不合適,不如長公子賞賜一個名字?」

說完,福如海又是深深一作揖。

謝漢行眉梢一挑,詫異的打量了幾眼福如海,第一次認真記住了這個人。

名人效應都用起來了?這天福商會的老闆想法還真挺超前啊。

回首看了看正四下打量各種樣式發簪的未央,謝漢行輕輕一笑,看向福如海道,

「這簪子定製出來了就叫未央搖吧」

未央一愣,回眸望向謝漢行,眼中漣漪閃動,雙腮淺粉,嘴角多了幾分掩不住的笑意。

福如海大喜,連忙又是一揖

「多謝公子!」

這時,

福如海聯想到謝漢行要走那一車金步搖等貨物的事情,偷偷看了眼謝漢行身旁的未央,福如海『懂事』的沒有多問。

他覺得,長公子謝漢行之所以劫走那般多的女子首飾衣物妝品,定是送給不同的紅顏知己!

眼前這位長公子身邊的姑娘,應該只是表面的一個!

果然!論懂長公子,還得是我福如海啊!

福如海暗下決心,自己一定買通長公子的所有紅顏知己。

這樣吹出來的枕頭風才足夠大,足夠強不是?

可憐謝漢行天下第一公子之名,卻在這一刻起,悄然默化向天下第一風流轉變起來。

好笑的是,當事人,還蒙在鼓裡!

而這一切,自然皆拜那位第一先生,名閱所賜!

具體如何,且看後事。

……

天下樓,並非真的只有一棟樓。

嚴格來說,天下城中心那片方圓十里的地盤,都是天下樓。

其中樓閣林立,建築鱗次櫛比,一副氣派堂皇之象。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