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千秋》[盛世千秋] - 第6章 圍堵奉浩閣

……

天下樓佔地方圓十里,其中除去自不必談的主樓天下樓外,另有三閣六榭。

六榭是六個分工負責天下樓不同事務的分組織,如負責對敵滲透的水榭,負責戰爭情報收集的紅榭。

至於三閣,

一閣為奉浩閣,一閣為勉西閣,還有一閣便是漢行閣,分別屬於三位掌管天下樓諸多事務公子的區域。

漢行閣,天下樓樓群南部,高五層,佔地七丈方圓。

平日里雖也是燈火通明的樣子,但天下樓內部人員都知曉,

自樓主付羽隱居幕後之後,長公子便已不再常駐漢行閣,要想有事稟報長公子,需得前往南槐巷的那座小院。

箇中原因,天下樓內部人員之間也是傳出了數個版本。

有說長公子是看上了鄰家的一位姑娘,這才日夜守望在身旁,以感動姑娘之心。

但這種說法很快就被否認了,因為還是有不少人知曉的。

謝漢行五年前便住在那座小庭院了,而不再來漢行閣卻是去年年中開始的事情。

又有說長公子是身有傷病,故而要休養一段時間。

這個版本倒是得到了大多數人的認同,畢竟長公子前些年事必躬親、兢兢業業的樣子,他們也都是親眼所見,身體勞累出了什麼傷病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他們能做的就是期盼老天爺能夠早點讓長公子休養好傷病,回到天下樓主持政務。

以往謝漢行主持政務的時候,付西城、付浩基本處於乾瞪眼的狀態,跟在身後倒也蹭了些兢兢業業的好名聲。

但眼下,謝漢行在天下樓長老會中被邊緣化,付西城、付浩開始主持政務。

這短短的一年多以來,已是被天下樓下面的內部人員背地裡罵了個半死。

這時候,他們就會愈發懷念起謝漢行主持政務的那些年。

漢行閣五層,

朝西邊的欄杆前,

謝漢行一襲黑衣如隱於夜色,往日披散的頭髮今日竟是束起,配黑金頭冠,丰神俊朗的樣貌,時隔日久再一次肆無忌憚的展露出來。

他目光平靜的看向遠方,那裡是奉浩閣的方向。

奉浩閣前,長孫廣牧已是堵在了奉浩閣的門口,有不少天下樓的內部人員都遠遠觀望着,看出來了這位長孫家主似乎是有些來者不善。

此刻,長孫廣牧看着攔住他的這位奉浩閣管家,長孫廣牧強忍住怒火,

「長孫家,長孫廣牧,有急事求見四公子!」。

這位管家並不知曉赤血衛綁回來的便是長孫家的千金,因為長孫無忌的緣故,對於這位長孫家主,管家反而頗為客氣,

「長孫家主,公子正有要事,此刻見不得啊」。

在管家想來,他也不好直白的說自家公子在做那男女之事,說到這份上,長孫廣牧應是明白自己意思的。

但讓管家不曾預料的是,此話剛落。

長孫廣牧不僅沒有平靜下來,反而更加怒火中燒,甚至一把將自己推開,直往樓上闖去,但所幸被其他侍衛所攔。

管家面色又驚又怒,

雖說你長孫家是背靠着長孫無忌,但長孫無忌還不是天下樓的臣屬,你一個小小家主怎敢對公子如此不敬!

這位管家多了幾分威脅的語氣,

「長孫家主,這裡是奉浩閣,不是公子或樓主允許,擅闖此等重地那是要殺頭的!」

「是嗎?殺頭?真的好嚇人的手段啊!

……」,

長孫廣牧突然平靜了下來,眼神銳利的直視着這位管家,

「我只問一句,我女兒,長孫蘇婉……是不是在這!」

到底形勢不比人強,眼下先將女兒救出來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後面,自然有慢慢算賬的時候。

長孫廣牧做了這麼些年的家主,也並非胸無溝壑之輩,只是今日之打擊讓他一時亂了方寸。

「什麼!長孫蘇婉?」

管家神情一震,立刻聯想到了今日赤血衛綁回來的那個女子,穿着確實頗為華貴。

但付浩一直以來擄掠進奉浩閣的家族千金不在少數,管家也就沒有放在心上。

此刻細細想來,腦門上隱隱有了些冷汗。

公子與長孫無忌雖是平級關係,但說到底年紀尚淺,再加上長孫無忌手握兵權,所以其實公子要比長孫無忌的權威弱了太多。

眼下更是自知自家公子理虧在先,管家說話再不敢那麼硬氣,

「長孫家主,這其中定是有不少誤會的!我這便派人上去通報公子,您且稍待!」

漢行閣,溫婉嫻靜,換了一身新綠色衣裳的未央,看着奉浩閣下發生之事,眉梢多了些疑惑,

「公子,長孫廣牧大庭廣眾之下如此堵住奉浩閣的門口要人,那位付樓主怎麼還不出現」

一襲黑衣的謝漢行,雙手扶欄,手指無意識的敲擊着,餘光瞥了瞥天下樓的方向,

「局勢尚未明朗,那隻老狐狸是不會急着露頭的」

未央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看了看奉浩閣的方向道,

「公子,長孫蘇婉不會有什麼危險吧?」

謝漢行神情雲淡風輕,雙手負後,言語很是平靜,彷彿一切就該是這般,

「付浩生性其實就在一個貪字,貪財、貪色、貪權,其實骨子裡怯弱的很,他不敢殺人的。倒是……」

不知為何,說完此話,謝漢行眼中第一次多出一種,叫做憂慮的東西。

未央並沒有聽清謝漢行最後二字,她回眸凝望着謝漢行,那一半隱於暗夜的容顏,五官輪廓依然是那般立體,充滿了毅力感。

但,在未央看來,

天下樓這五年,似乎將公子改變了不少。

他更加的從容、穩重,也學會了隱忍。

但同時,心中又好像多了些冷漠和孤單。

但不管謝漢行變成了什麼樣子,未央都會堅定的站在他身側。

因為五年前那破碎世界中闖入的救世主,已是讓她心底默默發誓定追隨其一生。

奉浩閣頂層,

床幔半開,房間中瀰漫的淫靡氣息愈發厚重。

透過床幔縫隙可見的,是二男一女顛鸞倒鳳的場景。

兩頭放縱本能支配身體的野獸,神情興奮而瘋狂!

「砰砰砰!」

急促的拍門聲響起,其中一頭「野獸」像是恢復了些許神智。

「誰!」

聲音十分陰冷,充滿了漠視之意。

「二公子,你快叫叫四公子吧!大事不好了,長孫家堵上門來了!」

門外傳來侍衛急迫的聲音

長孫家?長孫家堵上門來做什麼?

此刻,付西城尚且不知,這正被他**的少女,就是長孫家的千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