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千秋》[盛世千秋] - 第7章 徹底翻臉

付浩看了看付羽,對於他這位父親,付浩倒也沒那麼畏懼,神情頗有些不情不願的走了過來,衝著長孫廣牧敷衍一禮,

「是付浩失語了,還望長孫家主不要放在心上」

長孫廣牧聽完付浩這敷衍了當的道歉之語,面無表情。

轉身對付羽又是一揖,道:

「廣牧只為要回被綁架的小女」

付羽呵呵一笑,

「廣牧兄此言差矣,想來也只是年輕人之間的小打小鬧罷了,怎可用綁架形容」

說完,眼神又瞪向付浩,

「浩兒,你是否是喜歡上了長孫家的千金?若真如此,為父倒是能替你向長孫家主提親,付家長孫家能喜結良緣也是一件善事。」

長孫廣牧沉默不語,女兒失蹤已過去了這麼久,那付浩又是如此衣衫不整的模樣,一切怕是木已成舟。

如這位付樓主所言,趁此機會兩家聯姻,確實能保全長孫家之名聲。

但對他女兒來說,屈辱未洗,公平何在?

遠方,

籠罩在夜色中的漢行樓上,

未央有些擔憂的望向謝漢行,問道,

「公子,若長孫家答應了付羽提出的聯姻,這兩家豈不是徹底綁在了一起,那我們的計劃不是就全盤落空了。」

謝漢行凝望着遠方天下城的繁華景象,

燈火長龍,錦盛花繁

他淡淡問道,

「你覺得長孫廣牧會答應嗎」

未央想了想,若有所思道,

「應是會的吧?這些大家族一向都十分看重自己的名聲,而付浩長孫蘇婉二人又有了男女之實」

謝漢行點了點頭,

「即便兩家都答應了,付浩一定不會願意的」

未央神情詫異,有些不明白原因。

這時,身後忽然傳來了腳步聲。

未央回頭看去,便見一英武男子,身披黑袍從樓梯處走來。

「墨羽?你從風雲城回來了?」

這英武男子便是謝漢行秘密組織的聽風閣首領,未央自是認識的。

而且平日里墨羽一般也是追隨在謝漢行身邊,二人還頗為熟絡。

墨羽點了點頭,笑了笑,

「回來有幾天了」。

「有幾天你怎麼不……」

「事情如何?人都撤離了嗎?」

未央詫異的看向打斷自己說話的謝漢行,

公子可是從來都不會打斷自己說話的,今日這是怎麼了?

不過未央也沒有多想,只當是謝漢行要問的事情比較緊急。

聽聞謝漢行提及正事,墨羽正色道,

「閣主,所有參與此事的人員都已撤離了天下樓,我已經按照閣主的吩咐,將他們安排到余國各個城池中發展情報去了,主要去的是風雲城。」

謝漢行點了點頭,輕聲道,

「肉已經丟下去了,只等這頭病虎衝天一怒了」

奉浩閣四層樓梯口處,燈籠下有些昏暗的光影里,

一身藍色浮雲紋錦衣的付西城腰間挎劍,衣衫齊整的出現。

迎面所見的,是兩名常年追隨在付浩左右的赤血衛。

「二公子!」,兩名赤血衛此刻也是注意到付西城的身影,紛紛見禮道。

對於這位以陰狠毒辣而出名的公子,赤血衛等人也是畏懼十分。

但眼下,這位公子竟是十分和善的笑望着他們,

「三弟床上那個女人是你們綁回來的?」

兩名赤血衛有些不明所以,出於畏懼,加上他們也知曉自家公子向來是信任這位二公子的。於是點了點頭,

「是的」

「只有你們兩個出手綁的?」,付西城繼續和善的笑着。

「是的」

一位看似頗有主見的赤血衛拱了拱手,多解釋了一句,

「那女子雖是長孫家的千金,卻疏於修行,僅僅只是下五境的境界」。

付西城走上前,拍了拍這名赤血衛的肩膀,笑着誇讚道,

「你很好」

兩人有些面面相覷,天下樓里,何曾聽聞二公子會誇獎部下?這可是十分殊榮的事情!

一時間,兩名赤血衛的目光更加尊敬了起來。

便聽付西城又道,

「我和三弟都要下去一趟,你們去五樓看好那個女人,不要讓她出了房門。」

「是!」,兩名赤血衛應聲答道,聲音洪亮。

付西城單手挎劍,一臉欣慰的看着他們,催促道,

「去吧!」

兩名赤血衛不疑有他,轉身便邁上了樓梯。

「鏘!」

樓道昏暗的燭光似是搖曳了一下,復又平息。

「鏘錚!」

付西城右手一震,鮮血灑落,劍歸鞘中。

回頭看了看已是倒在血泊中的兩名赤血衛,付西城忽是一笑,心覺赤血衛這個名字取得實在應景!

他隨手丟下一個泛着火苗的木折,淡然離去。

奉浩閣下,

付浩此刻也是明白了付羽的意思,這是要他將錯就錯,認下來這事,娶長孫蘇婉為妻。

但,

付羽一想到自己剛剛還和大哥付西城一起**過那長孫蘇婉。

若是他娶了這樣一個女子,以後他還怎麼在大哥面前抬起頭來,所以他自是不願的。

又想起下樓前付西城的叮囑,付浩拱了拱手,道

「回父親,付浩並沒有喜歡上長孫家的千金,更沒有見過長孫家的千金」

付羽神情嚴厲了起來,目光冷寒,沉默盯着付浩良久。

付浩被看的渾身都不自在,他自以為神不知鬼不覺的安排赤血衛綁人,除了他自己沒有任何人知曉。

但其實,這一切早就落在了付羽的眼中。

那女子便是長孫蘇婉之事,也是付浩一早就知曉的。

只是長孫無忌一直以來為防朝堂忌憚,數次拒絕付羽提出的聯姻之意,這讓付羽有些失去了耐心!

今日聽聞手下稟報此事,一番思量,付羽覺得也不失為一道好棋,這才選擇了視而不見。

但讓他怎麼也沒想到的是,付浩竟會拒絕!這是為何?他不是一向很聽自己的話嗎?

付浩正欲呵斥付浩兩句,眼角餘光便瞥見了出現在付浩身側的付西城。

付羽神情一稟,

西城何時來奉浩閣了?

但見付西城衣冠整潔,鬢髮未亂,付羽稍稍鬆了口氣。

只見付西城一臉淡然的走來,行至近前,依次向付羽行禮,又對長孫廣牧拱了拱手,道,

「長孫家主,我可以為付浩作證,付浩今日一直與我待在一起,也確實沒見到長孫小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