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千秋》[盛世千秋] - 第9章 天地玄力

漢行樓上,

謝漢行一臉凝重的望着這一幕,這應是他的失算,他沒想到付西城會直接火燒奉浩閣,沒想到付西城想要殺人滅口。

的確,火燒奉浩閣,留不下一絲痕迹,這確是可行之法,以生命為代價的可行之法。

「不能再等了,墨羽,借你黑袍一用」,思慮良久的謝漢行沉聲說道。

墨羽一驚!

「閣主,您又要動用那道秘術?」

謝漢行點了點頭,神情有了些隱隱痛苦之意,

「我不允許再有人因為我的錯誤而死了」

世人皆是不知,以謀略聞名天下的漢行天下長公子謝漢行,其實還是一位守恆境的中五境修士,在剛滿二十歲這個年紀便達到了守恆境,其天賦不可謂不高絕。

但其實墨羽還知曉一件事,兩年前,閣主已經歷過一次境界跌落。

而境界跌落的原因,便是使用那道秘術。

說是秘術,其實就是閣主所修功法「死生同」的特殊效果。

它能夠讓修士在短時間以損耗修為的代價,同時透支一定生命力,而爆發出超越一個境界甚至數個境界的修為實力。

但越階的時間越久,境界越多,其反噬的後果便越是嚴重。

上一次,閣主不過越了一階境界,維持了一炷香時間,便導致了原有境界跌落了一境。

而這一次,若想擁有搭救長孫蘇婉的實力,閣主起碼得達到上五境第一境元會境的級別。

這中間可不僅隔着一個無涯境,那是中五境和上五境的天塹之分!

墨羽一陣沉默,輕輕解下了黑袍,披在謝漢行身上替他系好。

他知道這次謝漢行付出代價恐怕會很嚴重,嚴重到讓此時的他不敢去想像。

但他沒有選擇勸阻什麼,作為屬下,他不需要質疑領袖的決定。他要做的,僅僅只是追隨左右。

「閣主,我該在何處接應您」,墨羽輕聲問道。

「如木巷吧,如果一切順利」

如枝葉脈絡般的血色紋路,自謝漢行脖頸處慢慢往上攀爬,原本陽剛俊朗的容顏,此刻多了些邪異之感。

與之相隨的,謝漢行身上的氣勢越來越厚重。

直至某一刻,

謝漢行的身周忽然出現了如紅、如綠、如紫、如白的肉眼可見的玄力。

那是遊離在天地間的自然玄力,為謝漢行調動顯化出來。

謝漢行取出了一張銀色面具,回頭看了看樓上,未央正大喊「公子公子」奔下樓梯,想來應是注意到了奉浩閣的大火。

謝漢行沖墨羽輕輕一笑,

「算了,我自己回去就行,你護着未央」

……

奉浩閣五層,

渾身疲軟,眼神有些空洞的長孫蘇婉,強撐着身子,站了起來。

她看了看身後一片凌亂的床榻,此刻,她只想離開那骯髒的地方越遠越好。

周圍一圈,已是被大火包圍。

炙熱的溫度,無時無刻不衝擊她蒼白的臉龐。

她不覺得害怕,相反,她覺得這些火焰很是親切。它能終結一切的骯髒,包括自己。

這是一種解脫,她這般安慰着自己。

但……沒有人能面對生死真正從容。

這世上尚有很多令長孫蘇婉眷念的東西,儒雅關懷的父親,和藹的爺爺,溫柔的母親,爽朗的兄長,還有淘氣的總惹自己發火的弟弟。

現在想來,卻是如夢幻泡影,一朝遠去。

長孫蘇婉癱坐在地上,放聲哭泣起來。

但就在此時,

一陣磚瓦碎裂的聲音自頭頂傳來,將長孫蘇婉嚇了一大跳,她以為是頭頂的木樑已經坍塌在大火之中。

她抬頭看去,果然看見一團黑乎乎的東西直落了下來。

長孫蘇婉在這一瞬間里唯一能想到的事情就是閉上雙眼,這樣能讓她對死亡的恐懼減少一些。

一秒,兩秒,好像沒什麼動靜?

「長孫蘇婉?」,一道男子的聲音響起。

長孫蘇婉睜眼看去,原來剛落下的黑色身影是一個人,一身黑袍看不出樣貌,不過聽聲音是個男子。

下一秒,她忽然反應過來了什麼,連忙遮住了身體上一些關鍵的地方,這是下意識的行為。

但一想到今日自己所遭遇之事,她的心中又湧起了無盡的麻木,將手臂放了下來。

隨後,長孫蘇婉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是我」

隔着面具,謝漢行靜靜與長孫蘇婉對視着,久久未語。

謝漢行解下了身上的黑袍,仔細的裹在了長孫蘇婉的身上。

從頭到尾,他的眼神很平靜。

除了一種隱隱的憐惜,長孫蘇婉並沒有察覺到其他情緒,即便在這個男人面前的,是自己**的身體。

這讓長孫蘇婉心中的戒備稍稍減少,任由着這個男人用黑袍將自己緊緊裹嚴實。

「我帶你出去」,男人的話語隔着那道銀色面具再度傳出

沒有解釋原因,沒有解釋目的,但長孫蘇婉沒緣由的相信了!這男子真就是來救自己出去的。

眼前男子從天而降的手段,在落下後,連房中的火焰都是違反常理的退避三丈之外。

這一切,讓長孫蘇婉明白,這是一名上五境的強者,她真的有了逃離這裡的希望!

但這一刻,她猶豫了起來。

「我不想走」,

她像試探自己一般說道。

「好」,出人意料的,這位男子既不驚訝也不意外,既不勸解也不多言。

他點了點頭,轉身便要離去。

這讓長孫蘇婉有些措手不及,

「哎,你等等」,她忙叫住謝漢行。

「哦,是了,不走的話衣服還我」,謝漢行轉回身來,伸出了手,像是真的這般覺得似的。

長孫蘇婉呆立了兩秒,似乎想像不出為何這麼一位上五境的強者,行事會這般的……古怪?

聽其聲音,明明應該很是年輕才對。

「我跟你走」,這一刻的長孫蘇婉終於下定了決心。

「嗯,那就抓緊我」

果然,這男子還是一副不驚不訝的語氣。

但長孫蘇婉想不到的是,這一切,都在謝漢行的預料之中,這是一種關於人心的揣測。

長孫蘇婉走到了謝漢行身旁,看了看抬頭問道,

「抓哪裡?」

「抱腰」,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