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於七十年代》[生於七十年代] - 山窮水盡的情人節

節後第一天上班,辦公室里除了保潔員,一個人都沒有。嵐嵐這才想起來,劉燕莎跟她老公去外地的婆家過年了,要過了元宵才返回。

開電腦草草查了下郵件,各條戰線都挺安生。左右無事,她挽了袖子開始大張旗鼓地整理堆積了一年的舊文件。

臨到中午,卻接到曹宇翔的求助電話。這個可憐人初四就開工了,在德克的新車間裝一套檢測設備。因為有幾件專用工具拉在辦事處了,央嵐嵐替他送一趟。

嵐嵐雖然為了相親的事跟他正鬧着彆扭,但她是個識大體的孩子,況且隔着電話她都能輕而易舉地想像出曹宇翔是怎樣一副笑容可掬的神態,所謂伸手不打笑面客,架不住他馬屁狂拍,也就勉為其難地答應了。

早春的街上,陽光明媚,嵐嵐的心情卻夾雜着期待與矛盾,她不覺想,也不知徐承上班了沒有?這趟過去,會碰上他么?要是碰上了,是熱情點好呢,還是冷淡點好?自己究竟是希望碰上他呢?還是不希望碰上他?

腦子裡亂得什麼似的,她忍不住嘆了口氣,想起自己勸徐承的那句話: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擾之。

自己不就是個典型的例子么?

說來說去,這事還得怪曉筠,要不是她出的那個餿主意,自己能這麼魂不附體,神不守舍么?

胡思亂想間,已經到了德克門口。嵐嵐下了的士,又在門房處登了記,這才提着工具往廠區走。剛到三車間門外,正好碰見曹宇翔從裏面晃出來,穿着MS的標準作業服,胸襟和袖口處依稀還沾了點黑黢黢的油漬,她是個心軟的人,想想工程師也是真辛苦,本來路上想好要搶白他幾句的,這時候終究沒好意思說出口。把工具遞給他,也不急着走,問:「就你一個人在忙?」

「一個人?那我得干到什麼時候!還有倆兄弟在呢,要不要進去看看。」

「好啊!」嵐嵐閑着也是閑着,經常去客戶場地看看也是老闆對她工作的要求之一。

一路往裡走,曹宇翔見嵐嵐東張西望、心神不定的樣子,遂快人快語道:「放心吧,在這裡碰不到姜偉。他一般不會出沒在這塊土壤上。」

嵐嵐被他一提,立刻表情尷尬,她哪裡是在提防此人啊!可是被曹宇翔這麼一說,倒是勾起了舊恨,狠狠白了他一眼。

曹宇翔此刻方醒悟自己是那個置她於難堪的罪魁禍首,趕緊揮舞着手表態,「嗨!我早看出來了,這種人心術不正,老想着釣大魚,我看他且有得飄呢!咱不跟他一般見識!」

什麼叫越描越黑,這就是了!

「現在搞得象明白人一樣了,早幹嘛去了?你是不是故意把我往火坑裡推啊!」

「哪能呢!」曹宇翔咧着嘴乾笑。

瞅着嵐嵐對自己的怒目而視,曹宇翔覺得還是免開尊口為好!

場地上倒也有條不紊,各種部件都歸置得整整齊齊,工具擺放和區域劃分也都符合安全操作的規程。曹宇翔聽到嵐嵐的稱讚,立刻涎着臉湊上來道:「好好幫我們在老闆面前美言幾句哦!就照您剛才那幾句話說就成!」

嵐嵐未及開口,手機就響了起來。一看屏幕上顯示出來的居然是徐承的名字,心跳明顯加快好幾拍,暗暗告誡自己,「淡定,淡定!」

深吸一口氣,然後才緩緩接起來,很鄭重地「喂」了一聲。

曹宇翔在旁邊看着納起悶兒來,小丫頭是接誰的電話呢,譜擺這麼大?

「我剛才好像看見你了。」徐承的聲音聽起來很輕鬆,含着一絲淺微的笑意,沒事人似的。

很顯然,他是徹底忘記自己的承諾了。這令嵐嵐覺得氣惱,冷淡地說:「是啊!我來你們公司辦點事兒。」

「那麼,中午一起出去吃飯?」

「不用了,我今天很忙的。」

口氣過於僵硬,徐承立刻聽出來了,頓了一下,笑着說:「對不起啊,小師妹,我假期沒在家,所以……」

嵐嵐心裏打了個咯噔,難道自己那點心思就這麼輕易被他窺破了,臉無端有點紅,聲音便不由自主軟下來,「什麼呀!我早就忘了。我今天是真的很忙。」

徐承忍着笑,悠悠地問她,「你忘了什麼了?」

「就是你說請……呃……我……」嵐嵐猛然間頓悟,立刻語無倫次,捉襟見肘,羞極而惱,也就不藏着掖着了,「你請我吃飯的事唄,出爾反爾!」想起這個心事重重的假期,她那幾分本就沒有平息下去的委屈一下子又全都浮了上來。

聽着她既難堪而嗔怨的口吻,徐承不知怎的心底竟有些柔軟,也就不好意思再逗她了,輕咳了一聲道:「再忙飯總得吃吧。你在哪裡?我半小時後過來找你!」

事實上,這頓飯嵐嵐早已盼得望眼欲穿,所以,最終結果自然是趙嵐嵐同學投降。

半小時後,徐承準時出現在他們的工作場地,微笑着跟每個人都打了招呼。曹宇翔訝然,「喲,徐經理跟我們嵐嵐認識啊!」

徐承笑着解釋:「我們是校友,今天正好有機會,過來請她吃飯呢!要不,大家一起去?」

嵐嵐斜眼看他,但見他嘴角帶笑,眼眸清亮,倒是一副挺真誠的樣子,不像在敷衍,心裏頓時泛起一陣彆扭的小波浪,她可不想兩個人的約會變成大眾聚餐。

曹宇翔客氣着道:「謝謝徐經理的美意,只是我們任務緊,不方便出去吃。再說,哪能讓你請我們呢!該我們請你才對!」轉頭吩咐嵐嵐,「你好好招待徐經理,留着餐票,回來找我報銷!就這麼說定了啊!」

好險!嵐嵐舒一口氣,對曹宇翔甜甜一笑,「知道啦!」

徐承帶着她去了附近的一家粵菜館,打車過去八分鐘就到。節後第一天,客人不多,稀疏散落在大堂的各個角落。

嵐嵐心情相當好,吹着暖風,喝着香茶,聽徐承解釋着假期爽約的原因,「去西雙版納玩了一趟,年初二出發的,遊人真多,不過景色很不錯。」

「哇!西雙版納!好地方啊!」嵐嵐交口稱讚,冷不丁又來了一句,「你——一個人去的?」

徐承手上把玩着擱筷子的小瓷架,鬱郁地「嗯」了一聲。

這個年徐承過得相當落寞,父母跟兄長都沒回國,自己跟俞蕾又正鬧得僵,一下子淪落成了孤家寡人。以前還有過不少關係很鐵的同學跟朋友,但隨着工作的變遷和年齡的增長,越來越疏於聯絡。僅剩的幾個例如富大明之流,也不可能在這個節骨眼上撇下家人陪他一個大男人聊天解悶。於是,徐承在獨自度過了大年夜和年初一這兩個本該熱鬧非凡的日子後再也無法在清冷的家裡呆下去,年初二一早就擇了個旅行社遠赴雲南遊山玩水去了。

嵐嵐卻是聽得心花怒放:一個男人,假期獨自出去旅遊,這表象背後隱藏的深層含義是什麼?

答案自然已經不言而喻!

萬里長征的第二步——搞清徐承現在的個人狀況!在此時的趙嵐嵐看來,已是大捷在望。

想到這裡,嵐嵐眉宇間的笑意再也無可抑止地蕩漾開來。嘴上卻不無遺憾地說:「唉,那麼漂亮的地方,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有機會過去呢!」

啜了口茶,徐承放下自己心裏的不快,轉而笑着打趣她,「跟姜偉撒個嬌,讓他帶你去不就行了?」

「嗯?」嵐嵐一時沒反應過來,眼睛吧嗒吧嗒地眨了好幾下,突然明白了,臉一下子緋紅!

二師兄的眼睛還是一如既往的毒辣!本以為那天在茶館邂逅的事並沒被他撞破,想不到他早已瞭然在胸。

「我,我跟他……」嵐嵐艱難地啟齒,實在有種說不出的難堪,「我們沒成。」咬咬牙,乾脆再補上一句,「他沒看上我。」

徐承一愣,這個結果他着實沒料到,在他看來,象趙嵐嵐這麼可愛的小女生,應該只有她甩了別人的份兒,哪裡可能會倒過來?!而嵐嵐臉上的羞赧之色立刻讓他心生懊惱,乘着上菜的當兒,趕忙熱情地拿公勺給她碟子里舀了幾勺,「陳皮燉鴨,這裡的招牌菜,你多吃點兒。」

嵐嵐點頭,俯首默默地吃着熱氣騰騰的菜,心情卻不再似剛才那般明快,因為被徐承冷不丁勾起了挫敗感。

接下來,美妙的雲南風光也未能挽救熱意消散的氣氛。徐承看着嵐嵐眼裡流露出來的黯淡,那道在心上划過的懊惱便愈加深重起來。他不習慣眼前這個鬱鬱寡歡的趙嵐嵐,在他的記憶里,她永遠都是活潑好動的,沒有半分安靜下來的時刻。以前,每到聚會,他都很享受邊跟人敷衍聊天,邊有意無意追隨她神采飛揚的笑臉,然後,在適當的時機,悄然涮她兩把。看她在別人的笑聲中後知後覺地翻着眼睛琢磨自己話里的涵義是他那時最為開心的時刻。而當她領悟出來他的戲謔後,最多也只是狠狠朝他瞪幾眼,回上幾句毫無殺傷力的埋怨。

那時的趙嵐嵐多皮實呃!可惜,人似乎只要年紀一大,甭管是誰,都逃不過那一道道世俗的煩惱!

嵐嵐的心情終於在徐承說出的一句話後徹底多雲轉晴。

「我在Z市已經沒幾個可以聯絡的朋友了,你算其中一個,以後要是有空,可以經常出來一起坐坐,聊聊天。」

徐承說這話時也是真情實意的,相知相交的同學朋友大多散布在祖國的天涯海角,還有若干甚至流落海外,而他又向來把同事跟朋友的界限劃得很清,即使工作中會遇到彼此欣賞的人物,也因為顧忌利益、立場等關係無法深交,這不能不說是遺憾。

趙嵐嵐又是他認識的人中性子最爽朗的一個,與她相處無需多費心思,她自己就能把自己逗得樂樂呵呵的,所以徐承不得不承認,在朋友的範疇中,她是自己很鐘意的那一類。

而趙嵐嵐卻把這禮貌的客套當成了某種暗示,試想,兩個未婚單身青年,有了這句名正言順的邀請,有什麼可能性是不存在滴?!

飯畢,徐承又搶着把錢給付了。

嵐嵐嘟嘴抱怨:「說好了我們公司請的嘛!我回去曹工又有的說我了。」

徐承笑着道:「現在又不是在公司,而且咱們吃飯也不是為了公事。」他拿皮夾在半空中點了點嵐嵐,「記住,就我們倆的時候,我永遠都不是你的客戶。」

嵐嵐愣愣地聽着,然後緩緩咧嘴而笑,「那是!俺記住啦,二師兄!」

「還二師兄啊?」

「記住啦,師兄!」嵐嵐的聲音愈加清脆甜美。

兩天後,這頓飯被嵐嵐以誇張的形容向董曉筠作了彙報,儼然是勝利者的口吻,洋洋自得。

董曉筠卻沒她那麼樂觀,「他又沒直接明了地說沒女朋友,或許剛好跟女朋友正鬧着彆扭也說不定呢。我看你呀,還是慎重點兒,摸清了對方的底細,再投入感情為妙。」

嵐嵐對她的潑冷水行徑很不以為然,「天大的彆扭也不能大過年的犯擰啊!再說了,感情這事又不是自來水籠頭,哪能說放就放,說收就收呢?」

「你的意思是,」董曉筠緩慢低語,「你已經陷進去了?」

嵐嵐愣住,「我這麼說了嗎?我哪有?!」

董曉筠呵呵樂道:「哦,那就好。」她沒繼續跟嵐嵐在這個問題上糾纏,因為她打電話是為了另外一件事,只不過一上來,嵐嵐就迫不及待地先跟她交待了一番自己的「進展」。

「哎,有人給我介紹了個朋友,北京人,是個律師。」

嵐嵐深感意外,同時又替她高興,董曉筠自從遭遇那段暗戀挫折後,感情上一直油鹽不進的,難得她肯出去接觸人了,立刻興奮地嚷起來,「啊?那很好啊!對了,人怎麼樣,帥不帥?有啥閃光點沒有?」

「就見過一面,長得倒是不嚇人,也挺沉穩的。就是話不多,感覺有點悶葫蘆。」

嵐嵐訝然,「不會吧,律師哎,靠嘴皮子吃飯的,居然會沒話講?」

董曉筠笑了笑,「也許在庭上把話都講完了吧。不過也沒什麼不好,我不喜歡話太多的男人。」

她這麼一說,嵐嵐立刻想到魏峰似乎也是這德行,台上滔滔不絕,台下寡言少語,甚至還有幾分靦腆。她暗想,曉筠不會是準備找個替身吧?

當然,她也僅是想想而已,沒敢把這話當玩笑來講,董曉筠什麼都好,就是會在某些地方莫名執着。

「嗯,我們倆終於再次步調一致了,好好努力吧!」她慷慨激昂地總結陳詞。

董曉筠在電話那頭笑,帶着幾分惆悵。想當年兩人在學校,也是幾乎在同一時間段有了心上人的。當嵐嵐心事重重地告訴她時,董曉筠立刻惴惴不安,唯恐兩人喜歡的是同一個人,那該多彆扭啊!

幸甚至哉!嵐嵐心儀的那個人既不是魏峰,甚至不是董曉筠第二念頭猜到的徐承,居然是院里某個平常不太惹人注目的男孩子。雖然兩人最後的結果有點令人哭笑不得,董曉筠還是覺得嵐嵐比自己幸運,因為她其實並沒有真正愛上過。

沒有真的愛過,就不會真的受傷。

趙嵐嵐覺得事情正在朝着好的一面迅猛發展。跟徐承首次會餐後的半個月里,她又借各種名頭約了他三次,除了有一回他工作特別忙沒能成行,其他兩次都積極赴約了,席間也相談甚歡,雖然無關風月。

好事往往成雙。

節後開工第二周,嵐嵐就收到一個三月底在新加坡舉行的售後服務技巧及管理培訓的邀請,後勤部門在全國共有三個名額,老闆趙麗文鑒於嵐嵐的勤勉,給推薦上了。這種培訓通常是放鬆身心的一種方式,尤其對非技術人員來說,實在是個公費旅遊的好機會,難怪劉燕莎一聽說就酸不嘰嘰地嘆她好福氣。不過她羨慕也沒有用——即便把機會給劉燕莎,她也不會捨得去,她是那種一天看不見孩子就要失魂落魄的女性,這個會連頭帶尾巴的,得差不多四五天。

一年一度的情人節即將來臨。

去年的這段時間,嵐嵐記得自己是唱着劉若英的那首歌長吁短嘆地度過的,「喜歡的人不出現,出現的人不喜歡……」

可是今年,心態變了,狀態也就完全兩樣了。她——有了一個夢想!

當然,這個夢想既不宏偉,也沒有難到高不可攀的地步——她只是希望能跟徐承在情人節那天有些個節目。

雖說兩人目前的關係還沒到談情說愛的地步,趙嵐嵐的勇氣也沒有足夠大到在情人節那天來個倒追行動,主動表白。可憑白放過如此曖昧的一天委實說不過去,更何況今年的情人節居然是在星期六!

周末,絞盡腦汁的嵐嵐借故又去了趟德克,然後非常「偶然」地遇到了徐承,又裝出「想起了什麼」的神情,很「隨意」地遞給他兩張電影票,「我們公司發的,有得多,我就給你留了兩張。」

徐承把電影票來回翻看了兩遍,「明天晚上的,什麼電影啊?」

「《大城小事》,黎明跟舒淇演的,聽說不錯。」

「文藝片啊!」徐承的口氣笑笑的。

嵐嵐咧嘴道:「人偶爾也是需要培養一下浪漫氣質的嘛!」隔了一下又狡黠地補充,「你可以帶朋友一起去哦!」

徐承暗暗苦笑了一下,抬頭問:「你去不去?」

嵐嵐密切關注着他的神色,此時立刻興奮地眨了眨眼睛道:「當然!」

她統共買了四張票,給徐承的是中間的兩張,所以,不管到時他坐在哪張位子上,都逃不過她趙嵐嵐的「陰影」!

徐承想了想,明天反正也沒什麼事,去就去吧,於是道:「行啊!不過我也沒什麼朋友可以帶過去,到時候跟你坐一塊兒得了。對了,你們辦事處的人都去嗎?」

「哦,那個可不一定,我們那兒你也知道的,沒幾個人。」嵐嵐信口謅道,反正黑燈瞎火的,誰認得誰啊!

這事兒就算是敲定了。嵐嵐一路哼着小曲兒出來,在廠區草坪上居然跟姜偉狹路相逢。

離得遠,要刻意避開也是有時間的,但此時的嵐嵐正士氣高漲,況且她也想不出自己要溜之大吉的理由,真要論理,也是他「無理」在先呢!

所以,當半垂着頭不知在地上搜羅什麼寶藏的姜偉來到跟前時,她大大方方地叫了一聲他的名字。

姜偉有些詫異地瞅了她一眼,立刻認出她是誰了,俊氣的面龐上飄過一絲淺淡的尷尬。措手不及地應了一聲,正打算駐足再客套幾句,嵐嵐已經笑眯眯地跟他揮手道別了。

在門崗處退訪客牌時,她的餘光瞟見草坪上那個偉岸的身影還杵立在原地,朝着自己這邊頻頻張望,她挑了挑眉,利索地登記完了走人,心裏兀自奇怪,第一次看見他時還覺得特別光輝,特別遙不可及,怎麼剛剛那一照面,自己一點心跳加劇的反應都沒有了?

可見相貌多半也是受人的主觀因素引導的。

唉,這回是徹底再見了,帥哥!

中午去飯廳用餐,在一群年輕人嘰嘰喳喳的討論聲中,徐承才幡然醒悟明天竟然是轟轟烈烈的情人節!

他本來就沒有多少浪漫細胞,現在俞蕾又不在身邊,哪裡有閒情逸緻去理會這個洋節日。

回辦公室的路上,徐承開始心不在焉。情人節了,甭管之前兩人關係有多僵,也總得有所表示,況且這也是個不錯的尋求和解的由頭。只是如今兩人一個在東,一個在西,想送束花都傷腦筋。

不過,只要是徐承想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