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或元神》[神或元神] - 第1章 或者……然後

abc 萬年前

當世界還是一片混沌時,盤古蘇醒了,他開天闢地,用自己的軀體化為天柱,創造了世界,神也隨之到來,尋找自我般的生活在這個世界;但直到這一天……

「饕餮!!!」,「哆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麒麟!!!」,「嗚哩嗚哩嗚哩嗚哩嗚哩嗚哩嗚…….」

只見一金一紅兩個身影在那互相用雙拳轟擊,你一下,我一下……好不容易停了才下來

「為什麼,為什麼要偷襲我們!」,那金色身影不解的叫道

「麒麟!你永遠不會明白的」,那紅色身影回答道

「明白什麼啊?我不知道你到底在說什麼啊」,金色的身影問道

「麒麟,這很不公平,很不公平啊!!!只要獲得你的力量,我就可以……」,說著,只見那紅色的身影飛快的沖向了金色的身影並把他的身體給刺穿了,好像在吸收着什麼

「你想都別想,啊……!!!」,於是那金色的身影便開始發出強光

「你難道想把你所有的光紋都聚集在自己的身上自爆嗎?那樣,你就算轉世了,你的光紋也不再屬於你……..」

「那又何妨,只要我可以不讓你再錯下去,什麼條件我都接受……呀!!!」

「轟!!!」,響徹雲霄般的一聲巨響

……

「或許我讓你倒退了時間,我們然後還能夠一起好好的活下去……」

「麒麟 ! ! ! 」

(一陣白光過後)

世界被那強烈的衝擊給震得形成了板塊漂移,於是世界大洲被分成了三個大洲,人類也因為女媧而漸漸出現在了南原等地

……

現在, 在南原的一個小鄉村的大宅子里,鄧家的一位少年從睡夢中蘇醒了,正想起床的,就在這時,有一個人闖了進來

「或然小公,該起床了,你應該不想受老爺的點罵吧?」

「啊?!老羅,我叔回來啦?」,那少年驚奇道

「是啊,再不起來老爺就要來啦,到時候……」,可還沒等老羅說完,那少年就不知何時跑了出去

……

那少爺來到大祠堂,看到了一位略顯年輕且頗有有書香氣的男性,便開口說道:「叔,您可回來啦」

那位先生見了,輕聲的說:「禮梅,幾次了,都說了要衣着得體,等你準備好再來找我」

「好嘞!」,於是少年就跑了出去,進了沐浴房,洗了一番,等出了沐浴房,才發現此人眉清目秀,年齡十四,身高一米七四,他就是本部的主角——鄧或然

……

「叔,怎樣」,鄧或然發問道

「打理好就行」

「對了,叔,小侄有一事」,等『叔』說完,他於是單膝下跪並雙手抱拳問道

「何事」

「那個,我已經十四歲了,同齡人甚至都可以發動元神了,那我……」

「一派胡言!!!我鄧家有什麼留不住你,哈?!」,那先生不知為何很非常生氣

「叔,別生氣」

「有那個多餘的『僕人』幹嘛?」

「對…對不起,打擾您清靜了,小侄告退」 ,說完,鄧或然離開了

「怎麼辦,怎麼辦,我難道就這樣浪費了這輩子?…….不行!」 只見鄧或然飛似的離開了鄧家,「你不讓我去,那我就自己去」

地點來到村東頭,難怪鄧或然會找叔叔,原因就是這舉行召魂;對了,所謂元神,據傳說是每代仙人、仙獸、仙物隕落時的軀體,後被擁有相同精神的凡人所擁有,該軀體可以使用前生的能力

「名字?」

「鄧或然,字禮梅」

「禮梅?你長得好看就當是女孩啊?還有,你這個頭,多少歲了?」

十四歲」

「十四?!就長這麼高」

「沒辦法,家裡遺傳的」

「姓鄧?鄧起濤的侄子吧?好,那進來吧!」

鄧或然進了廟裡,只見一個十字陣和一個元士

「來,小子;過來,站在這陣上」,鄧或然站了上去,只見那元士發動元神,過了不久,陣上的光芒四射,那元士看了也吃了一驚

「這…….難道是………天哪,這個村子裏出了一個天元的元神,好,那讓我看看你元神的英姿吧」

「啊……啊」鄧或然痛苦的叫着

「馬上,馬上,就好」那元士安慰道

啊! ! ! ! 」一陣光過去,一個金色的元神出現在鄧或然的身後;那元神的手指到手肘都長滿了金色的鱗片,其餘的部位都有附着鎧甲

「天哪!我給這個元神命名為……命名為『光天兵』!!!」

鄧或然剛剛才緩過來:「光天兵?」

「對,你的元神的名字是『光天兵』」

就在鄧或然思考這名字好不好時,那元士就邊跑邊說:「我現在就叫村長把你保送到城裡的學院里」

……

「呵呵,我也擁有元神了,還是天元,叔要是知道了,一定讓我去的…….好,等我學業有成,一定好好報答你們」,鄧或然笑着走向鄧家的路

鄧或然剛到家,鄧起濤就找了上來:「禮梅,去召魂了?」

「是的,叔」

「好,我讓你去,去了就不要回來了!」,那先生越說越煩

「什麼,為什麼,我的天資那麼好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你還小,什麼都不懂」,『叔』還是在苦口婆心的告誡道

「不,我懂,我長大了,我想要成為像父親一樣的……」『啪』一巴掌打在了鄧或然的臉上,「為什麼,為什麼啊?我從小喪父,是您一手把我養大,我有機會報答您,可您……」 「夠了!!!」叔說,於是乎鄧或然眼含着淚,奪門而出走了

也才剛出去沒多久,老羅就不知什麼時候找到了鄧或然:「小公啊,你怎麼還生上氣了呢?」

「老羅,你不懂,他可要斷我的路」,鄧或然坐在石頭邊悶悶不樂道

「你怎麼能這麼說呢?算了,反正老爺也同意了」

「是啊,要和我斷了關係…….」

「誒!小公,這話說不得啊」,老羅趕緊止着道,「那你又明白老爺為什麼不讓你去嗎?」

「成為元士光宗耀祖,有什麼不好的」,鄧或然不服的說

「嗨(嘆氣),你還是不明白,老爺呀,老爺早就把你當成他的親兒子了啊」

「那他…….」

「老爺只是不想讓你落到個和你父親一樣的下場」

「叔叔他…….」

「小公,馬車馬上就來了,老爺也準備了你的東西,具體怎麼做,想必你也清楚」,等到老羅說完,鄧或然就立馬跑回了家,在這個過程中他覺得時間變得緩慢,不過他還沒有發現,『光天兵』已經出現在自己的影子里

「叔叔,是我不孝,是我不懂事,但我還是要見到您,與您做道別」,鄧或然心裏想

三下五除二就到了鄧宅,宅外果然有馬車

「叔…….叔叔」,鄧或然把臉跑紅道

「你回來幹什麼,我已經和你斷絕了…….」

「叔叔,我是來和你道別的」

「快走,馬車就要……」

『砰,砰,砰』鄧或然磕了三個響頭,「叔叔,等我學業有成,一定回來看望您,再見!」,說道完別後他就走了

「再….見」,鄧起濤心裏想,「禮梅,你長大了」

隨後,鄧或然上了馬車,老羅在裏面說起叔叔的吩咐:

1.在學院里,不能暴露自己(禮梅)

2.在學院里,不能彰顯自己

3.在學院里,盡量不要發動元神,在危機的時刻才可以發動,我已經和那裡的校長聯繫好了,他會教你知識和發動元神戰鬥

4.在學院里……..(以下的都是在學院的小事)

說著說著,就到了學院,剛下馬車,迎面走來了一人:「你就是鄧家的小子嗎?」

鄧或然一看,拉着老羅小聲說道:「老羅 他是誰?」

「是哈姆萊特的分校長」,老羅也小聲的回答道

「小子,你跟我過來;我帶你去考試和魂查」,悄悄話間,那分校長來到了跟前

「哦,來了」,鄧或然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