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或元神》[神或元神] - 第2章 不服

在浴室里,鄧或然剛睜開眼睛

「或然,或然」(極其魅惑)只見一位藍頭髮的少女裸着看向鄧或然,鄧或然嚇得把眼睛遮住

「或然,看看我呀?看看我呀?……..」

「不………」鄧或然從夢中驚醒「呼!還好是夢,嚇死我了」

正是早上

「對了,今天放假,該去分校長那學習能力了」

鄧或然邊洗漱邊想「不過,昨天夢裡的女的好像在哪裡見過,算了,先去分校長那」

校長室在大會議室旁邊,正要到的時候……

「嗨!鄧或然,你來校長室幹嘛?」

鄧或然回頭看,是擁有一頭藍發,黃眼的女孩

「啊,沒事,過來轉轉」,說著鄧或然的眼睛不自覺地向別處瞟去

「真的嗎?你的眼神在告訴我,你在撒謊」

「哪有,哪有」………..此人正是蘇沐純,是幾天前讓鄧或然差點被暗殺的人,長相十分迷人

「喔!我還有一點事,先走了!」鄧或然迅速的拉開話題跑了,因為直覺告訴他,這女孩很危險

等蘇沐純走遠,鄧或然才敢回來,進入校長室

「哎呦!你可算來了」

「不好意思,在來的途中發生了一些事………」

「好了,來發動元神;我雖然是外院的校長,但是我教人還是有一套的」

鄧或然發動了元神

「嘗試着在元神身上的某個部位上灌輸精神力,比如手上」

「哦!我開始了」,只見『光天兵』的雙手發光,漸漸的完全覆蓋在手上

「呃….已經無法再灌輸精神力了」

「那就試試讓它發射出去或保留在手上」

「好!我試試」;只見『光天兵』的拳頭向前揮去,那凝聚在手上的光化為拳頭飛了出去,飛到了校長室的牆上,速度快不說,威力相當於『光天兵』出拳的四分之三

「我的牆面啊」校長抱頭痛哭不過立馬就笑着說:「好,我給你的這個能力起名為光拳,怎樣?你的元神類型也確定了,是全能型」,「不錯,不過這牆……..」

「沒事,就一面牆,哈哈哈,哈哈哈………………」(笑着笑着分校長哭了)

「沒事的話呢,我就先走了,哈哈哈……..」,說完,鄧或然就跑了只留下分校長在那哭

回到宿舍,葉鑫焦急的找來「鄧或然,你惹了什麼事了?」

「沒有啊!發生了什麼?」

「二年級的黃德找你決鬥!」

「什麼?黃德是誰?……等等,找我決鬥?」

「沒錯,還是在明天!」

「哦,明白了」這時鄧或然顯得很冷靜

「怎麼辦,怎麼辦……..」,而葉鑫卻還在為鄧或然擔心,因為如果輸了,全年級的資源會被搶奪

「真是送上門啊,那就讓他們好好見識一下我的厲害」鄧或然微笑的說他想起之前老師在課上說的保送內院的事,「只要保送考考好和打敗了高年級的學生」

「嘿!葉鑫,你告訴我那個黃德的信息」

「嗯?啊,那個黃德很好色,實力也很強,是武器元神『陌刀』,地元上階………..」

「好,我有五成的把握,等着我的好消息吧」,說完,鄧或然就洗漱睡了

到了第二天,鄧或然來到教室的門口被一個賊眉鼠眼的人堵住

「你就是鄧或然,長得倒是挺俊俏的」

「你……..難道是黃德?」

「正是在下;給你兩節課的時間,大課間的時候來練習場」

「好,不見不散」

「不見不散!」等黃德剛準備走時,鄧或然問道:「你為什麼要和我決鬥?」

「因為我喜歡的女孩要我這麼做,只要我打敗你,她就願意和我在一起」

「哦!原來這麼荒唐啊!」

「你是殘元,我閉上眼睛都能打敗你」

「好,那拭目以待吧」

等到第二節下課,很多人就跟着鄧或然來到練習場,好像來加油的,也好像是來嘲諷他的

「好了,上吧!」葉鑫語重心長的說

「哦」鄧或然說完後轉頭,「等我的好消息吧!」於是就上了

「看!鄧或然上場了」

「哼!看他怎麼被碾壓………」

鄧或然想:「好,說,讓你們說,好好看着吧!」

「決鬥·開始!」

隨着老師的一聲令下,黃德發動『陌刀』就沖了過來

「哼!對你,還不用發動能力」,黃德一邊跑來一邊說(口吻相當囂張)

「哦?真的嗎?」

「呯……….嗙!」

只見一隻長滿鱗片的手把『陌刀』的刀頭折斷了

黃德嚇退了幾步:「什……….什麼,這……..不可能,你的元神不是殘元嗎?這…….怎麼可能?」

「對了,我忘了向你自我介紹了,我……姓鄧,名或然,字禮梅,元神叫『光天兵』,是天元」

「什麼,鄧……禮梅,那個天生天元的那個天才」

「沒錯,就是我」,鄧或然說完,發動了光拳,「咻」,一個光拳飛了出去「砰!」,黃德用陌刀的刀把擋住了光拳

「就算是這樣,我也要打敗你!!!」,黃德大叫着,砍了過去

鄧或然發動起『光天兵』,『光天兵』用左手打向陌刀頭「呯!!!」這次『陌刀』徹底碎了

「好了,收手吧」,鄧或然說道

「不……不」,黃德說著再發動元神『陌刀』

「嗨!(嘆氣)真是夠了」,鄧或然感嘆完,『光天兵』就左右手開弓,以最快的速度向剛剛發動的『陌刀』轟去:「哆,啦啦….哆啦!」

那黃德應聲倒地,全場開始寂靜,等過了一會兒

「哦哦哦,是一年級的人贏了」,「哇!那個鄧或然就是鄧禮梅」……

「呼!終於解決完了,也挺簡單的嘛!」,鄧或然心裏想;「這樣就可以進入內院,我終於不是最特別的啦!」

等過了幾天……..

「成功保送的學生我們年段只有一個人,那就是我們班的鄧或然」

鼓掌聲一片,在鼓掌的過程中蘇沐純小聲的對鄧或然說:「親愛的,恭喜你」

「親愛的?我們只是正常關係」,鄧或然害羞的說

「鄧或然,你明天就可以去內院報到,東西自己準備」,李主任說道

「哦!好,我知道了」

「那麼,或然,我們三個月後見咯!」,蘇沐純細聲的說道

「嗯!好啊……那麼,我等下就先回去準備東西去了」,鄧或然說完,又轉回聚精會神的樣子,仔細的開始聽課

蘇沐純看見鄧或然開始專註起來,就內心想道:「看起來我的猜想是沒錯的,那個金色元神果然是你的,我們馬上就可以見面了……哥哥」

翌日

「今天,我就進入內院了,我終於可以不用隱藏身份了」,鄧或然坐在馬車上激動的想

「小公,我們到了」,老羅在下面說道

「哦,我下來了」,鄧或然剛下馬車,就感受到一股強烈的吸引力,他的『光天兵』都自動顯現了

「內院的精神元好豐富啊」,鄧或然下了車後不禁感慨道,這時來了兩個人

「你就是或然小兄弟嗎?」一個高得和鄧或然一樣的男人說

「是,是在下」鄧或然緊張的說

「別緊張,我叫王亞斌,是內院的學生會副會長」,那個高個子邊說邊拍鄧或然的背

「你好,我是學生會的會長,我叫歐陽紅」,一位黑頭髮,紅眼睛的漂亮女孩說,而且她還伸出手要握手

「哦,你好」,鄧或然完就伸出手,握住了歐陽紅的手

「嗯!怎麼回事,他的手**」,歐陽紅想:「而且摸起來很舒服」

「嗯哼!」

「哎!」

「摸夠了嗎?」,老羅問道

「什…….什麼意思」,歐陽紅害羞的說

「小公,我們進去吧!」

「哦,來了,那麼再見了,學長學姐」

「拜拜」,歐陽紅揮手說道

「歐陽紅,你是不是喜歡那小子」,王亞斌問道

「不要亂說,才剛剛認識……」,歐陽紅 紅着臉說

「哆,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哆啦!!!!」,無數的拳頭向一個沙包打去,但沙包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