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或元神》[神或元神] - 第3章 回憶

「嘿!或然小兄弟…….哈!(打哈欠)你可真行,現在都還那麼精神」,剛剛睡醒的王亞斌來到學院食堂對正在吃早飯的鄧或然說道

「哦?」,鄧或然回頭看

王亞斌來到鄧或然的桌位旁邊,和他勾肩搭背的說道:「我以後喝酒一定帶上你」

「哦,謝謝了,但我不愛喝酒」

「吹,我聽你吹」

「本來就是……亞斌學長,昨天我還是很清醒的呢,你昨天可說什麼『我喜歡……(故意不說)』那個誰,我還記得到」

「誒誒誒,你可別亂說,那是喝酒的氛圍……..對了,你怎麼這麼會喝酒啊?」

「我很會喝嗎?我只是小時候基本天天喝幾杯紅酒而已」

「哇!你小時候就會喝酒啊!」

「嗨(嘆氣)!那時候就只是一段不堪的記憶」,說著鄧或然把頭抬向天窗,看向了天空……

是啊!真是一段不堪的回憶

在鄧或然十歲的時候,鄧起濤讓鄧或然去那家學習禮儀和知識,不過是以僕人的身份,鄧起濤和那家的老爺子是忘年交,那家又是當年朝國四大家之首,禮儀涵養等……都是最高的

在那他遇到了自己第一個喜歡的人……

那天,是鄧或然來那家的第二天,他由於第一天的家務,料理,規矩的考核中獲得優異的成績,所以來服務那家的小姐,這可是一個大考驗啊

「禮梅啊!我的小孫女就交給你了」,那老爺子對鄧或然說道

「是叫那清嗎?」

「哦喲!小子,沒和你說,你就知道啦?」

「是聽叔父說的,還說是我的小娘子嘞!」

「哦!哈哈哈哈,那事還是我提起的……」

等到了下午,鄧或然見到了那家的小姐

「你就是新的僕人嗎?長得倒是不錯,叫什麼名字?」,那清半問半笑的說道

「回小姐,我叫然,是您的新僕人」,說著,他彎下了腰,行了個禮

那個那清看起來活潑好動,一頭紅髮(是那家的特徵),長得一副小鳥依人的樣子

「今天晚上來我的房間就寢」

「什麼!?就寢?」,這是鄧或然第一次害羞

「對呀!你是我的僕人,來我的房間住不是更好的伺候我嗎?」

「哦!是是是,您瞧我這樣,笨手笨腳的」

等到了晚上,鄧或然剛打好地鋪準備睡覺時,那清把他叫起來

「嗯?……….小姐,有何吩咐?」

「沒事,就是碰上了一點煩心事,看你跟我同齡,就想和你交交心」

「哦?什麼事啊?」

「我那個討人厭的爺爺,說給我找了個什麼如意郎君」

「哦!?是嗎」,鄧或然馬上精神了,因為那是在說自己

「是鄧起濤的什麼侄子,他們說他怎麼怎麼聰明,怎麼怎麼帥,可我和他還小,都還彼此不知道對方,就談婚論嫁的,一點都不為我們着想」

「是啊是啊」,鄧或然想

「唉!你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說啊,發什麼呆呀?」

「有!當然有!」

「好了,你先去睡吧,我還想再看一會月亮」

「好,小姐可真溫柔,真羨慕那個鄧少爺,嘻嘻嘻!」

「哪那麼多廢話!快去好好休息,明天還要好好伺候我呢」

「是是是」,說著,鄧或然就屁顛屁顛的跑了回去

在那家的這幾個月,鄧或然發現,不知為何,自己每次看到那清時都會莫名的興奮,不過等那清不在身邊的時候,自己的情緒也莫名的低沉

「為什麼啊?」,鄧或然抱怨道

「你是喜歡小女吧?」,一個沉穩又不失情調的聲音傳來

鄧或然定睛一看,說道:「老爺好!!!」

原來是那娜的父親那浩,「唉!這裡沒有外人,叫哥哥吧」(因為鄧起濤和那家的老爺子是晚年交)

「哥哥….呃……還是叫叔叔吧」

「都行,都行」

「叔叔,我剛剛的感覺就是戀愛嗎?」

「還不算,要倆個人相愛才算」

「那我要把我的真實身份告訴她嗎?」

「只要你有這勇氣,但我還是不建議和她說」

「哦,是嘛……」

「反正她也早晚是你的妻子」

「嗯(猶豫)……..嗯(堅決)!」

……

到了晚上,終於等到了那清回來的時候,鄧或然高興的尋了上來,不過那清卻說了一些讓他怎麼也沒想到的話

「我發現了一個好辦法,不用嫁給鄧禮梅的辦法!」

「啊?(鄧或然被驚到了)……哦(之後安安靜靜的回答)」

「怎麼了?本小姐的煩惱終於可以解決了,你難道不為我高興嗎?」

「沒……沒啊,呵呵呵」,鄧或然還在假笑,「是…..是什麼方法呀?」

「只要我有喜歡的人及他比鄧禮梅更優秀,就可以解除和鄧家的婚約,那個皇家的次子就不錯,肯定比那個鄧禮梅強……」,那清越說越起勁

「哦,原來如此啊……(沉默了幾秒);小姐,你難道就一點也不喜歡鄧家的那個少爺嗎?」,鄧或然眼睛紅了,好像要哭了

「我當然不喜歡他了」,那清道

「那如果說,那個鄧禮梅就是我呢?!」,鄧或然不敢相信自己急得說了這種話

那清被嚇到了,連忙說:「然,你怎麼了?(關心的樣子),你怎麼可能是鄧禮梅呢?,他那麼…….」

鄧或然打斷道:「好了小姐,什麼都不用說了,我家裡人說了,我五月二號歸家,還有兩天,我來和你提前道別,再…..再見(控制不住發出哭腔)」,說完就跑了

「然!你去哪?」那清叫道;「他好像生氣了?還幫那個討厭的鄧禮梅說話,真是的,走就走,討厭你(漸漸生氣)」

在接下來的兩天里,鄧或然幹什麼都是力不從心

漸漸的那浩找了上來:「你怎麼了?前兩天還好好的,就……」

「沒事,就是我有一點不舒服」,鄧或然還沒等那浩說完就回道

「哦…對了,今天你回去,你叔叔可能已經為你準備婚禮呢,你們一定很般配…….」

「夠了!!!能不能請你不要說了(聲音漸漸變小),不要說了……..」

好巧不巧,正好,老羅來接鄧或然了,「或然小公,我來接你回去了…..快出來呀!」

「哦!來了!」,鄧或然控制好情緒,「幫我和那清小姐告別吧,謝謝了,老爺」

那浩看着鄧或然離開的身影,好像有很多話沒說,只能唉聲嘆氣

……

等到了婚禮的那天,鄧宅里排滿了人

「恭喜鄧少爺迎娶那家小姐」

「是不是很般配?」,「是啊是啊,郎才女貌的」

「好!大家靜一靜,靜一靜(全安靜下來),歡迎大家來到鄧老闆侄子鄧禮梅的婚禮,那!我們現在歡迎我們的主角之一:新娘」

「好!好!……..」

只見那娜穿着一件鮮紅的婚服,走了過來等走到主持人那時,主持人又說:「有請新郎」

鄧或然戴着灰白的面具走了上來,反倒他穿的是白色禮服

「喲!這不是大家都承認的好孩子鄧禮梅嗎?怎麼了?沒臉見我嗎?」,那清嘲諷道

「嗯…..」,鄧或然低沉的回答道

台下的人們紛紛開始討論:「誒!小少爺怎麼了?」,「小公,你在幹嘛呀?」……….

「喂!那邊那個,既然要和我結婚,就把臉讓我看到啊!」,那清不爽的說道

「我…….不!」,鄧或然也激動了起來

「你!…..給不給我看」

「我…….不!」,還是一樣的話,語氣還更堅定了

「你……你……..你!可惡啊!」那清生氣了,她竟然發動了元神,「星存!!!」,那娜大聲的呼喚她元神的名字

「你要做什麼?!」鄧或然驚訝的叫到,等他剛叫完,『星存』就一拳向他打去

這對於普通人來說可是致命的一擊,不過鄧或然沒有躲,他痛苦的接下了,再踉踉蹌蹌的站穩

「你怎麼可能,擋下這一擊?」,那清吃驚的說

「那(代指那清)!你傷了我的身,也傷了我的心,你好狠啊,好狠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喂!喂!或然小兄弟,嘿!嘿!」

「啊…啊?怎麼了?」鄧或然回過神來

「你都發獃十分鐘了」

「哦…哦,不好意思」

「在想什麼呢?看你那陰沉沉的樣子」

「沒想什麼,沒想什麼」

「嗯?好了不逗你了」

說著王亞斌摟着鄧或然就走「那你好好陪我對練十分鐘」

「啊?不是前幾天才練嗎?怎麼?」鄧或然反抗道

「哎呀,吵死了,還不是你浪費我十分鐘…..」

傍晚,鄧或然從對練室走了出來,「呼!好傢夥,又把我留到傍晚」

老棋突然說道:「就這點苦都吃不了,你還有心思煉藥?」

鄧或然顯然被突然降臨的老棋給嚇了一跳:「哎呦!我的老祖宗,你可嚇死我了」

「快回宿舍吧!我來傳授你一點藥理,別人家可是花大價錢請煉藥師來傳授藥理」

「是是是,我馬上回去」鄧或然邊走邊想

走了一會,老棋突然對鄧或然說:「對了小子,後天就要入系考了,你準備沒有啊?」

「入系考?!有這玩意嗎?完了,我一點都沒看啊!老棋,我先去院圖書館」

「哎呀!真是不靠譜,不過來得及嗎?」

「相信我的能力(非元神能力)吧!」

「哦?拭目以待」老棋欣慰地說道

等到鄧或然來到圖書,是晚上18點半

「呀!!!開始內卷!!!」

晚上19點:「怪石,琉珠,琉瑩……….」

晚上20點:「當歸,雪灰,雄黃………」

晚上21點:「青海丸,回元丸,封級丸……..」

以此到凌晨5點半:「華催,李起瑞,…..棋(懂的都懂),歡接開(黃傑凱),呃…….」鄧或然倒在院圖書館呼呼大睡

「喂!喂!小子,快醒醒!快醒醒!」好像是老棋

「嗯?老棋,我好累,我想睡」鄧或然眼睛都沒睜開

「鄧或然,鄧或然,醒一醒,喂」一個溫柔而嬌嫩的聲音傳來

「嗯,這不是老棋的聲音,是誰啊?」鄧或然想

「我抬頭看看吧」想着想着鄧或然抬起了頭

「太好了,你終於醒來了」原來是歐陽紅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