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或元神》[神或元神] - 第4章 挑戰

自從上次,鄧或然考完系考後,每每都會有人來請教他

「學弟,關於​升元丸,你有什麼見解?」

「升元丸?我覺得升元丸只適合在碰到提升的瓶頸期時再​使用,如果是在普通的情況下使用,可能會導致元氣過剩,導致提升元神等級更加困難」,鄧或然在那一本正經的說明

「哦!我明白了,謝謝指點」

「學長客氣了」

「那學弟,我先走啦」

「哦,好,拜拜」

哪知那個學長才剛剛走,就又來了一個女孩:「嘿!你好,學弟,我想請教你一個問題」

「好啊,學姐你有什麼問題?」鄧或然還笑着問道聽到這,那個女孩,把臉湊到鄧或然的面前,而且還很近:「或然,你有沒有女朋友啊?」

「女朋友?」鄧或然帶着疑惑地說道

「有了嗎?好……」那個女孩一臉無奈

「沒有,沒有,我剛來到這個學院,連朋友都沒幾個,更不用說女朋友了」鄧或然連忙解釋道

「那……你想要嗎?」

「嗯?為什麼要問我這個啊?」

「因為,我想成為你的女朋友啊!」

「啊?!什……….么!」鄧或然滿臉寫着震驚,然後臉恢復正常又說:「學姐你可真會開玩笑」

「是,是真的」那女孩臉不紅心不跳的說道

「好,好,好,說吧,你有什麼企圖」鄧或然還是問道

「嗨(嘆氣),我還以為我可以**你,果然還是我長得不行嗎?」

「說真的,你長得的確不錯;但你為什麼要這樣,你想幹嘛?」

「我啊,有一個目標,要讓那個人能用正眼看我,所以我要超越你,不管什麼手段,煉藥系的榜首——鄧或然!!!」

「哈?所以你就是想贏我咯,比煉藥?」

「沒錯,比的就是煉藥,敢嗎?」

「好啊,反正閑着也是閑着」

好,那明天的下午,來煉藥室,我包場和草藥」

鄧或然明白的點了點頭,他看起來很不願意,但心裏卻想:「嘿嘿嘿,老棋昨天晚上才告訴我,六階的封元丸,可以讓我覺醒隱藏在我體內的光紋,不過封元丸的藥材『龍血珠』很貴重,剛好機會來了,嘿嘿嘿」等他暗笑完回過神,那個女孩早就走了

「真是的,連名字都不告訴我就向我發起挑戰,真是沒禮貌」

「有勝算嗎?」老棋又突然問道,不過鄧或然沒有被嚇到,反倒平靜的說道:「誰知道呢?她看起來好像勝券在握呢」

「沒想到你也有正經的樣子」老棋道

「有時候吧」鄧或然隨意地回答道

到了明天下午,鄧或然赴約來到煉藥室;這一天的太陽很大,剛進門,鄧或然就被那太陽光給照得不得不用手給擋住眼睛,整個煉藥室也十分的明亮,鄧或然模模糊糊的看到裏面有一個女孩,飄着長發,坐在桌子上,讓鄧或然給看呆了

「你在看什麼啊?」那個女孩問道

彼時,鄧或然才看清楚,是昨天的那個女孩,於是回答道:「沒,沒什麼」

「那好,開始吧,規矩你懂得的吧(和系考時一樣)」

「懂」

等鄧或然說完,倆人就來到葯櫃前,挑選藥材,那個女孩很快就抓好了藥材,她看了看鄧或然,那時鄧或然還在抓藥,他的速度很慢,但是他一點也不慌張

「我看你還能威風到什麼時候」那個女孩說

鄧或然也只是看了她一眼,就繼續抓藥了

「嗯?….沒有理我,我會讓你後悔的」那個女孩好像生氣了

鄧或然也還是沒有理她,還是在埋頭的抓藥…….終於,找到了最後一味葯『龍血珠』

「真是不容易啊,在這幾千號的葯櫃里找」鄧或然感嘆道

到了梳理環節,鄧或然準備好動作

「光速!」

他發動『光天兵』使用光速,鄧或然的雙手飛速的運動起來,這一頓操作着實讓旁邊的女孩看傻了

「你…….你這算作弊」

鄧或然依舊是沒有理她,那個女孩也沒有繼續看他,抓緊時間開始煉藥

那個女孩開啟氣炎,她的氣炎明顯比鄧或然的大

鄧或然梳理完成後看了過去,心裏想:「她藥理的修為一定比我高,我如果按照常規的煉藥方法肯定不行,那就只好炸爐了(還有一點不好意思)」

「喂!鄧或然,還有五分鐘,你怎麼還沒開始煉,我可要贏了」

「沒事,我可以贏你的,放心吧」這次鄧或然竟然和她說話了

那個女孩抖動了一下,雖然「哼!」的一聲回答,但是心裏不得不想:「他真的好優秀啊,我不知道還有沒有辦法……」

「砰!!!」,彼時煙霧散起,「咳,咳咳,咳咳,不好意思,又炸爐了」,鄧或然邊用手把煙給揮走一邊說

「咳咳,咳咳,咳咳(你怎麼,這麼,不小心)」,她還在那抱怨呢

這時,一道藍光閃過

「是…..是六階的藍鑽丸,這清香,難….難道是….封元丸,這可是三級丹藥,你…….」女孩震驚的說道

「看起來,勝負已分啊」鄧或然顯得很輕鬆

那個女孩顫抖的說道:「可…惡」,「不行,我們繼續比」

「好啊,你想比什麼?…稀里呼嚕(把剛煉的封元丸吃下)」

「明天這個時候,你敢不敢和我叫的人決鬥啊?」

「我和你比試,你怎麼可以叫別人」鄧或然指指點點道

「我不管,你是不是不敢啊,我叫的人可是人稱『最後的騎士』的魏白」

「魏白?我怎麼沒聽說,嗯……好像是有……誒,人呢?!」

原來是鄧或然還在思考,那個女孩就跑了「就當你同意了!!!」

鄧或然被氣得直顫抖:「這傢伙怎麼總是這樣?真讓人火大」

「好了,沒有什麼火大的,這不剛好檢驗你獲得光紋嗎?」老棋出來解圍道

「也是,對了老棋,我現在擁有什麼光紋啊?」

「不得不說,你的運氣真好,我剛剛看了一下,可以治療的光愈紋,可以腳踩半空的踏空紋,以及擁有爆炸效果的光爆紋,關鍵時候,可以給對方造成致命打擊」

「哦!好強啊!」鄧或然聽得兩眼發光

「走!回去試試」老棋又說

「好!光速!!」鄧或然發動光速就跑了回去

可能,這就一個男孩對力量的沉迷吧

……

等到了第三天的下午

「小子,按照我教你的辦法,無論是誰,都扛不住一擊」老棋又開始了吹噓

「是是是,您教的可以一擊秒殺任何人」鄧或然不耐煩的回答道

就在這時一個洪亮的聲音傳來:「敢問閣下是鄧或然嗎?」

抬頭一看,一個人走了過來,長像平平,身高也就166米吧

「閣下是…..」,鄧或然用那個人的語氣說

「鄙人乃『最後的騎士』——魏白也」,那人拍拍胸脯道

「我去,都找上門來了,看起來必須要打呀」,鄧或然心裏想,「我是鄧或然,你想怎麼樣?」

「沒事,我只是想赴一位小姐的約,和你打一場」

「你可真有騎士道,意圖都這麼明白」(想),「好吧,我和你打」,鄧或然只好答應

隨後兩人來到決鬥場,找到相應的老師,各自站好位置

「決鬥·開始!」

雙方發動元神,因為那個魏白的元神『騎士』是一個半人馬元神,所以比『光天兵』高了三個頭,看起來勢均力敵

「岡比亞弓」,只見『騎士』緩緩抬起手,開始比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