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或元神》[神或元神] - 第7章 準備開始跑路

「我等了三百年啊!整整三百年啊!」

……

回到上回,鄧或然被一雙手抱住,那雙手是那麼的纖細,那麼的光滑,但也是那麼的有力,鄧或然就被牢牢的控制住了,趁着強烈的燈光,他趕緊向下看去,根本就沒人影啊?

怎麼回事,那雙手就像是從他的後背長出來的一樣,抱頭中的鄧或然,也反應了過來,可怎麼也掙脫不開,突然,鄧或然的視線開始模糊不清,發起了呆……

「這,這裡是!」,視線開始清晰的鄧或然不禁驚嘆道,他看到了什麼?……此時的他,正站在哈姆萊特學院內院的大門前!

鄧或然不敢相信的捏了捏自己的臉,「好痛!等等,真的?!」

他半信半疑的走了進去,推開了門,映入眼帘的是數不盡的學生黑壓壓的站在一片,每個人都發動了元神,每個人都蓄勢待發,隨後一起沖向鄧或然

「什,什麼?!」,鄧或然還沒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人群就已經竄到了他的面前,準備攻擊:「去死吧!鄧或然」,「鄧或然,接招吧!」……

鄧或然趕緊發動『光天兵』的光速,逃到了門口外面,隨後趕忙關上了學院大門

「什,什麼情況?怎麼都跟發了顛一樣,見到我就打?」,鄧或然不解道

『砰!砰!……砰!!!』,人群突破了大門,又如同泉水一般,『嘩啦嘩啦』的涌了過來,大地都不禁顫抖起來,鄧或然還能怎麼辦?當然是跑啊

『咻咻咻』,他的身後好像有什麼東西飛過來,『嗙嗙嗙』,有幾個火球砸向了鄧或然的腳邊

「哦吼吼!燙,燙燙,燙燙!」,這便使得鄧或然跑的更快了

跑啊,跑啊跑……不知是人為原因還是命運的安排,鄧或然在跑的過程中被什麼東西給絆了一下,整個人飛向空中

半空中,鄧或然不禁閉眼開始念叨:「完蛋啦,死定了,大哥大姐們能不能在我死之前告訴我為什麼要打我,或者說不打我也行啊~」

「嗯?我什麼時候說要打你?」,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並接住了他(公主抱,嘿嘿!)

聽到這話的鄧或然睜開了眼睛,不過,刺眼的光又使他閉上了眼睛,但還是按耐不住鄧或然的興奮……「老棋,你可算醒了~」

「好啦,好啦,沒什麼事,趕緊下來,他們追過來啦」,老棋便丟下了鄧或然,自己先跑了

「誒!老棋,等等我」,鄧或然也趕緊開始跑了起來

光速的原因使得鄧或然追上了老棋:「喂!老棋,你什麼時候離開我的精神世界,回到了現實世界呀?」

「我一直都沒有離開啊,只是你回到你的精神世界而已」

這一連串的問題讓鄧或然更加沒有了頭緒

「來,跟我來」,跑到一半老棋突然拉住鄧或然拐進了一個小巷子里,反觀後面追着的人群哄哄滾的沿着大路跑了過去

過了很久,人群才消失在他們的面前,「哎呀,累死我了」,逃脫成功的鄧或然不禁感嘆道

「你個死小子,趁我不在,都幹了什麼壞事?怎麼你的精神世界會變成這樣?」,老棋邊捏着鄧或然的耳朵邊說道

「哎呦呦,我也不知道啊」,鄧或然苦苦哀嚎道,「我就記得之前我好像還打死了人,不不不,亞人」

老棋聽了,便撒開手,「亞人?什麼樣的亞人?」

鄧或然捂着自己被捏得跟柿子一樣紅的耳朵道:「長得挺高的,比我還高……對了,還長得很好看!」

聽到這,老棋攢起拳頭,好像時時刻刻都準備打向鄧或然,「你說的不是廢話嗎?亞人天生就比你們人類高大,我說的是,具體的特徵啊!」

看到老棋那攢起的拳頭,鄧或然趕緊閉上眼睛,「好像還,還會吸血!」

寂靜了三秒,鄧或然睜開半隻眼睛,看向了老棋,雖然不能看出老棋的面部表情(全身閃光,跟TM電燈泡似的,怎麼看得到面部表情),可總能覺得,他的臉寫滿了震驚

「是……是牙血族,真……該死,他們是怎麼找到你的,怎麼辦,怎麼辦……」,老棋果然是非常震驚,連說話都說不利索

「喂,老棋,你怎麼了?」,鄧或然滿臉疑惑地看向老棋,可他還是在那自言自語的發獃,「喂!老棋,喂!……你到底怎麼了!」

「我想起來了,想起來了」,終於,老棋開口說話了

「想起什麼了?這麼害怕」

「小子,我告訴你一件事情,你一定要撐住啊」,老棋語調意味深長的說道

「咕咚!(咽口水),說吧」,看起來,鄧或然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

「如果,我沒推斷錯的話,你現在可能已經和死人沒有區別了」,老棋語重心長的說道

聽到這的鄧或然笑了笑,「怎麼可能,你看,我的精神世界不是還好好的嗎?我要是死了,這精神世界早就應該崩潰了」

「笨蛋!你怎麼會知道那些瘋子會做出怎樣的事情來!」,老棋的情緒顯得十分狂躁

見到老棋如此狂躁,鄧或然不禁嚇了一跳:「老棋,你到底怎麼了?為什麼會這樣?」

隨後,老棋恢復了平靜,「其實,有些事,我是要告訴你的,自從那次起,已經過去abc 萬年了,我啊,因為那次的大爆炸,差一點就魂飛魄散,我為了生存,便以靈魂狀開始靜靜修養,修養了接近兩千萬年的期間,我被一股引力給落下凡間……就這樣,我成為了一個小男孩的元神……一切都是很順利的,可是,就是因為我,他被那群瘋子發現,最後他被……他被……」

「吸干血,後面殘忍殺害了,對吧?」,鄧或然毫不知趣的回答了,「老棋,她自己可說過,『如果一口氣吸個夠,就會失去你……』,所以她是絕對不會殺了我的,放心吧!」

「是……是嗎,但願是這樣,謝謝你,小子」,老棋應該覺得好多了,從這裡就可以間接的表明當時他的自責,不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