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或元神》[神或元神] - 第8章 回家

「沐沐……沐沐,你在哪裡啊?……」

那個聲音是……?

「我在這裡!」,我努力的大喊着,「這裡啊!」

可他就是聽不見……聽不見

……

回到上回,在鄧或然的大驚中他明白了,自己此時就在距離自己故鄉南原十萬里的北山

「我怎,怎麼來的,還……還來到了這麼遠!」,鄧或然感到不敢相信的問道

明亮的燈光照在兩個人的身上,窗外的光也不知道現在是否還存在

「你……是我偷偷撿回來的」,那女人一本正經的說道,「是你身上的血,讓我找到你的,當時的你還倒在血泊里不省人事……」

「誒!大姐,重點不是這個,我的意思是,我是怎麼被送過來的」

「哦……哦,你是坐我侍從的『浮空船』來的,怎麼了?」,就前面那句話語氣正常了一點,但到了後面那句,就回到了冰冷的語調

「聽起來應該可靠,好吧,我明白了,不過在此之前,你得告訴我為什麼,你要去南原」

聽到此話,那女人笑了笑,於是又來到床頭邊彎下腰來,並用食指指着鄧或然的胸口低聲道:我跟着小公你去呀,是為了成為小公你的妻子啊」

「嗯……?」,鄧或然感覺自己被耍了,大眼瞪小眼的問道:「那您能告訴我為什麼要成為我的妻子嗎?」

「因為只有這樣,小公你的『純陽之血』才會有作用啊」,說著說著,那女人竟用她的食指在他的胸口處畫了一個愛心

鄧或然眼見當下沒有辦法,就只好答應,殊不知這答應可是會害慘他

「好,就這樣吧,我答應你,不過……」,說著,便從上到下掃了一眼那女人:「你,你這一看就是大齡單身女青年,我就這樣把你帶回去,不合適吧」

「就這件事嗎?看我的」,說完,女人就咬破了自己的大姆指,將她自己的血從額頭畫到鼻子,只聽『噴!』的一聲,煙霧飛速散起

「可能是什麼特殊的能力吧」,鄧或然想道

漸漸的,煙霧散去,出現在眼前的是一個全新的形象——好傢夥,女人成女孩,姐姐變妹妹,黃髮長雲掛,已垂地三分

見鄧或然一直盯着她看,於是就翻過紅透了的臉問道:「怎……怎麼樣?小公,我……好看嗎?」

「嗯!真好看」,鄧或然面帶微笑道

「是……是嗎!」,那女孩還略微有一點害羞

不知為何,剛剛還冷血的御姐形象,轉眼就變成了時不時會害羞的小蘿莉形象,「應該是因為她身體變得不成熟的原因,導致她的心理好像也發生了改變」,他細細打量

「好!小妹妹,能不能幫哥哥把手上的繩子給解開來呢?」,鄧或然以異常溫柔的疑問語氣說道

那女孩言聽即從,便走到了繩子旁,正要解開,但好像想到了什麼,又停了下來,把目光轉向了還躺在床上的鄧或然

隨後,一隻手的食指和拇指夾住鄧或然的下巴並抬起他的頭

「小公,你可別欺負人家啊,不要以為人家現在看起來比你小,就可以叫人家『妹妹』,所以……(臉越湊越近)你得叫我……『親愛的』!」

「呃……可惡,被戲弄了」,他渾身不自在的想,「啊!好好好,我以後再也不敢了」,他雖然心裏不爽,但為了現實,不得不說出投降的話語

到此,那女孩放開他的頭,轉身去解繩子……

剛解開,鄧或然就活動了活動手部的關節,之後,升起了懶腰:「哎呀!身體好久沒那麼自在啦!」

『咻』——『砰』,「哇呀!」

一件不知道什麼東西砸向了鄧或然的臉上

他見怪不怪的從臉上拿了下來——原來是一件青衫和一條錦褲

「換上吧,看你這一身破破爛爛的衣服」,那女孩傲慢的說道

「還不是某些人害的」,鄧或然心裏暗自嘀咕,「那什麼,可以請您出去嗎?」

「為什麼?」

「你難道不覺得當著別人的面換衣服不羞恥嗎?更別說是在異性面前」

「我是別人嗎?我是你妻子啊,看自己丈夫換衣服有什麼錯的」;呵呵,她還有理了

「呃……好吧」,於是乎,鄧或然就在那女孩的目光下,自我感到羞恥的換完了衣服

「那什麼,你覺得怎麼樣?」,鄧或然有點臉紅的說道

「啪,嗯,很帥氣,很適合老公你」,那女孩半眯着眼,拍起手道

「這傢伙,不要以為叫我幾句老公,我就會喜歡上你」,他心裏又開始回懟,「好,你既然要跟我回南原,那你應該得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吧?」

「我的名字嗎?嗯……」,那少女思考了一會兒,「乾脆就叫我洛迦娜,可以嗎?」

「洛迦娜,這名字還怪好聽的」,鄧或然笑笑道

「是嗎?臨時取的,你這樣也會喜歡啊」,洛迦娜也笑笑道

……

畫面一轉,回到南原的哈姆萊特學院

「終於到了這天,哥哥,我來找你了」,又是那一抹藍色

「沐純!」,在那少女的背後,有人在叫她的名字

「哦?是……?」,只見蘇沐純回頭看去:一位短頭髮的女孩正向她的方向跑來,漸漸的來到了她的身邊

「嘿!沐純」,「嘿,千琳」,兩人互相打起招呼

「聽說內院考核的成績出了,我好激動啊,好怕考不上啊」,許千琳唉聲嘆氣道

「內院考核嗎?你應該考得上吧,我覺得倒是挺輕鬆的」,蘇沐純不當回事的說道

「開什麼玩笑啊?你可是天才呀,我怎麼能比呢?」

「哪有?大家都是同個學院的,哪裡分天才不天才?」,蘇沐純謙虛的說道

「哼,天才就算了,關鍵是長得還很漂亮」,許千琳嘟囔嘴道

「你長得不也很漂亮嗎?」,「但我哪有你漂亮啊!」……

兩人有說有笑的在大道上走着,在晚夏的殘陽照耀下,她們的身後竟出現了一個高大的影子

「請!留步!」,語氣十分正式,且十分洪亮,但那種洪亮不等同於魏白,他的聲音聽起來有些顫抖

「怎麼了?這位學長」,蘇沐純扭頭疑惑的問道,許千琳也跟着回頭看

「我的名字叫**!,我很欣賞你!,所以……請問您願意和我交往嗎!!」,說著,那男同學緊緊地彎下了腰

這聲音大得連整個學院都聽得見,沒一會功夫,幾乎全校的人都圍過來看

現在輪到蘇沐純發言了,於是乎大家就齊刷刷的看向了她

在這種情景下,即使是再堅強的人也不免會緊張:「學,學長,我想我肯定會拒絕你的,所以,抱歉……」

「為什麼?」,那男同學連腰都不敢挺直,還在那彎着

「我,其實已經有喜歡的人了,而且就在內院……不好意思!」,說完,蘇沐純就拉着許千琳的手快速的穿過人群走了,只留下一個表白者和一大群吃瓜群眾在那傻傻的站着

「誒,沐純,你就這樣拒絕人家了?」,被拉着的許千琳問道

「不喜歡就是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