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明末途》[神明末途] - 第8章 偵察者

。  雲諾正準備回屋休息,緊接着就聽到了密密麻麻的腳步聲,陳奕的父親陳越走了進來。

看到了雲諾,以為陳越又要訓斥雲諾。

可是這次他選擇了沉默,一片落葉從樹上落了下來,倆人對視了一會兒。

雲諾面對眼前這個與自己毫無關係的人,他也無話可說,扭頭向「自己房間」走去。

陳越也看出了自己兒子的不同尋常,內心自問:

「他真的是我兒子嗎?」

轉眼間月亮照亮在整個星月城上,陳越已經安排人把之前搬出的東西全部都搬回原位了。

陳越回到房間,一旁陳弈的母親正喝着茶,陳越坐下來。

陳奕母親問他:

「都忙完了吧?」

「哎!這小子又給我找麻煩。」

「這次還好,至少你們父子倆沒吵起來。」

「就是這樣,才令我擔心!」

陳奕母親很疑惑。

「擔心?擔心什麼?」

陳越跟她解釋:

「我擔心,他…不是我們兒子!」

陳奕母親聽到這句話時,立刻放下了手中的茶杯。

「你為什麼這麼認為?他只不過是沒以前那麼煩人了。」

陳越拿起裝着茶的茶杯,陳越看着茶杯里的茶思考了片刻:

「我到覺得他就像是換了一個人。」

陳奕母親他只是感覺陳越想的太多,安慰他:

「是你想的太多了吧,他怎麼看都是我們的兒子啊!」

陳越端起茶杯,品了一小口。

「可能真的是我想多了吧。」

到了第二天,雲諾找借口說自己閉關修鍊,就關了自己一整天。

這讓本來就懷疑他的陳越疑心更重了,於是派了一個偵察者在晚上觀察。

夜幕降臨,雲諾此時還坐在床邊,恢復神力,次元穿梭的最大弊端就是會損失神力。

雲諾這幾天一直吸收靈氣,再轉化為神力,只是恢復速度太慢。雲諾的神力僅僅連1%都沒恢復。

雲諾神力恢復的狀況,連他自己都嫌慢。

「我真的是服了,吸收了這麼多靈氣,連1%的神力都沒恢復,看來要恢復全部神力得花上幾年。」

雲諾正發愁中,聽到了門外的聲音,看向了那個人的影子。

「誰?出來!」

那人知道被發現了趕緊跳上房頂,雲諾連忙起身,推開門追了上去。

那個人帶着一個紅臉惡魔的面具,雲諾根本看不出來他是誰,只是對着他喊:

「別跑了!你跑不掉的!」

那個人沒有理他,就回頭看了看,就在回頭的瞬間,雲諾來到了他面前。那個人嚇壞了,回頭看了看,發現已經空無一人。

他對雲諾開始感到害怕,雲諾只是笑着:

「跑那麼快乾嘛?本座差點追不上了。」

那人下意識的往後面退了幾步,雲諾拿出劍挑飛了面具,一刀切開了面具,面具被切成了兩半。

雲諾看了看他,他非常的疑惑:

「我好像在哪裡見過你?有點想不起來了。」

雲諾靈光一閃好像想到了什麼:

「對了!你是那個……那個?那個……」

「對了!本座想起來了,早上我就看到你在我房間門口鬼鬼祟祟的,早就對你起了疑心。」

這個偵察者似乎知道自己暴露了,打算逃走。剛想抬起腳,卻發現自己的腳似乎有一種力量在拉着他。

雲諾走過來拍了拍他的肩膀。

「放棄吧!你不說清你的目的,我是不會放你走的。說吧!你是誰?」

這個偵察者似乎已經知道自己跑不了了,拿出匕首準備自殺,閉上眼拿起匕首捅向自己。

睜開眼卻發現自己沒事,發現手中的匕首早已不見,他在身上四處尋找。

雲諾叫住了他。

「喂!沒找了,在這呢!」

偵查者看了看雲諾手中的匕首,正是他的匕首「這不可能,你…你怎麼做到的!」

偵查者已經被雲諾身上的力量嚇的一身冷汗。

「看來你已經認識到我們之間的差距了。」

偵查者吞吞吐吐:

「你…你到底是誰?」

雲諾微微一笑:

「既然這樣我也不藏着掖着了,本座確實不是陳奕。」

「那為何你身上毫無妖的氣息而且也毫無魔獸的氣息,你到底是個什麼妖?」

雲諾把匕首點燃。

「本座是超越人類和妖以及魔獸的神!」

當雲諾說完,空氣忽然安靜,一陣風吹過來,偵查者哈哈大笑起來。

雲諾感到好奇:

「你笑什麼?」

「神?你以為人人都能像白大神一樣能成為神?你可真是個無知的妖。」

雲諾很不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