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魔紀》[神魔紀] - 第十章 蘇醒

三日,蘇離的情況並不是很好,那一掌太重了。他三日來不停的運功療傷,也只壓制了小半,至少需要一個月的時間才能痊癒。

可今日便是城戰排名,前三個月的修鍊資源按照排名發放,可想第一的石城必然所得豐厚。

好在城戰並非以人數取勝,只需派出五人參戰。千城因為蘇離與龐岩的受傷,只能派出以王泛為首的五個較強的少年參戰。

結果沒什麼懸念,首輪千城便以慘敗告終,三戰皆負的戰績被橫掃。

第一輪晉級的大城有五個,分別是石城、峰城、月城、湖城以及山城。

因為只剩下五座城,故而進行的將會是循環戰,最終以勝場排名;勝場相同的加試。

今日的測試只是為了接下來三個月的修鍊資源發放,故而並沒有雨族的天才們過來觀戰。經過這一輪的比試,石城不負眾望,以最強之資,五戰全勝的戰績位列第一名,峰城次之,接着是月城、山城與湖城。

而第一輪出局的五座城發放的標準是同等。

石進推門進來,將一些物品放到蘇離面前,道:「這是雨族發放給你們的修鍊資源以及身份令牌。咱們戰敗的五城最少,三個月內只有一包淬骨粉,一株十年份的靈藥,以及一本外功拳法。」

蘇離點點頭,很從容。

見他這般,石進則有些不甘:「可恨,王泛等人好像故意放水輸掉比試。他們這是在坑千城的人。」

蘇離笑了笑:「看來你還是不了解王泛,他比誰都渴望得到那些資源,只是實力不如他人罷了。」

「唉!可惜你不能上場,我看那山城、湖城的實力並不強。可就算是第五名的湖城,每人也有兩份淬骨粉以及兩株十年份靈藥,加上一本外功拳法。」

「無需羨慕他人,一切外物都只是輔助;修行真正要靠的是咱們自己。王泛從小便以各種珍材煉體,如今還不是被我壓着。」

「那是你變態!」石進笑的嘴角抽搐。提到蘇離的修為,大家都覺得是個奇蹟。

「現在變態告訴你,這淬骨粉於我無用,反倒是你比較適合!」

「這怎麼行!」石進立即搖頭:「雖然只有一份,可發放的人說了,咱們都服用了神葯,若再經過淬骨粉的淬鍊,身體將會更加強韌,修為精進的更快。」

「所以我才讓你服用。神葯於我並無用處,這淬骨粉多半也是如此。我用只是浪費,你儘管拿去淬鍊身體。至於這株靈藥,剛好可以為我療傷,就不送你嘍!」蘇離笑道。

石進仍然覺得蘇離這麼安排不妥當:「我已經被淘汰了,使用更是浪費。」

「錯!你還有神族的護衛名額要爭取。我再不濟,也能混到這個名額,別到時候我選拔神侍失敗,看不到你!」

「我……」

「好了,就這麼說定了!咱們是朋友,將來可是要在雨族混出個名頭的。」蘇離最後鼓勵道。

「恩!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雨族的護衛,我當定了!」

石進轉身走出,蘇離將桌上的身份令牌拿起,竟是用紫金煉製,算是一件不錯的法寶,可惜只能作為身份證明。

刺破指尖滴入一滴血,這令牌真正認主,蘇離作為神侍選拔人的身份才正式被雨族認可。

放下令牌,蘇離又將目光放在靈藥之上。他對藥理不通,只感覺葯香撲鼻。他受雨痕一掌重傷,這靈藥來的很及時。不然最初的三個月里,他至少有半個月到一個的時間不能全力修鍊。

想了想,蘇離竟直接將一株拇指長,筷子粗細的靈參塞到口中,剎那的暖流從腹部傳向百骸。

但,這舒坦沒讓蘇離享受多久,灼燒般的燥熱在腹中升起,那株靈參的藥力化作一股氣流開始在他的體內衝撞。

這讓蘇離苦不堪言。這是藥力而非靈氣,不拘束於靈脈,他只能竭盡全力的壓制。只是藥力太猛,已經不僅僅是在身體亂竄,更是開始向他的腦海衝擊。

壞了,我不會被這藥力燒壞了腦子變成白痴吧!

蘇離心中苦叫,仍舊運轉靈氣壓制,吸收,用來給己身療傷。

靈藥不愧是靈藥,只不到百息的時間,蘇離的內傷便好的七七八八,剩下的只需修養個三四天就會痊癒。雨族的大手筆讓蘇離咋舌,他們千城只是排名最末的五座城,就算只有三十四人,可也是足足三十四株這般的靈參。

好難受!

蘇離的神識近乎崩潰,藥力不斷的衝擊,他現在終於知道什麼叫做虛不受補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