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情默默:豪門小辣妻》[深情默默:豪門小辣妻] - 第2章 生辰宴

所以從小就被家裡人嫌棄,現在又被丈夫嫌棄。
在蘇默玖還未端上飯菜時,段凜煊就穿上西裝,拿着車鑰匙,離開了別墅。
雖說倆人結婚倆年,可之間的感情連陌生人都不如,這些年,段凜煊總是以事業繁忙為理由,不回家。
蘇默玖伸出筷子夾了塊麵包,燒焦的氣味使她難以下咽,心不在焉的吃完飯,手機就響起了,是段凜煊的助理打來的,「太太,今晚是老太太生辰,請別忘記。」
她用手指輕輕敲了敲手機屏幕,表示已經知道,掛斷電話後,抱起穿戴整齊的段奕宏,便出發了。
盛大的宴會是在檳城最奢侈的酒店舉辦的。
天降細雨,金銀渡成的原型建築物宛如一簇妖冶的花映入眼中,繁華高貴。
有倆個保鏢恭敬的打開車門,從車上賣出一條長腿,是個俊朗男人,那男人穿着銀灰色的大衣,骨節分明的手指上帶着暗紫色的戒指,蘇默玖對經營珠寶這些頗有研究。
這戒指是米蘭國際大師創作的戀忘,寓意對一個人情意至深,念念不忘,價值不菲。
這是權家大少爺,權北岩,是段凜煊的好朋友。
傳言有個深愛的女人,但女人死了,此後,一向正經陰森的權北岩變成不務正業的紈絝子弟。
兩個男人,權北岩透露着張揚的邪,而段凜煊是地獄的惡。
蘇默玖只停留了一下,就牽着段奕宏的手,扭頭進入酒店。
之所以權北岩會在老太太生辰拜訪段家,全都憑藉他那張巧玲的嘴,哄的老爺子直開心,就將權北岩當成了自己人。
酒店內,一些名媛小姐穿着緊貼的衣裙三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