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情默默:豪門小辣妻》[深情默默:豪門小辣妻] - 第7章 給叫仔仔的狗行禮

男人將礙事的衣服脫掉,扯着蘇默玖的頭髮,讓女人來伺候自己。
—————————
激情過後,蘇默玖疲憊的躺在床上,被子蓋在身上遮擋重要部位,段凜煊起身悠閑扣着襯衫的紐扣。
「段太太,我想你應該知道要幹什麼吧。」
空氣瀰漫著讓人羞怯的味道,地上散着零碎的衣服,蘇默玖獃滯的盯着天花板,全身無力好像要散架了,她嘴裏喃喃說著無聲音。
我知道——
多年前,在段凜煊紅酒里下米葯的,不是她,她壓根不知道這回事。
說實在的,她也是受害者,被迫上了段凜煊的床……
蘇默玖到現在都記得那時候,是她永遠忘不了的噩夢,她迷迷糊糊的醒來,全身是撕心裂肺的疼,卻被人一腳踹下了床。
段凜煊裸着身子,下半身用被子遮住,憤怒的抄起桌上用玻璃做的檯燈朝她臉上砸去,還叫她滾!
她也很無辜。
後來蘇默玖被嫁到了段家,奇怪的是,家中一有什麼事,都會無緣無故落到到她身上來,牽扯着她,本就對蘇默玖冷淡的段凜煊,更是對她反感厭惡。
而她的地位,更是連段家的下人,畜牲都不如。
蘇默玖天真的以為,遇到事,躲開就好,忍忍就過去了,可她想的太過簡單。
正想着,門外傳來兇狠的狗叫聲!
蘇默玖連忙穿好衣服,她打開房間的門,見倆個僕人牽着一隻高大體型的藏獒。
威風凜凜朝她低吼着,趾高氣揚的漫步走過來。
這隻藏獒就算化成灰蘇默玖都認識,這隻狗的身份比她要尊貴多的多。
「現在段夫人這麼耍大牌啊,連見了仔仔都不行禮了?」
僕人抬起腦袋,輕蔑的提醒着蘇默玖。
蘇默玖渾身膽顫着,過去,她因為做錯一件事,被仔仔追的滿屋子跑,差點咬到腿,她為了自保,順手拿起棍子瘋一般朝仔仔打去,如不是這樣,現在的她輕則殘疾,重則狂犬病毒死亡。
她打了仔仔,宋雅竟然懲罰她對着仔仔下跪道歉,還定了個規矩,日後見到仔仔就跟見到宋雅一樣,對仔仔行禮。
此後,她一見到仔仔,就會規規矩矩的行禮,這次也不例外,蘇默玖半彎着身子,卑微極了,她努力擠出笑意。
仔仔自小是宋雅心尖的寶貝,受到僕人的尊敬,自然無人敢當面對抗,小心伺候着。
可它清晰記着,蘇默玖打了它,仔仔齜牙咧嘴,尖尖的犬牙流下令人嘔吐的憨流,欲要掙脫開鏈子與蘇默玖一決高下。
「汪汪汪……」
蘇默玖嚇得腿軟,差點跪在地上,僕人都怕仔仔,紛紛落荒而逃,生怕仔仔一個不高興,掙脫開鎖鏈,傷害了她們。
響了幾下,段奕宏聽到,開心的手舞足蹈,畢竟是教他語言的漂亮老師來了。
沈羽然在門口替下鞋,在四周搜索一圈後,漫不經心的問道:「段先生這麼早出去了。」
「對啊,少爺不喜歡堵車。」
保姆媛姐點頭,接過沈羽然的外套掛在衣架上,她雖然讀書不多,但那雙眼睛卻是閱人無數,自然知道人的心思。
這個沈羽然,可不是來教段奕宏英語那麼簡單。
段奕宏邁着小碎步,仰着腦袋來到沈羽然面前,撒嬌,沈羽然半彎着身子,手摸上他的小腦袋:「小少爺,昨天布置的課題,完成的怎麼樣?」
看着段奕宏乖巧的說了幾句法語,蘇默玖覺得內心難受不已,畢竟,自己的孩子還要讓別的女人來教講話,無論母語還是外語,多傷心。
段奕宏這個孩子,老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