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太太天天掉馬甲》[沈太太天天掉馬甲] - 第5章 不行就一塊

  「先生,二夫人那邊要不要趁早解決掉?」
  一處高級會所內,保鏢將今早的事情彙報給沈司衍。
  「給些教訓就成。」
  沈司衍骨節分明的手指沿着酒杯邊緣輕輕帶過,鳳眸中泛着冷意,「時晚那邊繼續盯着。」
  昨天的事情是他太大意,差點中了二夫人的奸計,好在最後相安無事,不過時晚的表現倒是出乎他的意料。
  有那麼大的本事還甘願嫁給他這個將死之人,沒有別的想法誰信?
  「是。」
  「那邊給的答覆怎麼樣了?」
  提起這個,保鏢臉上滿是怪異和不安,「神醫說……說讓我們去……去死。」
  「……」
  話音落下,包廂內像是被凍住一樣,寂靜又寒冷,自男人身上散發的壓迫讓在場的幾人恨不得當場表演遁地!
  早就聽說神醫脾氣怪異,給葯醫治不看權勢,全憑眼緣和心情,若是碰上她心情不好,哪怕刀架在她脖子上,她也不會鬆動半分。
  像讓他們去死這種情況……很明顯就是遇到她心情不好了。
  「把人找出來。」
  「是。」
  ……
  第三天時,剛給沈司衍扎完針,時晚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一個小瓶子丟給他。
  「一天一粒。」
  沈司衍接過瓶子,淡聲道:「這葯你是怎麼來的?」
  「撿的。」
  沈司衍瞥她,臉上就寫着一句話:你當我是傻子好糊弄?
  「朋友拍的,用不着就當垃圾丟給我了。」時晚見他不信任的眼神,收起敷衍的態度,一本正經的說著更敷衍的理由,「你放心吧,不會死人的。」
  看出她的不信任,沈司衍也沒有繼續這個話題,「第三天了,回門需要我陪着嗎?」
  「我才不回去。」她掃了眼外邊的花園,下意識擼起袖子,「回去也是挨罵,而且,我懶得跟他們虛與委蛇,累。」
  她扭頭,「二少,外邊的花園好像沒什麼用啊。」
  「你想做什麼?」
  男人站在落地窗前,很想問她是不是看不見這些栽在院子里的名花。
  「在鄉下做慣了,這花園剛好可以種點農作物吃吃。」
  實際上她只是想種點藥草,從外邊買雖然也行,但她想培養高難度的藥草。
  「隨便你。」
  沈司衍冷漠的丟下一句,轉身離開。
  得到允許,時晚二話不說就讓人把花園剷平,翻了土。
  做完這些天已經暗了,她拍了拍手上的土,轉身上樓換了件衣服,隨後按照手機上的地址過去。
  凱黔拍賣行。
  時晚帶上面具,找到匯合的人,大搖大擺的進了拍賣行。
  「老大,您要拍紫凝草做什麼?」
  李三不解道。
  「救充電寶。」
  「啊?」李三滿臉不解,「充電寶?壞了重新買一個不就好了?」
  「你不懂,好好坐着少說話。」
  時晚神情淡漠,目光大致掃了一圈,這裡是T市最大的拍賣行,每個進來的人非富即貴,再加上有紫凝草的出現,這次來的人至少比以往多了一倍。
  她想拍到,不容易啊。
  眼見拍賣會即將開始,李三心裏即便有再多的困惑也不敢再問。
  二樓處,沈司衍的視線落在某處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