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太太天天掉馬甲》[沈太太天天掉馬甲] - 第6章 沈太太,你臉紅了

  莫小雲補了一句,想到這個女人給自己帶來的恥辱,她這一輩子都忘不掉!
  時晚:「……?」
  搶葯她理解,跪下道歉是個什麼玩意兒?
  「趕緊的,別敬酒不吃吃罰酒!」
  時晚勾了勾唇,眼底滑過一抹冷意,擼起袖子,「姑娘我就喜歡吃罰酒,試試?」
  她好久沒動手了,主動送上門的她怎麼能拒絕?
  而且,今晚損失了兩億多,不找人發泄一頓她不開心!
  莫小雲身邊的男人沉着臉,示意保鏢動手。
  時晚速度很快,直接一個迴旋踢將人踩在地上,眉宇帶着颯氣,「全都放過來,別耽誤時間。」
  一腳將男人踹回莫小雲腳邊。
  莫小雲氣的半死,眼神像是能殺死人一樣瞪着她,「全都給我上!」
  她就不信那麼多人都拿不住這個女人。
  時晚也做好了準備,然而還沒真正碰到的時候,一輛車停在他們身邊。
  車窗緩緩降下,露出男人俊美無雙的臉龐,他語氣慵懶,「還不上來?」
  「沈司衍?」
  她瞅了眼莫小雲幾人,輕哼一聲爬上車。
  今天就算了,她能打的事還是藏着,沈司衍這男人可不簡單,被看出點什麼就糟了。
  「原來是沈家二少啊。」莫臨冷嗤,「怎麼不在家裡養病來這邊晃?這裡距離醫院可是遠的很。」
  「不勞你操心,多關心關心自家吧。」
  男人骨節分明的手輕敲了幾下,示意司機開車,淡漠平緩的話把莫臨氣的半死。
  「該死的沈司衍,一個病鬼也敢跟我對着干!」
  莫臨對着車離開的方向啐了口,罵道。
  「大哥,沈司衍有什麼好怕的?不過是仗着沈老爺子罷了……」
  「你懂什麼?」莫臨罵了句,轉身離開。
  車上。
  時晚扭頭看他,「二少也在拍賣行?」
  「聽說神醫寸寸金會出現,碰碰運氣。」沈司衍道:「剛才在你身邊的就是你說的朋友?」
  她一怔,幾秒後才想起自己隨口敷衍的話,胡亂點了點頭。
  車廂內陷入一片安靜,就當時晚即將睡着時,沈司衍忽然道:「寸寸金?」
  她一怔,沒理。
  原來是在打電話。
  男人盯着她毫無變化的臉,眸色微沉,難道不是她?
  會醫術,又恰巧出現在這裡。
  這種巧合,他很難不懷疑。
  但看她的樣子不像是作假……
  「時晚。」
  她抬眸,滿眼無辜。
  「你覺得什麼人會取寸寸金這個名字?」
  他的懷疑還沒打,還在試探她。
  時晚笑道:「智障唄,這麼土的名字誰取啊?」
  沈司衍晲她,眼底滑過一抹笑意,「我看也是。」
  時晚:「……」
  她發現沈司衍是真狗,稍不注意就有可能掉入他早就設置好的陷阱里。
  到了沈家,車還沒停穩,時晚便迫不及待跳下車,看的車裡的男人忍不住皺眉。
  他跟了上去,剛要進客房見就時晚抱着什麼東西哼哧哼哧的往他這邊來。
  「做什麼?」
  「葯浴啊。」她道:「毒已經快跟你融為一體了,靠扎針根治不了,開門讓我進去。」
  沈司衍頷首,伸手幫她拿東西。
  時晚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