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血帝尊》[神血帝尊] - 第2章 墨玉堂來也

第二章 墨玉堂來也林曉航雖心亂如麻,卻知席燁最不喜傷了武林同道之間的和氣,何況今日馮春發也是客人,該當讓人家高興的。
於是,林曉航想賠禮道歉。
可不等林曉航下一步動作,馮春發率先一步抓住了林曉航的手臂笑意盈盈道:比劃多傷和氣,親近一下總還是要得。」
他這番親近卻不是真正的親近,單手用了怕有三百斤力氣,他箍住林曉航的手臂,似乎下定決心要讓林曉航出醜。
林曉航年紀尚輕,功力只怕遠不如他,他這般做法,實在不是什麼大丈夫風度。
林曉航卻也不是軟弱之人,感受到劇痛之後,立刻運功抵擋。
豈知這馮春發並不是見好就收之人,反而苦苦相逼,不管林曉航如何加力道,他始終牢牢地抓着林曉航的手臂。
林曉航漸漸耐心耗空,正要發作時突然由遠及近的傳來了一陣清亮的呼喝墨玉堂前來拜訪席英雄」。
這一聲有如洪鐘,聽者無不嘆服這人功力之深。
林曉航不知就裡,更沒聽說過武林之中有什麼墨玉堂。
但是其他人似乎知道,一群吃飯的客人這會已經離席而起,一起向席家大院擠進去。
與亂糟糟的眾人形成鮮明的對比,林曉航紋絲不動,站在那裡有如石柱。
那轎子來得好快,轉眼已經來到,也不見停下來,一直往大棚裏面跑,就好像沒看見林曉航一樣。
眾人齊聲驚呼,這樣下去,林曉航一定會和他們撞在一起的。
可就是在眾人閉上眼睛不忍看的瞬間,轎子停了下來,再看那轎子的前面邊緣離林曉航的鼻子只剩下一拳之隔。
這時,從軟轎里傳出一個沙啞的聲音道:不錯,你很不錯,可是你為什麼不躲呢?」
林曉航道:我該躲嗎?」
那人道:不該嗎?」
林曉航道:是你該停下來不是我該躲開吧!」
那人笑道:對,一點不錯,是我該停不是你該躲。」
林曉航道:作為客人,你居高臨下,把你的腳尖放在主人的頭頂,應該嗎?」
轎中人道:不該,實在不該。」
林曉航道:那就請退回到外面去。」
這幾句說得堂堂正正,雖然有理有據,但是眾人更佩服的是他一點都不懼怕,鐵骨錚錚。
這時一個如同洪鐘的聲音傳了出來道:是哪位朋友賞臉,竟惦記着老夫賤降?」
話音剛落,席燁從院子里走了出來,大家自發讓出一條道來,讓老爺子通過。
軟轎里的人似乎很倨傲,連席燁出來他都沒有下轎子或者露出真面目,只讓轎夫把轎子放下道:這位小哥想來就是席老英雄的二弟子,令在下非常佩服,我便讓他一步。
席老英雄親自來迎,在下不敢居高,我便落轎說話,不算失禮吧!」
聽這話的意思是,自己現如今的姿態已經是非常的客氣了,好像自己身份尊貴的不得了。
今天來的武林中人頗多,一時間大家都憤慨起來,替席燁鳴不平。
席燁看了看林曉航道:曉航,你且退下。」
他終究愛護弟子,生怕林曉航被人傷了。
林曉航退後了兩步,背後卻被七小姐掐了一下道:傻木頭,你可是嚇到別人了。」
席燁道:墨玉虎,既然來了,何必藏頭露尾呢?」
轎中人道:原來你席老英雄還記得我墨玉虎,實在是受寵若驚啊!」
席燁冷笑道:忘是忘不了的,你墨玉虎這些年在江湖上名聲如日中天,老夫想忘也難啊。」
墨玉虎的名聲很大,但是一點也不好,甚至可以說是聲名狼藉。
林曉航不知道墨玉虎,也不知道墨玉堂,因為墨玉堂出現不過是近幾月的事情,而墨玉虎卻已經無影無蹤了很多年了,直到最近才出現,一出現就掀起一股血雨腥風。
轎子前面兩個年輕人,年紀相仿,身形相若,他們每一個都是虎視眈眈,讓人不由得有幾分懼怕。
席燁道:看這意思,是要下戰書咯?」
墨玉虎道:只是領教而已,並沒有任何敵意。
我年輕的時候想要開宗立派,人家說我不懂武學,資歷尚淺。
等到我有了一些資歷,自認為武學修為還不錯的時候,人家說我沒有名氣,開宗立派叫人不服。
到了現在,自認為名滿天下,但是人家又說我不過是個狂夫罷了,武功沒什麼稀奇。
所以,我就帶着我的徒弟要打遍整個武林,想問一問為什麼我不能開宗立派。」
席燁道:閣下不是有一個宗派,墨玉堂不算么?」
墨玉虎道:天下人視我為另類,避之如仇人,這樣的宗派,算不上什麼光明正大的門派。
我要傳的是武學,更要讓天下人知道,天底下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