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醫丑妃有點凶》[神醫丑妃有點凶] - 第7章 藥房選址

「小姐,怎麼起這麼早,是不是在這兒睡不習慣?」
她關好了門,扶着脖子又扭了一圈,道:「沒有,睡的挺好的。走吧!」
「去哪?」
「大街。」
……
從同濟堂藥鋪走出來後,綠裳看着手上四四方方,小山一樣的藥包恍然道:「難怪昨夜奴婢聽着您聲音不對,原來有人。」說到這兒她臉上露出一絲緊張,「二小姐,您不問問他的來歷嗎,萬一是竊賊、採花賊,多危險啊。」
越說越恐怖,綠裳忽然抓住他的手腕,「不如報官吧!您要是有什麼不測,奴婢就是死一千次將軍都難消心頭之恨。」
楚晚晚捏了捏眉心,頭疼的道:「綠裳,你不要自己嚇自己。倘若他真的是什麼採花賊什麼的,那追殺他的人就不會逃走了。」
聞言,綠裳的神色變的平和下來,「二小姐這麼說也有道理。」她忽然雙手合十,念念有詞,「阿彌陀佛,但願那個人真的如小姐所言。」
楚晚晚彷彿看到年邁的老人對着觀音像,虔誠跪拜的樣子,好笑的搖了搖頭,繼續往回走。
綠裳連忙追了上來:「小姐等等我。」
走着走着,視線無意一轉,目光被一處門扉上的紅紙吸引住了視線。
「小姐你在看什麼?」見她忽然駐足,綠裳循着她的視線望去。
只見那長方形的紅紙上寫着「招租」二字。
先是在樁子上種植花苗,現在又盯上了商鋪,莫非是要賣花?綠裳奇怪的注視着她,這還是楚晚晚楚二小姐嗎?言辭稟性變的溫柔不說,從前的二小姐何曾對種植花草開鋪子這種事有興趣,眼前的人彷彿在經歷溺水一難之後就換了個人。讓她覺得非常陌生。
楚晚晚自然不會察覺不到她的心情,但是即便懷疑又如何,魂穿這種事即使說出來也得有人信,頂着楚晚晚的臉,難道還會懷疑她不是本人嗎?
不管解釋跟遮掩都是多餘的。
她的視線一眼都未分給綠裳一眼,打量着招租的這間鋪子,這鋪子是個上下兩層的飛檐樓房,漆紅色的鏤空花紋的門,黑色的柱子,外表看起來很不錯。
再說地段,正好又在繁華熱鬧的地段,這對生意而言,百利而無一害。
須臾朝綠裳道:「走吧!」
綠裳奇怪的問道:「小姐是想開店嗎?」
「對,就租這裡怎麼樣?」楚晚晚坦率的道。
「這兒很好啊,可是小姐打算賣什麼?」
「做醫館。」
「醫館?」綠裳怔在原地,她自小服侍小姐長大,二小姐從未學過醫啊。這是怎麼一回事?
她反應過來後忙不迭的追了上去,「小姐,您真的要開醫館,那是不是要請大夫啊?」
「這些事兒你就不必操心了,現在當務之急就是趕快回去,給那位公子煎藥退燒。」
「是,小姐。」
……
三個黑衣人左右環顧一眼,確定無人之後,才推門進去一處院子,走過曲折的走廊,到達湖心,一個身着青色錦袍,頭束金冠的男子姿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