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醫丑妃有點凶》[神醫丑妃有點凶] - 第8章 胭脂鋪開張

最後在楚晚晚的軟磨硬泡,舌燦蓮花的舌頭中,生生又剌下二百兩銀子,以三百兩成交。
綠裳欽佩的看着她:「小姐,你可真厲害,這一下子省了二百兩銀子呢。」
楚晚晚得意的拍了拍手上的地契,驕傲的道:「那是,錢多難掙啊,能省一分是一分。」
綠裳怔在原地,腦海里忽然襲上小姐曾經的言辭:銀子不夠了就跟我爹要,反正我就要這個。
鋪子選好了,接下來就是置辦傢具與各種花草。她將需要的東西也逐一列在紙上,交給綠裳去置辦。
約莫兩日,綠裳就將所需的東西都置辦齊全。楚晚晚立在煥然一新的商鋪里,心情開心又滿足。
「小姐,奴婢覺得你變了很多,變的奴婢都覺得不認識你了。」
聞言,她回過頭去,正對上綠裳一臉的迷惑,楚晚晚淡淡一笑,道:「不管怎麼變,我還是我,楚晚晚還是楚晚晚,我的改變也只是為了讓我跟我娘不再受人欺負,無論日後遇見多大的風浪,都能安然挺過。」
綠裳忽然難過起來,「上次大小姐害的您險些喪命,一定讓小姐受了不小的刺激。小姐才會在一夕之間性情大變,頓悟人情。」
豈止,真正的楚晚晚早已命喪黃泉。大約她是放心不下自己軟弱的母親,才會陰差陽錯的將她的靈魂扯了過來。既然上天重新給了她一個活着的機會,不管是「楚晚晚」還是楚晚晚,她都會用心讓她們活成一個人,好好的活着。
「是啊,要是再向從前一樣橫衝直撞,魯莽行事,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回到莊園時,已是午時。龔止還在熟睡。將東西放在桌子上,楚晚晚伸手去探他的額頭,手掌的陰影方落下,床上的人卻猛的睜開了眼睛,一把攥住了她的手腕。
楚晚晚吃痛,扭着手腕,喊道:「你幹什麼,我只是看看高熱退了沒有。」
「喂,我們小姐好心救了你,你這是幹什麼?」綠裳忙去掰他的手指,誰知他的手就跟鐵鉗似的,紋絲不動。
綠裳一邊打一邊掰。
看清來人後,龔止眼裡的警惕與殺氣才漸漸散去,鬆開了手,「對不起。」
楚晚晚揉了揉被攥疼的手腕,大度的道:「我不跟你計較。」
「小姐你沒事吧!」綠裳關切的問道。
楚晚晚搖了搖頭,又伸手探去他的額頭,接着又掀開被子檢查了一下傷勢,道:「高熱退了,傷口也有好轉的跡象,你就安心養着吧!」
龔止看着她認真的側臉,淡淡的「嗯」了一聲,語音裡帶着些許慚愧。
楚晚晚隨後將桌子的東西拿來,打開紙包,露出兩個白花花,冒着熱氣的包子,遞到他的面前,「吃吧!」
龔止扶着傷口,小心的坐起身,拿起一個包子,小口的吃起來。
綠裳為他倒了碗水。
楚晚晚叮囑道:「吃完包子你就好好休息,我就先出去了。」
龔止皺起了眉:「你一個姑娘家家怎麼整日早出晚歸,你都在忙什麼?」
「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