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醫狂婿》[神醫狂婿] - 第2章

回到辦公室,就看到一個男人坐在自己的位子上。

夏思萱的眉頭一皺,冷語道:「你怎麼來了?」

來人是大伯夏國江的兒子夏俊雄,未來夏家的繼承人。

夏俊雄一臉鄙夷,若非為了夏家的生意,他才不會來中醫院這麼個晦氣的地方。

「我來是跟你談點公司的事。」

「說。」

夏思萱把辦公室門關上,冷冷道。

「跟韓氏集團的合作對我們來說至關重要,你也是夏家人,必須要出一份力。」夏俊雄說道。

韓氏集團是江城數一數二的大公司,手裡的項目很多,夏家一直想巴結韓氏集團。

韓氏集團的少爺韓少傑一直喜歡夏思萱,夏家老太太也有意和韓家聯姻。

「愛莫能助。」夏思萱冷漠道。

「夏思萱!如果你老老實實嫁給韓少,合作早就談下來了。我就不明白了,韓少哪裡不好?你若嫁給她,還需要在這醫院辛苦上班嗎?難道韓少還不如張狂這個廢物?」

夏俊雄滿臉不屑道:「韓少沒有嫌棄你,這是你的榮幸。」

夏思萱臉上頓時浮現一抹怒色,冷冷道:「滾出去。」

「你說什麼?你敢叫我滾!」

夏俊雄大怒,走了過來,趾高氣揚道:「夏思萱,你別給臉不要臉。你不過是殘花敗柳,你跟我裝什麼清高?馬上跟我去見韓少,我這不是在跟你商量,這是命令。」

「滾!」

夏思萱猛然把手裡的病歷拍在桌上,雙目中蘊含著怒火。

夏俊雄不屑的冷哼了一聲:「這也是奶奶的意思。家族一直供養你全家,如今你也該為家族做點貢獻了。」

夏俊雄一幅施捨的表情,傲然道:「當然,事成之後,夏家也不會虧待你。到時候你可以進入公司管理層,另外再獎勵五十萬。」

夏家老太太批的是兩百萬,不過夏俊雄覺得夏思萱殘花敗柳,給她五十萬都多了。

夏思萱起身指着門口,渾身都在顫抖,顯然已經到了暴走的邊緣,冷冷道:「我讓你滾,聽不懂?」

「給臉不要臉,夏思萱,你不要後悔!」夏俊雄一巴掌拍在桌上,一臉兇相,氣沖沖地離開了辦公室。

只留下夏思萱一個人癱倒在座位上,一臉疲憊。

……

話說張狂一覺睡到大天亮。

伸了懶腰,一口濁氣吐出,分外的舒坦。

下樓,張狂就看到沙發上正坐着一個中年婦女,身材雍容,脖子上掛着一串珍珠項鏈,板着一張青磚臉,像是誰欠了她千八百萬一樣,整個人給人的感覺就只有四個字,她很不爽。

婦人名叫厲芬,是夏思萱的母親,也就是張狂那尖酸刻薄的丈母娘。

「媽,早啊,您什麼時候來的,怎麼也沒提前通知一聲,我也好準備準備啊。」

雖然張狂知道,主動招惹這個丈母娘准沒好事,但是都撞在臉上了,招呼還是要打一個的。

「早?」

「你這個窩囊廢,也不看看現在都幾點鐘了,還早?」

「怕是我提前打招呼,早就見不到你的影子了。」

厲芬盯着張狂,陰陽怪氣的譏諷道。

「哪能呢,媽,您餓了吧,我現在就出去給您買點吃的。」

張狂開口說道,面對這個看他就像看刺蝟一樣的丈母娘,張狂唯一能做的就是使用金蟬脫殼了。

要不然,耳朵上面準是要起一層厚厚的繭子。

「你給我站住。」

厲芬一聲咆哮,張狂只能老實的停下。

「媽,有什麼吩咐嗎?」張狂問道。

「別叫我媽,聽着都覺得瘮人,噁心!」厲芬厭惡的掃了張狂一眼,繼續道:「明天夏家有個家庭聚會,到時候夏家的親戚都會到場,我提前通知你一聲早做準備,免得到時候你丟了我們家的臉。」

「夏家這麼多女婿當中,就你是最廢的一個,你看看人家大伯家的女婿薛洋,人家隨便面試的一個盛宏地產就當上了部門經理,前途無量。」

「三叔家的女婿錢英才,比你小三歲,可人家現在是什麼,鑫瑞珠寶臨江連鎖店的店長,有錢有面。」

「四姑家的女婿孫磊,現在是濟世堂的名醫賈半仙的首徒,號稱濟世堂未來的小華佗。」

「你再看看你,一天到晚都在幹些什麼,好吃懶做,不務正業,丟人現眼,招你入門,我女兒真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厲芬指着張狂的鼻子,怨天怨地。

聽着厲芬的數落,張狂甚至真感覺自己好像不是一個東西一樣。

「那啥,媽,我要給思萱送飯了,你在家裡隨意。」

最終,張狂扔下這麼一句話揚長而去。

上門女婿不好當啊。

張狂感覺如果再聽下去,他直接能變成聾子,要不就精神抑鬱。

——「老婆賺錢給老公花,老婆你辛苦啦,你要累了就解解乏,泡個腳洗個桑拿……」

離開家,張狂一路哼着小調,提着一份盒飯大搖大擺的走向了江城第一中醫醫院。

因為夏思萱吃不慣醫院的飯菜,所以每天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