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醫狂婿》[神醫狂婿] - 第3章

安排好一切之後,等張狂回到江城麗景苑,天色已經暗了下來。

「老婆,我回來了,快開門啊。」

上門女婿沒人權啊,連把鑰匙都沒有。

「你這個沒出息的東西,虧你還有臉回來?怎麼不死在外面算了。」

開門的並不是夏思萱,而是厲芬,伴隨着的還有厲芬的一聲咆哮。

「丈母娘!!!」

張狂頓時就殃了,厲芬竟然還沒有走。

「你給我閉嘴,誰是你丈母娘了,看看你這幅這德行,身為我夏家的女婿,你配嗎?」

厲芬唾沫四濺,站在門口瘋狂的數落着張狂。

「嘿嘿,丈母娘,生氣對身體不好,我這就去給您倒杯茶賠罪,您消消氣。」張狂賠笑。

沒辦法,誰讓這女人是他丈母娘呢。

「你給我站住,誰允許你進家門了,你就在外面給我獃著,老老實實反省吧。」

呯!

厲芬直接甩手將房門重重的關上了。

張狂也算是看明白了,這尖酸丈母娘感情是想讓他露宿街頭啊。

只不過,就在這個時候,房門卻打開了。

這一次開門的是夏思萱。

「還是老婆懂得疼我。」

張狂眼前一亮,就是屁顛屁顛的跑了上去。

夏思萱面色很冷,也懶得看張狂一眼。

「思萱,誰讓你給這個窩囊廢開門的,還嫌他不夠丟人嗎?」

「真是家門不幸,這到底是造了什麼孽,才招了這麼個窩囊廢當女婿。」

厲芬炮語連珠,盯着張狂喋喋不休的數落個不停。

「夠了,媽,你能不能少說兩句。」

夏思萱有些生氣的道。

「怎麼,有這麼一個不爭氣的廢物女婿,媽連說都說不得了?看看你大伯、三叔家的女婿,有哪個是像他這樣的窩囊廢。」厲芬仍不罷休。

「張狂,跟我上來。」

夏思萱也懶得理會厲芬了,轉身就上樓了。

張狂自然也是老老實實的跟着。

「晦氣!」

看着張狂的背影,厲芬翻了翻白眼。

此刻的夏思萱,很明顯是剛剛洗過澡,穿着一件寬鬆的T恤,下面搭配着的是一條粉色的惹眼小短褲,一條白皙的大長腿沒有絲毫遮掩的暴露在空氣當中,光滑細膩,宛若羊脂,沒有絲毫的瑕疵,觀之就讓人心猿意馬垂涎三尺。

尤其是那剛剛沐浴完畢殘留的那一股淡淡的香味,更是讓人心馳神往。

但是,張狂也只來得及簡單的欣賞,因為此刻的張狂是跪在洗衣板上的。

夏思萱則是夾着長腿坐在床上凝視着張狂,眼神冷冽。

「有個問題要問你。」終於,夏思萱冷冷的開口道。

張狂心中微微一動,看這樣子,夏思萱應該是用了他說的治病法子,而且有了效果。

再加上張狂也並沒有打算刻意的對夏思萱隱瞞自己醫道至尊的身份,只是一直沒有機會告訴夏思萱罷了。

不過現在看起來,似乎已經是時候將自己的醫道至尊的身份坦白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