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醫狂婿》[神醫狂婿] - 第8章

就是此刻的夏思萱,也都是驚訝的看着這一幕。

夏家的人被用人單位集體開除,在夏思萱的感覺中這絕對是一件大事。

「媽,我們夏家是不是得罪了什麼人,被對方故意針對了。」夏國江擔心的問道。

夏老太也已經有些慌了,仔細的回憶了一下,搖頭道:「沒有,就算得罪了人,亦或者競爭對手,誰能有這麼大的魄力讓這麼多企業同時辭退我夏家人。」

聽到夏老太的話,夏國江、夏國浪幾人也都是跟着點頭。

毫無疑問,夏老太說的也有道理。

能夠讓這麼多企業同時辭退夏家人,認識的對手當中沒有誰有這個魄力。

「奶奶,這種情況很不正常,會不會和張狂那個廢物有關係。」夏俊雄這個時候也是眉頭緊鎖。

「沒錯媽,感覺自從張狂那個廢物離開之後,這一場家宴就沒有消停過,很有可能就是那個沒出息的東西在暗地裡使壞。」夏翠容連忙附和道。

「他有這個嫌疑,但是就他一個人,應該還沒有這麼大的能量做到這一步。」夏老太搖頭道。

一瞬間,所有打算附和的人都是住口了。

同樣,他們也很懷疑。

如果真的是張狂乾的,那張狂還能被稱做窩囊廢嗎。

很顯然,夏家也沒有多少人相信。

「俊雄,這件事情就交給你了,一定要調查清楚是誰在針對夏家。」夏老太厲聲道。

「是,奶奶。」夏俊雄連忙點頭。

夏家的這一場家族聚會只進行到一半就草草收場了,因為誰都沒有心思再吃飯了。

夏思萱也是滿懷心事,急匆匆的趕回家。

只不過,並沒有看到張狂。

不由得,夏思萱心中突然有些失落。

剛剛拿起電話,就看到張狂從外面回來。

「張狂,你幹什麼去了,現在才回來。」夏思萱問道。

「去外面逛了逛。」張狂道。

夏思萱聞言一愣,顯然沒想到他心態竟然這麼好,猶豫了一下,皺眉道:「今天的事情,奶奶做的確實有些過分,可是你也不應該說出和夏家決裂的話來。」

「這很重要嗎,事實上我和夏家早就已經決裂了,這三年來,夏家何曾將我當人看過。」張狂淡淡道。

夏思萱臉色微變,直接愣住了。

張狂的話沒有說錯,張狂和夏家是不是決裂已經不重要了。

反正話都已經說出去了,也不可能再收回。

看到夏思萱緊皺的眉頭,張狂沖夏思萱微微一笑:「雖然我和夏家決裂,但是我還是你的老公。」

看着張狂臉上那雲淡風輕的笑容,夏思萱的心中突然有了一絲觸動。

即便是受到了再大的委屈和誤會,這個男人對她,總是充滿了陽光。

夏思萱點了點頭。

隨即看着張狂,說道:「奶奶讓我擔任夏氏集團的總經理助理,明天晚上要代表夏氏集團去參加韓家的晚宴,簽訂一份合同。」

這件事情夏思萱原本並不打算告訴張狂的,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就說出口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