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醫狂婿》[神醫狂婿] - 第9章

對於張狂的回應,夏思萱沒有在意。

夏家沒有將張狂放在眼裡,張狂對於夏家的存亡漠不關心也很正常。

回過神來,夏思萱對張狂說道:「奶奶要召開緊急會議,夏家所有人都要過去。」

「我送你。」張狂拿出小電驢的鑰匙說道。

「不用了,你過去又會挨罵,我一個人去就行了。」夏思萱搖頭拒絕道。

「好。」張狂點頭,並沒有堅持。

然後出門將夏思萱送上了的士,直奔夏家夏老太太的別墅。

等到夏思萱趕到的時候,夏家一群人已經差不多都到齊了,氣氛十分壓抑。

厲芬、夏國濤兩人也都是滿臉漆黑的低着頭。

「夏思萱,你還有臉過來啊,看看你們闖的禍。」夏思萱剛剛走進大廳,夏俊雄就是迎面衝上來,指着夏思萱的鼻子破口大罵。

夏思萱臉色瞬間一沉,「這話什麼意思,夏家發生這樣的事情怎麼是我闖的禍了,我還沒有插手公司的任何事情。」

「你還好意思狡辯,這都怪張狂那個喪門星,他剛和我們夏家決裂,夏家都遭到這樣的打擊,不是他帶來的晦氣是什麼?」夏俊雄歪理道。

「俊雄說的沒錯,如果不是張狂身上的晦氣的污染了夏家,夏家又怎麼會突然受到這樣的打擊,我早就說了,這禍事就是這個窩囊廢惹出來的。」趙薈同樣是一臉憤怒的幫腔道。

眼下這一家子的表情,就已經是認定了張狂有罪,夏思萱有罪一樣。

夏思萱臉色蒼白,被氣得不行。

「你們太過分了,就算是張狂身上的晦氣影響,難道你們自己就一點問題都沒有嗎?」夏思萱氣憤道。

「你自己都已經承認是那窩囊廢的晦氣影響,我們家俊雄又有什麼問題。」趙薈剮了夏思萱一眼,絮叨道。

夏思萱道:「夏家的這七個合作單位都是夏俊雄在負責維護,現在出了問題,他自己不想承擔責任反而怪其他人,他就是這麼維護客戶的嗎,奶奶,我覺得真正的問題就出在夏俊雄的身上,為什麼這些合作了三年的老客戶突然退出合作,您應該好好問問他。」

夏思萱的話說的鏗鏘有力,一時間讓夏俊雄突然找不到話來反駁。

這一次夏思萱會有這麼大的反應,也有點出乎夏俊雄一群人的意料。

事實上,夏思萱並不是一個軟柿子,可以讓人任意揉捏。

只是有些時候,夏思萱都懶得計較,口舌之爭意義不大。

但是這一次,夏俊雄這一家人做得也太過分了。

夏思萱實在是看不下去了。

「媽,我覺得萱萱這孩子說得不錯,七家合作商的突然退出肯定和負責維護的人關係最大。」厲芬這個時候也是小聲的開口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