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醫農女》[神醫農女] - 第四章極品親戚

蘇景瑤家門口已經圍了好多人,蘇景瑤把東西藏好跑回來的時候馬氏已經被趙嬸子推開了

趙嬸子和韓氏站在一起,看着對面說話的中年婦人和她身邊的老婦人,面上都已有些怒氣

「好你個趙稻花,竟然敢推我」馬氏在那罵咧咧

「就是這幾個有娘生沒爹教的小賤蹄子,偷了我老蘇家的雞蛋,還想抵賴」蘇老太太聲音有些嘶啞

「蘇家老太太,說話得講證據,可不要冤枉人」趙嬸子就沒見過如此不要臉的人

「沒偷,那賤丫頭手裡的雞蛋哪裡來的」蘇老太太那三角眼中射出了慎人的冷光

「我們沒有,這雞蛋是張嬸子給的」蘇景煜

「大伯娘,這真的是張嬸子給我們的,我們沒有偷你的雞蛋,嗚嗚嗚」蘇洛瑜看着她護在懷裡已經碎了的雞蛋,哭的更凶了

「你說是就是,哼,誰能幫你們證明」那中年婦人看了一眼蘇景煜不以為意的道,此人是蘇景瑤他們的大伯母馬翠花好吃懶做,人都胖的像個行走的肉墩子「我們也不要的也不多,陪個十兩銀子就好」眼中的算計和的意都快溢出來了

「這馬翠花怎的這麼不要臉,蘇景煜他們兄妹都說不是他們偷的,還要他們賠錢,攤上這樣的大伯娘,真是倒霉」有的村民看不下去了

「你看看蘇景煜和蘇洛白手上都是傷這孩子才多大,就下這麼重的手」村民們議論紛紛有的村民去找村長了

「大伯母你家的雞蛋是金雞下的嗎?一個就要十兩銀子」蘇景瑤從人後走了出來,有的村民看到她不傻了,分分愣了一下,但沒一會兒就為韓氏開心,但這也是分人的,也有和馬翠花花他們一邊的。

「呦,這不是瑤丫頭嘛,怎麼出了老蘇家就不傻了,這以前不會是裝出來的吧!」說話的是村西頭的黃寡婦,掐着聲音捂着嘴說道

「黃寡婦,你有時間在這嚼舌根,還不如去多管管你家的孩子,別一天到晚的發瘋亂咬人」蘇景瑤輕輕的看了一眼黃寡婦,黃寡婦只覺得後背一涼

蘇景瑤看了一眼蘇景煜和蘇洛白的手臂,有的地方都流血了,蘇洛瑜的頭髮也亂了,韓氏的臉上還有一個巴掌印,蘇景瑤的臉上雖然沒什麼變化,眼裡的溫度卻少了許多。

「韓氏這就是你教出來女兒,說話就是這麼不把長輩放在眼裡的」馬翠花睜着她那小眼睛看了過來,說話的時候身上的肉也在一波三折的動着,蘇景瑤看着那抖啊抖的肉,這是吸了多少原主一家的血才能養出這樣的一身肥肉

「大伯娘說我哥他們偷

猜你喜歡